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一起吃个便饭?”冯一平提议。

    至于下一轮融资的事,他没提,那两位也没提。

    饭得一口一口的吃,衣服得一件一件的脱,事得一件一件的干,今天双方先有个了解就好。

    有今天的这个基础在,作为阿里目前除了软银之外最大的机构投资者,下一轮融资的时候,怎么也避不开他的嘉盛投资。

    “是要吃,”马首富笑起来,“说实话,之前还真有些不踏实,现在这一聊,我比任何时候都踏实,”

    冯一平陪着他们朝外走,“其实在见两位之前,我也挺紧张的,”

    “那看来你不但数学比我好,这个养气的功夫也很厉害,完全看不出来,你说是不是?”他问蔡总。

    “但是,你不应该紧张啊,”

    “我紧张的是,没有经过主人的同意,就从其它人手里,买下了房子的一部分所有权,”冯一平打了个比方。

    “一平你这个比喻真形象,不过你不是其它人,我们相信你肯定会为这座房子添砖加瓦,”

    蔡总也笑着说,“其实你还忘了一样,如果按你的说法,那么一平的语文也比你厉害,他可是一个知名的畅销书作家,”

    他居然连这都知道?

    “见笑见笑,那是当年没钱的时候赚钱的手段,”

    “这我还真不知道,”马首富说,“真的?”

    “真的,我一个侄女非常喜欢一平的那本小说,哦,这次,是不是可以要一个签名?”蔡总笑。

    “居然还真有看过我的那本书的,没问题,刚好现在这手字也能拿出来见人,”

    重生以后,因为要批很多文件,所以写自己名字的机会特别多,现在确实写得比以前好。

    马首富突然在冯一平肩膀上拍了一下,“少侠,你还写了一本叫《葵花宝典》的书吗?”

    冯一平一愣,这是神马意思?我是百分百的24K真男人好不好?

    看到冯一平一脸的错愕,马首富反应了过来,“难道你不喜欢金庸的武侠小说?”

    “喜欢啊,在学校的时候,我们还打着手电筒在被窝里看他的小说,看神雕的时候,看了小龙女的那一幕,然后就不想再看下去,”

    “我们也这样的,”马首富说,“我是未经认证的金庸武侠小说专家,我特别喜欢他的小说,”

    “我听说过,传说阿里巴巴的办公室,都用‘光明顶’‘罗汉堂’这些词来命名,真的是这样?”冯一平问起另一个传闻。

    蔡总插了一句,“我认为最经典的,应该是把卫生间命名为‘听雨轩’和‘望瀑厅’,”

    “哈哈,”冯一平没忍住,笑了出来,“你们真会玩!”他由衷的说。

    马首富又拍了一下他的肩膀,“文字功底果然不错,”

    这两个词,用在卫生间,那是真妙,非常之形象传神。

    所以有时候,这个流氓和大师,看起来真的只有一墙之隔。

    “我研究过金庸的全部作品,最后得出一个结论,他笔下的人物里,武功最高的有两位,”他有些得意的伸出两根手指来。

    冯一平还是有些不太适应,虽然知道他喜欢金庸,但是,刚刚大家还在一本正经,非常严肃的讨论严肃的商业问题,现在又这样一本正经的讨论武侠小说,是不是有点不太搭?

    但是,看马首富在兴头上的样子,也不好打断,而且,他也等着他把刚才那个问题圆回来。

    “一个,一定是天龙里的扫地僧,”他凑趣道。

    “对,”马首富拍了一下桌子,“当然,知道这个不难,但是知道另一个的,肯定不多,嘿嘿,”他都有点要卷起袖子来说的意思。

    冯一平觉得他这个动作非常眼熟,马上想起了他下海之前的工作:教师。

    看来那段职业生涯,还是给他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迹。

    “还有一个?”冯一平摇头,这个真不知道。

    “不知道吧,嘿,这个人,虽然着墨不多,但是他写的那本书,却造就了高手无数,”

    哦,冯一平明白了,这才是他说《葵花宝典》的原因。

    “我最喜欢风清扬,但是完全继承了他的衣钵,或者是有所超越的令狐冲,联手可以说是逍遥派传人的任我行,也打不过只练了残本《葵花宝典》的东方不败,那写这本书,创出这门武功的那位,武功至少三倍于东方不败,这样说起来,那位作者的功夫,怎么也不会比扫地僧差多少,”

    “这也是我跟你的差距,我最多也只是个风清扬,你的武功,却已经近于道,”

    冯一平这才明白过来,感情马首富说了这么大一通,是为了用他最喜欢的事来夸奖自己!

    “谢谢,谢谢,”该怎么也好好夸他一会,冯一平一时还真想不出来,只得干巴的说了两声谢谢。

    “我呢,不过是现在侥幸冲在了前面,老马你才是后劲最足的那个,”

    “金大大不是说,武道最高,就是无招胜有招吗,你就是那样的境界,再把内功好好练练,过几年,老马你就一定会打败天下无敌手,”

    “呵呵,我还是做个风清扬就好,”老马笑着说。

    蔡总在给不太明了的金翎解释,“好多我们困难的时候,我们累的时候,他就会给大家讲段子,让大家开心起来,让大家放松下来,金庸小说里的一些情节,是他最喜欢引用的,”

    “我那也是没办法,付不起大家高工资,不能在物质上让大家满足,就只能想办法在精神上让大家愉悦,”

    “像蔡总,原来年薪几十万美元,而我一个月只能给他几千人民币,不想办法让他开心,他要是不干了,那不开心的就是我咯,”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一点都不见外的人,至少现在还是一个很清澈的人,不藏着掖着,他很快就能润物细无声的跟你拉近了关系。

