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镇上的另一个中心,在黄静萍家里。

    楼上楼下,三台空调全力运转着,加上此时屋里挤满的各路大妈小媳妇以及哪也缺不了小萝卜头,很热,以及很热闹。

    不少人都穿不住身上的袄子。

    从黄静萍牵着女儿走进家门的那一刻起,家里就是这么热闹。

    虽然此前大家都有了猜测,但是真看到一个打扮得小公主一样的小姑娘被领了回来,从左邻右舍开始,很快,镇上那些在家带孩子看家的婆婆和小媳妇们,就蜂拥而至。

    没多久,甚至连河对面那边的人家,也都收拾得干净利落的赶过来。

    她们绝不是看热闹来的,虽然未婚先育这样的事,并不是一件值得提倡的事,但是,在农村,在他们这样的地方,最先改变的风俗,就是婚嫁方面的风俗。

    之前到外面打工的越来越多,有不少小伙子,带回来了天南地北的媳妇,也有不少,和冯一平他们一样,是直接抱着孩子回来的。

    刚开始的时候,风言风语自然不会少,但是随着这样的事越来越多,连那些最古板的老人,也渐渐都接受了这样的事实。

    甚至比变得比城里还要激进,回归了婚姻的本质:只要他们日子过得好就好。

    何况现在的对象,是冯一平这样的人。

    在大家的心目中,他这样的人,是完全可以超脱在一般的规矩之外的,他们既然这么做,肯定就有这样做的道理。

    他们哪怕是不举办婚礼,大家随便也能找出十几条理由来。

    所以没人问黄静萍结婚的事,焦点都集中在阿曼达身上。

    “这姑娘,长得真好,真好看,过来,让奶奶看看,”

    “哟,看这眼睛,看这鼻子,跟她妈一模一样,”

    “不过,我觉得,她这跟一平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是,我觉得这眼睛像妈妈,鼻子像爸爸,”

    之后是统一的“真好看”,“真乖”。

    然后,会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红包来,塞到阿曼达手里,“乖,拿着,这是给你的见面礼,”

    看样子,那红包都还挺厚实。

    这就是她们这么多人今天来的另一个任务,也是最主要的任务。

    按这的规矩,姑娘带着孩子第一次回娘家的时候,娘家人都要准备红包——当然,国内大多数地方,可能都是这规矩。

    只不过,现在黄静萍的娘家人有点多,整个镇都是。

    黄妈妈马上赶过来,“哎呀,心意我们领,这红包真不能收,这是一平早就定下来的,”

    “不,这不是其它的事,这个红包一定要收,我们又不是给一平,也不是给静萍的,是给我们的小公主的,莱,乖,收着,”

    “对了,阿曼……,”

    “阿曼达,”黄静萍说,“这是她的英文名字,中文的,我爸和他爸,现在都还在争,一直就定不下来,”

    “婶,谢谢啊,心意我领了,但这红包真不能收,她爸说了,谁的都不收,连他几个舅舅舅妈发的,他也全都不让接,”

    “那不行,我们是娘家人……,”

    总之,那是好一番谦让。

    这背后,是大家都想通过这些事,对冯一平表示感谢。

    但他家这些年,没有一件可以摆酒的事,大家想通过送礼表示感谢的机会都没有。

    本来冯振昌也到了可以做寿的年纪,但是,每年他生日的那一天,在家里肯定是找不到人的,早就躲了出去,过了几天才回来,就是不想让大家破费。

    像今天这样添丁进口的事不表示一下,什么时候表示?

