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导们的车一辆接一辆的开走,镇里却依然热闹,大小馆子均人满为患,这样的日子,是值得喝点酒来庆祝一下。

    冯一平没有去公司,跟在黄承忠身后朝家里走,路上满是笑着跟他们打招呼的,“哟,回家呢,”

    “快点回家吧,小家伙估计想你了,”

    几个跟过来的记者,被远远的拦下来,“老实点,”有人用冯一平刚才话说。

    当然,这是开玩笑,他们说这话的时候是笑着的。

    那几个记者也不执着,他们只是习惯性的尝试一下,并没有想着一定要挖什么猛料出来。

    有时候,挖到了猛料,还真不一定是好事。

    关于冯一平个人的事,其实有些人已经听到了些风声,但是迄今为止,没有一家媒体选择爆出来。

    富豪们对家人隐私的保护,比明星还有必要,他们也能理解。

    当然,冯一平此前对媒体的不假辞色,对招惹他的那些媒体的毫不留情,也是他们这么老实的一个原因。

    可以预见,如果冯一平的配偶不在相关场合公开露面,又不在嘉盛公开任职,将很难有曝光的那一天。

    黄承忠走得不快,一路笑呵呵的跟碰到的人打招呼,“是,我们回家,”“是,一平晚上就住镇里,”“有空来家里坐,”

    边说边跟冯一平介绍,“这是那谁谁谁,”

    冯一平就跟着客客气气的叫人,一般收获的是真诚的感谢,遇到的这些人,家里都有人在公司上班。

    这样一路走来,那真是几步一停,不过冯一平也不急,很有耐心,这样的事,应该的。

    快到家门口的时候,黄承忠抽空跟冯一平说,“你还没去过我的办公室吧,要不,去我办公室坐坐?”

    “好哇,”冯一平还真没去过他的办公室,其实他镇政府都去得少。

    …………

    镇政府今天自然也很热闹,一楼会议室里,这会讨论得很热烈,那是村长们的聚会。

    这里的气氛也尤其高昂,冯一平看着这里面的职员们,一个个的高昂着头走路,有点想笑,怎么看起来都跟一只只大鹅似的。

    “黄镇长,哦,一平,你也来了,可真是稀客,”打招呼的先看到黄承忠,然后才看到他身后跟着的冯一平。

    马上,三层楼的走廊上都站满了人。

    “你好,大家好,”冯一平笑着跟大家打招呼,他找了一下,但没找到四叔。

    “回去做事,又不是没见过,”黄承忠笑着说。

    “镇长,你我们是经常见,一平我们可不常见,”

    在基层,可不存在等级森严的事,再加上黄承忠本来就是个没架子的人,大家都围着他们俩开起玩笑来。

    “现在事可比以前更多,还不好好回去工作?走啦走啦,”黄承忠把那些家伙一个个的往办公室里推,带着冯一平走到自己办公室,“就这,”他打开门。

    “哦你等会进来,”他先进去,马上拿着把火钳出来,跑到隔壁,“老张,给我快炭,”

    不一会,从隔壁夹着一块烧得火红的木炭走回来,“我先把火盆烧着,”

    冯一平这才注意到一件事,“没装空调?”

    “都没有,你先别进来,灰大,”黄承忠俯下身子朝火盆里的那一堆木炭上吹着。

    是的,到现在为止,他的办公室还没装空调。

    “这是盛县长的意思,”

    其实不只是他,现在政府里所有的办公室,都没有空调,原来装的那几台,包括原镇长王淦青装的那台,都被盛正一股脑的全给拆了,送给了镇小学。

    用他的话说,只要全镇所有的学校,还有一所没有解决冬天的取暖问题,镇政府就坚决不装。

    这是他在到下面学校走了一趟回来后说的。

    盛正之所以关心这个问题,是因为冯一平曾经在采访的时候,不止一次提到过冬天上学时,在教室冻得坐不住的事,他向梁家河中学捐款,原本也是为了建一个冬天能让大家暖和暖和的阅览室。

    从小在省城长大的盛正,对这样的情况,并没有什么直接的体会,他们小时候上学,至少教室里有炉子。

    他这次下去后才对这件事有了客观的认识,特别是下面村里的学校,一般都单独建在一个相对空旷的地方,砖瓦房居多,周围又没有其它建筑遮挡,走进去,那真是处处灌风,越坐越冷。