    从这一点来看,这也是一个内心非常强大的人。

    正说着,他的手机响了一看,拿起来一看,“领导监督,”

    “喂,”他一手夹着一块红烧肉,一边对着手机说话,“正在吃,现在就在吃肉,对,蔬菜,蔬菜当然也有,水果,肯定少不了,”

    他看着冯一平笑,“你不知道我今天是跟谁吃饭,这是我们的首富,怎么可能差得了?完全不用担心,”

    “老婆打来的,”挂了电话,他解释了一句,“我这个人,忙起来,总是会忘了吃饭,或者干脆用方便面顶一餐,不用煮也不用刷碗,最省事,”

    “当然,刚开始财政困难的时候,我们曾经连着吃了几个月的方便面,”

    “所以现在我老婆对这事盯得很紧,我在公司,中午她会给我送饭,在外出差,她也总会打电话监督,哎,一平你是不知道我们这些成家了的男人的苦处,”

    “这怎么会是苦?我觉得马总你这是在晒幸福,”金翎说。

    冯一平却关心另外一个问题,“有一点我和三位区别应该很大,方便面是方便,但要说是因为没钱才吃方便面,为了省钱才吃方便面,那我觉得这个论点真不太能站住脚,”

    “方便面便宜吗?以我们农村人的观点来看,真不便宜,就是现在,方便面这东西,至少在很多农村,还算是好东西,”

    “要真想省钱,花几块钱买一筒面,放水加点油盐一煮,在撒上点葱花,算起来绝对更便宜,”

    那三位都是一脸哑然,居然方便面还不省钱?不过一算,还真是这么回事。

    …………

    有老马在,这一餐饭确实吃得非常欢乐,三扯四扯的,他居然扯到了梦想上来。

    “以前,我经常想着,要是能有风清扬那样的功夫,该多好?比如最普通一根草,我拿在手里一运功,它马上会变的刚劲无比,无坚不摧,所向披靡,”

    “我小时候在山上放牛,有时也会想,如果从这座山上掉下去,会不会在中间发现一个洞府?”冯一平说。

    “哈哈,”老马爽朗的大笑,“看来我们都是资深的武侠迷,”

    “不过,现在我的梦想有了变化,我现在经常想,我到巴黎的一家高档酒店,工作人员见我是亚洲人,爱理不理。我就找到酒店老板问,‘这个酒店你出个价,我买了!’”

    “老板说:‘不卖,除非3亿美元,’我马上拿出支票来,一边写一边说:‘真便宜,我还以为要5亿美元呢’,”

    “迅速办完手续,我拿着总裁办公室的钥匙,当着很多人的面,随手丢给门口一个弹吉他的流浪汉,‘从现在开始,这个酒店是你的了,’”

    “牛!”冯一平只想说,我去,原来大家都有这样轻狂的梦想。

    “一平你呢,有这样的梦吗?哦,这样的事,对你来说也不是梦,现在就可以实现的,”

    “不,我以前连这样高大上的梦都不敢做,”冯一平说,“不过听了老马的这个梦,我觉得接下来也可以有一个梦想,”

    “等到春节的时候,我想对所有员工宣布,已经包下了一个机队,将带大家到巴黎过春节,当大家感觉惊喜万分的时候,我会告诉他们,年夜饭后就发今年的年终奖:每人两把钥匙,”

    “在大家不解的时候,我会揭开谜底,一把,是塞纳河畔的别墅钥匙,另一把,是车库里法拉利的钥匙,”

    “啪啪啪,”金翎鼓起掌来,“那今年就这样做吧,”

    “我们这位,是一听到法拉利就激动得不能不能自己,”

    话说,他就是想那么做,即使法拉利有很多,塞纳河畔也没有那么多别墅不是?

    “老马,我想问问,软银当初决定投资阿里,真的是只花了六分钟时间?”他问起了另一桩轶闻。

    “完全不是那么回事,”老马说,“当时软银中国刚成立,UT斯达康是软银的LP,那一次孙正义来国内,老吴,吴鹰就拉了一大帮子国内想融资的互联网公司过去谈,把我也硬拉了过去,”

    看来他还总是想强调自己不差钱这事。

    “因为当天的人太多,他们只给我们每家六分钟的时间来陈述,然后他们提问,投票,”

    “谁乐意辛苦跑一趟,只谈个六分钟呢?”

    “不过好在那次结果不错,我不清楚我说的那些,他们究竟有没有听懂,但他们很快决定投资我们,为此还停掉了另外一家公司的投资,”

    看得出来,虽然对当初那样的待遇有些不满,但对那次的结果,他也是满意的。

    “不过,那次投资也差点黄了,”蔡总说。

    “啊,为什么?”

    “因为孙正义一定要给我们3500万美元,但老马最多只收2000万,”

    原来如此!

    马首富的谨慎,由此可见一斑。

    难怪他知道自己接手了高盛的那一部分股权之后,马上赶了过来。

    …………

    “一平,用句老话说,今天这一间,这有些相见恨晚的感觉,跟我们一起去杭州吧,到我们那看看,我想我们的高管,肯定会有很多问题要问你,”

    “老马,跟你这样聊天,我聊上一天都没问题,但是这次时间真不凑巧,接下来,我们得马上回我们镇,我们镇历史上的第一次兼并其它镇的行政村,明天举行仪式,大家要求我一定要参加,”

    “哦对,一平你可是已经在带领大家致富的这条路上走得很好,我希望淘宝以后也能像你一样,带领很多贫困的村落致富,”

    “会的,一定会的,”

    这个问题,现在怕是也只有冯一平才最清楚。

    “再见,期待我们下一次的会面,”马首富心满意足的坐进冯一平派来的车里。(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