    阿曼达原来还挺乖巧,虽然没叫人,但一直呆在那,任大家看了又看,夸了又夸,但她可不是一个安静的小公主,没多时,就带着越来越大的糖果楼上楼下满世界的窜。

    很快,她身后就缀上了一大串,小家伙们有些是稀罕这个可爱的小妹妹,有些是稀罕她那条听话的大狗。

    盛正夫人笑着走进大门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番热闹的景象,小孩子们在闹,大人们在让,家里甚至比广场上还要热闹。

    “这么热闹,”她笑着说。

    “小陈来了,快坐,”桌边有人让个位子出来。

    “嫂子好,这一定是静萍,我们这是第一次见,我老公是盛正,你叫我陈姐就好,”

    她麻利的坐下,看了黄静萍一会,很自来熟的拉着她的手,“真是个有福气的姑娘,你知道有多少人在羡慕你吗?”

    “陈姐说笑了,我还羡慕你呢,大家都有福气,”

    “呵呵,我是说,你和一平这样,从上学的时候就坚持到现在,这样最难得,啊,这一定是我们的小公主,”

    她走过去,蹲在气喘吁吁的阿曼达旁边,“真可爱!”

    “阿姨好,”阿曼达有点生硬的叫了一声。

    “真乖,”盛夫人摸了摸她的头,“这个时候的孩子最好玩,真羡慕,”

    她这个羡慕也是真的,他们的孩子已经上小学,又是双职工,想生都不敢生。

    “一岁多了啊已经,那就是在一平当交换生的那一年怀上的,”

    “对,就是那一年,”

    “就说呢,一平才刚毕业不到半年,那会还在上学,这事啊,当时确实不好说,”

    她这是顺嘴又给他们找了一个好理由。

    “在美国是好,你看看这小公主,气质就是不一样,不过,这在国外,满月、百日、周岁都做了吗?可不能亏了孩子,”

    “百日没做,满月和周岁都做,你等等,”黄静萍拿来两张碟子,“这是当时拍的,”

    她也懒得一个个的回答了。

    “哇,这就是你们在美国的家,这么大,这么漂亮,简直像庄园一样,”

    派对公司拍的这两张碟子,都是专业水准,蓝天白云下,靠山望海的豪宅,豪宅前面装饰着各色鲜花和气球的棚子,一个个衣冠楚楚的客人,谈笑宴宴,穿着白衬衫黑马甲的侍者,端着托盘,在其中往来穿梭,旁边还有一个乐队在表演,场中有人在翩翩起舞……。

    片子里的黄静萍和冯一平,也不是大家平素看到的模样,难得的盛装出席,贵气雍容,气场十足。

    此情此景,完全是美国电影中的情节。

    当这样的情节,真实的呈现在大家面前的时候,还真的有些不真实的感觉。

    盛夫人显然也是见过世面的,马上问,“在场的那些人,怕是都没有一个简单的吧,”

    “这位,是苹果董事长乔布斯的夫人劳伦娜,这两位,是一平给合作伙伴,谷歌的两位创始人,这两位,也是一平投资公司的负责人,这位是来自芝加哥的一位州参议员,还有这个,是旧金山警察局的副局长……,”

    她说一位,盛夫人就惊叹一声。

    因为冯一平的关系,连带着她不但知道这会在国内远没有后来那么知名度苹果,而且都清楚谷歌那是怎么样的一家公司。

    “果然是没一个简单的,阿曼达也是个有福气的姑娘,也是,有一平在,怎么会让他的宝贝女儿受委屈呢?”

    说心里话,那样的日子,她也非常羡慕,那是跟她现在的生活,完全不同的另一个世界,只是,这辈子怕是没什么指望。

    “对了,红包可以不收,我这个可要收下来,这是我们特意托人从香港带回来的一套衣服,可能没有她现在的衣服好看,但料子都不错,”

    于是,黄静萍和妈妈又多了一个要做工作的人。

    …………

    此时的广场上,领导的讲话都已经结束,跟着也到了高潮的时候。

    在大家的欢呼喝彩声中,在旁边一众领导的注视下,硬被大家推出来的冯一平,和盛正一起,揭下了主席台上蒙着的那块红绸,里面,是一副挂着的地图,胖了一大块的五里坳镇新地图,第一次展现在大家面前。

    但是,下面有很多人叫起来,“一平,讲两句,”(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