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说,我是不是不太懂得生活?”回家里的路上,冯一平问金翎。

    “又胡想瞎想,”金翎看了冯一平一眼,看他竟然有些羡慕的看着车外的那些男男女女,忍不住在他手上拍了一下,说的话却是,“又太闲了?那把我的工作分一点过去呗,”

    结识这么多年,冯一平虽然带着大家创造了一个又一个了不起的成就,但是,说起来,有时候,他还真没有外面这些哪怕是一直奔波忙碌的同龄人幸福。

    他肩上的担子太重。

    他创造出来了这么大一份事业,但同时,这么大一份事业,也相当于把他圈了起来,牢牢的圈在里面。

    “我是太不懂得生活,”冯一平像祥林嫂似的重复了一句。

    “看看老马,不论在多困难的时候,日子都能过得那么精彩,带着一大帮人到处走走看看,吃吃喝喝,说说笑笑……,他还有那么强烈的爱好,”

    啧,又来!金翎叹了口气。

    她熟悉的冯一平,就是这个样子的。

    大多数时候,成熟得像只积年的老狐狸,但是偶尔也会像个文人骚客一样,因为陷入一些小情绪而不能释怀,好长时间都不能走出来。

    “你想想你的过去,难道不是这样吗?在比他还困难的情况下,跟叔叔阿姨,硬是从农村成功的闯进省城,然后带着一大帮人,夜以继日,通宵达旦的工作,这才有了我们的今天,”

    “在你眼中,马总的过去和现在很精彩,但我想在他眼中,你的过去和现在,更精彩,”

    “你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着你,你羡慕外面的这些人,难道他们就不羡慕你?”

    “所以,不要觉得自己的日子过得没意思,苦中作乐,说明基本盘还都是苦,对不对?也正因为基本盘都是苦的,所以那些乐才会觉得特别的快乐,”

    “当时的那些辛苦,现在回想起来,都是非常值得的开怀,但是,当时有多辛苦,只有自己知道,”

    “还是你羡慕他有那么多追随者?可是你的追随者少吗?从我开始算起,你说说,有多少?他有学生,你有同学啊,你算算,现在跟你一起的同学,从初中到大学,又有多少?”

    “你够幸福的啦,小伙子,”

    “可我怎么还是觉得跟老马的日子一比,我现在过得挺没意思的,”

    金翎有些头大,得,他这是又一次开始自我否定。

    虽然他每一次自我否定之后,感觉都会明显的成长一截,可是,姐我不是学哲学的,让我开导一个笔杆子耍得精彩的家伙,你这不是为难我吗?

    冯一平这会已经不再只看着车外的那些红男绿女,他都打开了天窗看天,这南方阴冷的冬天里,没有太阳的日子,那灰沉沉的天有个什么看头?

    可他好像看的津津有味的样子。

    金翎不得不又搜肠刮肚的组织词语,“马总也说,跟克林顿夫妇的谈话,让他找到了坚持下去的理由:使命感,”

    “支持你前行的,不也是使命感吗?”

    这个还真是。

    就像天龙里那个扫地僧说的,高明的武功,需要有高明的佛法来相辅相济一样,当你的财富积累到了一定程度,多到让你好多辈子都可以财务自由,这个时候,能支持和引导你前进的,肯定不会再是对金钱的渴望,因为这时金钱对你的吸引力已经不够大。

    总得有点追求,或者是使命感,才是支持你继续前行的动力。

    这么说,冯一平的那个梦想,也就是他自己加给自己的那个使命,还真是他能走到今天的支撑。

    如若不然,他说不定已经变成了一个迷失方向,沉迷于享受的土豪。

    “只不过,你们的区别在于,你走得太顺,使命感又太强烈,总是巴不得明天就能完成那个使命,以至于自己总是绷得紧紧的,总是在看着脚下的路,总是在看着远方,却没有在路边歇歇,抬头看看天,”她朝天上指了指。

    “但马总跟你不一样,在这之前,他是屡战屡败,当多次努力的结果都不理想以后,他下一次肯定会想着至少让过程能够精彩一些,所以他们才会在紧张工作的同时,经常找机会在路边停下来坐一坐,看看风景看看天,”

    “再说,他毕竟年纪比你大,阅历也不一样,在轻重缓急的节奏把握得比你好一些,或者说松弛一些,也正常,对不对?”