    已经有孩子的他,看着那有些孩子冻得红肿的手指头,真的有些痛心,可是,校方也有难处,烧柴取暖?每天都烧,那不是一个小数目,本地又没有煤矿,就是有,学校的经费也不充裕……。

    说起来,这还是因为政府欠账太多导致的。

    所以一回到镇里,就做出了那样的决定,至于有些人不满,他说,“我们觉得冷的时候,可以把门关紧一些,还可以走动走动,可是那些孩子呢,再冷也只能坐在那,一坐就是四十五分钟,”

    冯一平听黄承忠转述了这么大一通,看了看门外,“他们两位其实都挺不错的哈,”

    “是,他们这些在大城市里长大的,比一些土生土长的干部还有心些,”

    大城市里长大的,自然说的是原来的郭国坚和现在的盛正,土生土长的,自然是现在坐冷板凳的原镇长王淦青。

    这个,其实不排除这些土生土长的干部,在这里呆的时间长,这样的情况看得多以后,变得麻木,郭国坚和盛正看了觉得触动很大的事,他们会视若无睹。

    “要不要我先买一批炉子?”

    冯一平都不说空调的话,镇里的绝大多数学校,都还是挑高很高的砖瓦房,空间大,密闭性不好,一间教室,两匹的空调估计都还不够。

    装上去且先不说取暖效果,冷天的三四个月下来,那花的电费都会比买空调的钱还贵,那可能好多学校真的是装得起用不起。

    “不用,盛县长已经订了一大批取暖用的煤炉子,从最偏的学校开始装,这两天就会全部装完,志毅和蔡磊代表公司表了态,负责学校烧的煤,”

    “这样做就挺好,也不能把所有的事都揽在自己身上,”

    这事冯一平并不清楚,不过也是,现在这样的小事,确实不用专程向他汇报。

    “希望下一任派到镇里的副县长能这样想,镇里还有一所学校没有改建成钢筋水泥的楼房,我们就坚决不新建镇政府办公楼,”

    “你这说的很在理,”黄承忠给他倒了杯热水,“那我保证下一任副县长一定会这么想,”

    这个冯一平相信,黄承忠现在确实有能力影响镇里最高负责人的想法。

    “叔叔,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跟我说?”冯一平主动开口提起来。

    黄承忠摩挲着装着开水的玻璃杯,“是有点事跟想跟你商量,你爸妈应该也急着让静萍她们回家里去?我的意思,是先在镇里住两天,等星期天,我们一起回黄家铺一趟,你说呢?”

    “应该的,应该的,”冯一平连忙说。

    “静萍也几年没回去,我们应该上去住几天,”

    她一两年没回黄家铺,这次一回来,就带着一个一岁多的女儿,冯一平怎么也应该站在她旁边。

    “那就好,你跟你爸妈电话里说清楚,我主要是想呢,你现在国内国外的,太忙,事情太多,这春节还真不一定会有有空闲,趁现在有时间,就陪静萍她们回去一趟,”

    “应该的叔叔,这事我想跟你说……,”

    “我知道,”黄承忠打断了他的话,“我的女儿我知道,大多数时候没什么主意,但是一旦拿定了注意,那是怎么劝都劝不了,没关系,现在都新时代了,你们挺好,阿曼达挺好,那就挺好,你们都还小,急什么,”

    主要是女儿现在坚决不急,他是真没什么办法。

    …………

    “睡着了,像只小猪一样,一点都不择地方,”黄静萍披散着头发回来。

    阿曼达睡在客房里,冯一平第一次跟黄静萍住在她也没住过几天的闺房里。

    “你是没见到家里今天的热闹,那么多硬塞红包的,我嘴说得都干了,”

    冯一平这会不耐烦听那些,掀开被子,“快进来,外面冷,”

    “我不冷,”

    “那我冷,”第一次刚明正大的住在她家,而且还在一张床上,冯首富有些悸动。

    “空调都开到了28度,还冷?”

    经过白天的这一天,原本其实还有些忐忑黄静萍终于踏实下来,“你说,阿曼达究竟长得像你还是像我?”

    “都像,都像,”冯一平猴急的把她朝被子里拉。

    “老实点,”黄静萍在他手上拍了一下,跟着笑了起来,“这话现在是好多人的口头禅,你是不是有点骄傲?”(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