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个岁末年初的时候,被冯一平相中的两朵还没长开的小花,感受着包里的那份协议,感觉充满了希望,但是,同样是在这个时候,一些高高在上的人们,却满是绝望。

    他们清晰的听到了脚下的寒冰裂开时发出的声响。

    我们都不相信宿命,都认为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相信人定胜天,但是,从结果上看,有些事,又确实像是冥冥之中自有注定。

    曾以为,已经成功的应对过一个又一个危机,跨过一道又一道坎,就没有应付不了的危机,没有跨不过去的坎。

    但是,就跟那些自忖一定会成为花心男人终结者的女孩子,到最后依然会发现,自己可悲的成为了人家有一个战利品的一样,那些一直在靠透支明天来高速扩张的企业,最后会悲哀的发现,已然没有明天。

    当然,冯一平此时还是非常惬意,下属各公司,都跟硬币之星一样,形势不是小好,而是一片大好,他的心情自然更是大好。

    eBay对NEXTDOOR团购的狙击,他已经协调好了相关事宜,两天之后,就不会是目前这样被动挨打的态势,所以说,虽然金翎在老马面前说得很严重,但这事,顶多也就算一疥癣之疾。

    在农历年底前,另一件还记挂着,还没完成的事,就是美国SEC能不能批准自己对奈飞的并购。

    但是,从各方面的反馈的情况来看,这事和想象中的一样乐观,区别就是,这是会成为今年春节的一个贺礼,还是明年年初的一个贺礼。

    也许是今年这一年到头,确实太累,也许是在家里住的那几天,让他喜欢上了那种闲适,也许是,最近的自我否定,让他现在还打不起精神……。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在年底这个事情非常之多的时候,冯首富却非常放松,难得的放松,放松到现在早上都有闲情逸致来自己动手做早餐。

    “我怎么就非常看不惯你现在的样子呢?”金翎拿着叉子坐在餐桌边,有些不爽的看着冯一平说。

    “你就知足吧,我这么年轻帅气的首富,亲自为你洗手作羹汤,世界上有几个人能有这样的福气?”

    冯一平麻利的把这一年肯定也用不上几次的燃气灶关火,“冯首富招牌炒面来咧,”他把一大盘炒面放到餐桌上。

    金翎毫不谦让的首先给自己叉了一小碗,嘴里还在嫌弃,“有在厨房忙活的这些时间,做点什么不好?”

    欧文和文华那两位本来在喝稀饭,见炒面出锅,连忙加快了速度。

    冯一平的招牌炒面,虽然这两天里面的配料始终在变,有时候是河鲜,有时候是海鲜,有时候是山珍,但评价只有两个字,“好吃,”

    而且量不大,有些卖方市场,供不应求的意思。

    还是方颖芝体贴人,先给冯一平夹了一份。

    “谢谢,将来有谁能娶到我们颖芝,那真是几辈子修来的福分,”他看着窗外城市的天际线,顺口说了一句。

    “厨艺这么好,还喜欢下厨的帅哥首富,才更难得,”方颖芝笑着说。

    那边金翎握着叉子的手,稍稍紧了紧。

    “这话我喜欢,来,我们干一碗,”冯一平举起一碗稀饭。

    自从他在车上,说出了自己的那个曾经的梦想和追求之后,这两天对他有些横挑鼻子竖挑眼的金翎,这会终于被他逗乐了。

    她擦了擦嘴站起来,“今天几点下去?”