    “所以你也不用羡慕,把步子放慢一点,不要给自己施加太大的压力就好,”

    “明白了吗?小弟弟,”

    步子放慢一点,不要给自己施加太大的压力?

    冯一平若有所思,除了在初中的那三年,自己这一路好像确实太赶。

    不,在初中的那三年,其实也不轻松,要好好学,还要想办法打好基础。

    但是,慢下来?他还真的很犹豫。

    一个曾经拼尽全力,也没争取到什么大机会的家伙,现在看到触目都是机会,非常好的机会,非常大的机会,这要停下来,那还真挺难的。

    “听我的,年后就去好好度个假,你有特别想去的地方吗?”

    “特别想去的地方?”冯一平想了一下,乍一想,好像很多,但是细一想,又都不是,至少都称不上特别想去。

    金翎一看就明白了,“那还是选择一个有阳光、沙滩、海浪,”她瞪了冯一平一眼,“和美女的地方,要不,你就不要带着其它人,自己一个人去,”

    等等,特意提美女,还说让一个人去,什么个意思?

    金翎不等他发表疑问,马上接着说,“你说说,你这个人也真是的,怎么连嗜好都没有一个?”

    嗜好这玩意,敢有吗?

    原来的冯一平,小时候家里一穷二白,成人后辛辛苦苦,好容易在大城市里立住脚,都还没扎下根呢,还正走走在向市民过渡的路上,哪能有嗜好,又哪敢有嗜好?

    因为嗜好这玩意,多半要花钱的,就是不花钱,那也一定会花时间。

    “你说,你就没有什么特别想做的事?特别强烈的喜好?你喜欢的作家啊,你喜欢的明星啊,”金翎引导他。

    “这个,还真有,以前有,现在也有,”冯一平说着,悄悄的把身子朝另一边靠了靠。

    “哦?说说,我肯定支持你,”金翎很感兴趣。

    冯一平又尽量让自己和她之间的距离远了些,“那会看电影的时候,就想着把那些女明星,从查理兹塞隆、妮可基德曼、莫妮卡贝鲁奇、杰西卡阿尔芭、凯特贝金赛尔……,哦,现在还要加上安妮海瑟薇和斯佳丽约翰逊,全都给睡,哦,不,全都给收了,”

    “哎,你为什么打我?你不知道,男人的头,不能随便碰吗?”

    “还来?再来我还手了啊,”冯一平边在狭窄的车内辗转腾挪,边色厉内荏的叫。

    “你也不怕累死!那还不如我把你打死呢,”金翎气喘吁吁的停下手,理了理衣服,雍容大方的看着前面也一直在憋着笑的文华笑了一下,“明天我的车里不让他上来,”

    “好的金总,”文华答应得很爽快。

    “他敢!我是他小叔,”

    …………

    那边,还在车上的老马,正在和蔡总讨论,该如何利用冯一平投资的这个机会,好好宣传一把。

    这个宣传,该以什么形式,杭州、上海和首都,选在哪举办,效果会更好?

    他也是一个善于利用所有的机会来宣传自己公司的人,前两轮融资,都举办了盛大的新闻发布会。

    这一次,冯一平这个热点,自然也要好好蹭一下。

    要知道,淘宝这会真的被eBay压制得太狠。

    但现在好了,冯一平本身,就是一个自带话题的人物,有他投资参与,淘宝至少在未来的几天,能捎带着成为一个热门话题。(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