“目前是真不差钱,”马首富说,“第一笔融资的500万美元,还有第二笔的2500万美元,这些对做惯了大项目的冯总来说,真的算不了什么,但是对我们来说,却是非常巨大的一笔钱,对我们来说,这是比世界上所有的钱加在一起还要多的钱,”

    他又说了这句话,并且夸张的用手在空中划了一个大圆。

    “在我们蔡总的科学运筹下,这笔钱还剩下老多呢,”

    随他一起的阿里CFO依然是那副温文尔雅的样子,笑着点点头。

    看着这个现在看起来非常瘦,非常瘦的马首富,冯一平依然摇头,“我还是觉得不对,”

    “不论投资规模的大小,其实我也一直是个精打细算的人,这一点两位也能理解,如果我们都不精打细算,那么我们的公司,也就离破产不远了,”

    “冯总说得对,越是大的投资,因为潜在的风险更大,所以相对就越是严谨,”蔡总监说。

    “对,就是这样,”冯一平从桌上拿起一张纸,“其实我一直在关注着马总和我们的阿里,不论是之前的阿里巴巴还是现在我们的淘宝,”

    蔡总首先点了点头,冯一平这话,让他觉得舒服。

    因为业务员出身的冯一平,依然习惯性的用“我们的”,来替代“你的”,而国内大多数人,直到后来,包括很多业务员,在和客户洽谈的时候,依然会用“我”“你”这样壁垒分明的词。

    “这个,是我早上根据公开的资料随便算的啊,可能当不得真,不过,两位可以看看,”

    他把那张纸递给马首富,“阿里初始的投资是50万人民币,第一笔融资500万美元,第二笔融资2500万美元,这是我们的总投入,”

    “我们以前几乎是纯烧钱,现在的主要收入,是来自对出口服务商的收费,也就主要是诚信通会员,诚信通会员的年费是2300元一年,我不知道诚信通会员的具体数字,大概就算上5万个,这样收入是接近1.2亿,”

    “这一部分,我们也就算是阿里总收入的三分之一吧,那这样算,去年阿里的总营收,应该还不到4个亿人民币,”

    “我不知道这里面纯收入有多少,但是据报道,阿里至少去年,也是没有盈利的,”

    “我也做了网站,先不说网站的建设成本,就说前期日常支出中,占比最大的推广费用,我没有估算错的话,阿里在美国的推广,花了至少1个亿,在国内的,就算5000万,”

    “而且据我对淘宝的认识,这应该是比我在国内的那几家专业网站要全面得多得多的网站,应该是一项非常烧钱的工作,到现在的投入,不说是两个亿,至少也在一亿五千万以上,再加上阿里巴巴网站的建设,至少超过两个亿,”

    “那么,再加上人力成本、办公成本,就是从2000年起算到现在,两次融资和加上经营所得,怎么算也所剩无几了吧,哪里还会有钱呢?”

    冯一平一桩桩一件件的算下来,马首富之前还微笑,后来则愕然,难得的面皮有些发红,“冯总你数学真好,”

    蔡总监则有些凝重,看来这位冯总果然名不虚传,他推算的这些数据,真的像是把公司的财务报告上的关键数据做了四舍五入后得出来的。

    “我数学其实也一般,”冯一平笑,他是知道这位马首富上学时数学相当的一般。

    在他成为首富后,这一条也成了很多数学吃力的孩子为自己辩解的理由。

    “或者,难道是我认为的淘宝,并不是马总目前想建设的淘宝?”

    好吧,不差钱这话,其实是马首富在面对投资商时的口头禅,很多创业公司,其实都和他一样矛盾。

    首先,公司的发展,是急需大笔的资金投入,但是,所有的创始人,都不希望一开始就在资本层面,过度稀释自己的控制权。

    但是哪知道这次,竟然碰上了冯一平这样较真的人,数字,是最不会说谎的,一向在投资商面前非常自信,腰杆非常直的马首富,第一次觉得是这么尴尬,第一次变得不那么自信起来。

    这也是冯一平所要达成的目的,不论曾经如何佩服,但是现在,投资就是投资。

    不过,这个度一定要把握好,如果把人一下子逼到墙角,让无法转圜,那自然也不好再谈下去。

    所以在表明自己很了解情况之后,又得给对方准备一个台阶。

    这个台阶准备得好,马首富看也不看就一脚踩了上去,“冯总你认为,我们要建设的淘宝,是一家什么样的网站?”