    “不知道,”冯一平看着窗外,“不知道怎么回事,最近但凡没出太阳,我就提不起精神来,等会,看看是不是睡个回笼觉,”

    “你就吃了睡睡了吃吧,我看不用等到春节,你就能胖上几斤来,”在人前的时候,金翎总是对他不假辞色,或者有些话干脆是反着来说。

    所以,要想知道一个女人的心思,重要的不是察其言,而是观其行。

    在酒店餐厅上来帮着收拾好厨房之后,顶楼的豪华套房里非常安静,不管是手机还是电话,都破天荒的很安静,连邮件都没什么要紧的,拿着电脑躺在客厅沙发上的冯一平,看着看着,还真就睡着了。

    …………

    但他依然没能睡到自然醒。

    “醒醒,醒醒,”一只手在他脸上轻轻的拍了几下,或者是摸了几下。

    “又要吃饭了吗?”冯一平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见金翎蹲在沙发旁,“不想吃,”他翻了个身,顺道把那只吃自己豆腐的手压在脸下。

    “起来啦,”金翎柔柔的说了句,在他脸上轻轻挠了一下,“下面有个不速之客,但是,我觉得你可以见见,”

    “谁?”枕在她手掌上的脸动了动,好像是在调整姿势,但并没有起来的意思。

    “唐家老大,”

    “哪个唐家?”

    “还能是哪个唐家,”

    “哦,”冯一平握着那只手一下子坐起来。

    话说对这个唐家兄弟,他还是挺感兴趣的。

    不过,他现在是一个公司的老板,见谁不见谁,并不能由着自己的性子来,“这个时候来找我,你觉得我可以见?”

    “见见有什么关系,以我们和他们的交情,他应该不会找你借钱,当然,你肯定也不会借给他钱,那见见有什么关系,说不定会有什么机会呢?”

    拜冯一平所赐,嘉盛应该算是国内一直就对那兄弟几个心怀警惕的公司。

    虽然名声在外的嘉盛,是他们旗下金融公司重点公关的对象,而且许出来的利率高达22%,但整个嘉盛集团,没有在他们旗下的任何一家金融机构,不管是信托、证券、还是他们控股的地方商业银行存过一分钱。

    至于其它定制的金融服务,更是完全用不上。

    所以说起来不是没有什么交情,而是压根就没有交情。

    唯一的交集,应该是那年在津门免税区买车时,站在路边看了眼他们的车队而已。

    “那就见见,”再不见,以后见面的机会更少。

    “哎,”金翎见冯一平用手握着她的手准备去揉眼睛,而他的眼角,好像有黄色的不明物体时,终于忍不住把手抽了回来。

    …………

    “唐总,抱歉抱歉,”冯一平走进会客室,对那位戴着眼镜,穿着蓝西装,但没系领带的中年人伸出手来,“有点事耽搁了,不好有意思,让你等了这么长时间,”

    “哪里哪里,”眼镜男笑着站了起来,“哈哈,是我来得冒昧,”

    “不过冯总,你看,我们一直很仰慕你,一直有很多问题想当面向你请教,不过,不管是在首都还是这,我们总是没有机会,所以今天,我只好做个不速之客,上门来堵一堵你,”

    “哈哈,唐总这么客气,你们这样的前辈,哪还会有问题跟我请教,”

    “冯总你太谦虚,”唐家老大笑着,“这近距离看你,你看起来真是年轻得过分,真羡慕,我们更羡慕你公司的国际化方式,我们一直在谋求国际化,但一直不太成功,步子不太大,冯总你的方式,才是最合适的方式,”

    “就在当地创业,那就是地道的当地公司,这样在并购其它公司的时候,至少审批会大大简化,也更容易得到他们的支持,”

    “唐总过奖,当初在美国成立公司,其实主要是当交换生的那一年,平时也没什么事做,就想着自己给自己找点事做,”

    冯一平还是这套说辞。

    “冯总果然谦虚,”眼镜蓝西装男说,“不过,真如你说的,那就更了不得,你随便做做,就能做得这么成功,”

    冯一平基本可以确定,对方这次上门来,一定是有求于己。

    果然,闲篇没扯多久,那位就说,“我们真的非常钦佩冯总你的眼光,和你一样,我们也非常看好零售市场,在SD,我们就投入巨资,已经建起了500多家德龙农资超市,”(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