    “我的看法,如果说阿里巴巴是为了帮助那些小企业扩大出口,解决他们的生存困难,那么淘宝,就是为了帮助众多的老百姓,能够利用淘宝网来创业,从而增加收入,改善生活,所以我们网站上涉及的品类,会非常多,”

    在现在淘宝网的宣传文案中,经常能看到的是这样式的,“下岗工人通过淘宝创业奔小康”,或者是这样式的,“残疾小伙淘宝卖土特产重拾人生自信”之类的。

    完全不是后来常见的“某某店铺单日销售破千万”和“淘宝网占据中国GDP一定比例”之类高端大气上档次的报道。

    “我想,我们的最终目的,应该是把所有的商品都搬上网站,把所有的服务都搬上这个平台,让所有认识到电子商务商机的法人和个人,都能利用这个平台,”

    “一个这样平台的建设,以及相关的配套和支持体系的完善,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不是随便花点钱就能建成的吧,”

    “我想问两位,我们想建设的淘宝,难道不是我设想的这样吗?”

    “当然是你设想的这样,当然是想把所有的商品,所有的服务全部都搬上网站,”马首富说,他觉得冯一平这两句话,说出了他的心声。

    “那么这个不差钱?”

    那两位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

    冯一平也笑了,“好吧,我其实能理解这种顾虑,但是对我,真的没必要有这种顾虑,”

    “老实说,我是一个最嫌麻烦的人,本来希望一天最多只工作三个小时就好,结果现在经常每天工作十三个小时,自己的事都忙不过来,更不会有其它的心思,”

    马首富他们最担心的就是这个。

    除了这句“不差钱,”对其它的投资商,他们还常说另外一句话,“你要是觉得你能比我们干得好,那就你来干,”

    好多指手划脚的投资商,都在他们这句话面前败下阵来,那些人当当军师出出点子还行,让他们自己负责一家初创企业的运作,谁想干?谁又能干?

    但是,这话显然不适合对冯一平来说。

    他干就他干,而且真就不一定会做得不好。

    众所周知,他不但是一个学者,一个投资商,更是一个成功的商人。

    “当然,我也不会是一个纯粹的财务投资者,不谦虚的说,在硅谷,在华尔街,我现在真的能提供更大的支持,就是和我们现在最大的机构投资者软银来比,也绝不逊色,这一点,你们大可以去查证,”

    马首富点点头,从目前急就章的收集起来的资料看,冯一平说的这些,真的是毫无虚言。

    “我还有一个优势是软银所比不了的,我们都知道,淘宝网什么时候成功,能不能成功,就在于我们能不能把这个市场培育出来,把更多的用户培育出来,所以至少前面的几年,宣传非常重要,这是关键中的关键,对吧,”

    这话也简直说到他们心坎里去了,果然这有过成功创业经历的人,就是和那些投资商不一样。

    “在这个时期,我在国内的网站,和在国外的网站,都可以为淘宝导入流量,我们国内的汽车网、佳缘网,各公司的官网,还有美国的NEXTDOOR,都能为淘宝网导入流量,”

    “非常欢迎,非常欢迎,”马首富马上抓住冯一平的手,在eBay的围剿下,这是他们目前最操心的问题,要是冯一平真能这么做,那真是帮了他们的大忙。

    “还有一点,我们难道不认为,只有国内的创业者,才能更理解国内的创业者吗?”冯一平说。

    “我们没有任何问题,”马首富用力点点头,“没有任何问题,冯总,阿里欢迎你的加入,”

    “你还是叫我名字吧,”冯一平握住他的手。

    “那也好,我比你痴长几岁,那就托大一回,你就叫我老马,”

    “老马,”

    “一平,”(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