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胡先生的数据,总是有些不太靠谱,但就是以切实的年中大促销,加上真正的跳楼大甩卖的态度,在他调查的数据上来打个对折,然后再打个对折,再直接就舍掉百位十位个位上的那些数字,那总市值至少也会超过两千亿,40%也就是会过800亿。

    10多亿美元,也就是80多亿的投资,换来市值至少至少800多亿的资产,单从结果上看,这投资,怎么都不算亏。

    唐万里看出冯一平心动了,也是,自己兄弟几个,打拼这么多年,攒下的这些基业,仅以十多亿美元,你就能得到四成,在这样的好事面前不心动的人,那只能说,那人怕是已经脱离了人的范畴。

    但是,他马上看到冯一平好像苦笑着摇了摇头,然后眼里就恢复了清明,“承蒙唐总看得起,但是……,”

    “冯总,这是我们德隆系177家公司的名录,你可以先看看,之后我们再谈,”唐家老大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个精巧的硬盘塞在冯一平手里,还拍了一下,显然他对里面的资料也极看重.

    “明人面前我们不说暗话,其它的不敢夸口,我们几兄弟,至少都是有担当的人,在这样的大事上,我们不会玩手段,”

    “当然,我们也有那个自知之明,在冯总面前玩手段就是自讨没趣,所以里面资料的准确性,你完全可以去验证,绝对是准确的,”

    冯一平想说,我不是这个意思,唐家兄弟,确实还算有担当,不然德隆王朝崩溃后,已经外逃到海外的唐万新,也不会主动回国。

    他刚才是被唐万里的那句话砸得有些晕,人嘛,谁不想占便宜?但是,但很快就明白过来,对他来说,只要一件件的去完成自己的规划,那么不需要接受眼前的这个完全陌生,不知道会有多少附带麻烦的乱摊子,将来不管是800亿人民币的市值,还是一万亿人民币的市值,都不算什么。

    而且还清爽。

    对他这个怕麻烦的人来说,清爽,不牵扯,无疑是很重要的事。

    所以,此时插手,很没有必要。

    “今天打扰了,我们期待你的决定,冯总留步,”唐万里说完,干脆的转身就走,他怕再不走,等冯一平说完那句话,连进一步谈的机会都没有。

    唐家老大在几个保镖的簇拥下,看着这一路上那些意气风发,自信满满的年轻人,有些羡慕,又有些怀念。

    羡慕是因为,这个公司从上到下,虽然节奏紧张,但是,总体由给人一种安然,或者说是悠然的印象,因为在他们前面的路上,没有什么障碍。

    反之,在自己的公司,这几年,都是紧张中弥漫着焦灼。

    因为从02年浦东的德隆大厦落成起,好像每天都在为钱发愁,每天都有那么多窟窿要堵,往往是堵完这一个,下一个马上就冒了出来,堵完新冒头的这个,又有一个新的在等着……。

    资金短缺,已经是一种常态,危机,也已经是一种生活方式。

    不然,去年四月,主抓实业领域投资的二弟万平,也不会身心焦虑到在与汇源集团朱董事长,就北京汇源股权收购谈判的关键时刻,突发脑溢血。

    事后虽然不计代价的全力投入抢救,二弟经历九死一生,终于保住了性命,但已不能继续工作。

    如果像眼前的这家公司这样从容,不用无时不刻的担心各种问题,二弟怎么如此?

    说怀念,那是因为在刚创业的时候,自家公司有一段时间也是这样生机勃发,自信强大的。

    还有一句不好说的是,如果眼前的这一关不能迈过去,那么眼前这样的场景,以后怕只有用来怀念的份。

    冯一平也没有追上去,不是因为刚才谈话的内容,他需要好好消化消化,而是,看着快步走向电梯的唐家老大,虽然腰板挺得挺直,虽然仪态还是那种因为富贵而有些漫不经心,有些闲散的味道,虽然排场一样的盛大……。

    但是,看着他的背影,还是能清楚的看出那其中包含着的落寞。

    在英雄或者枭雄落寞的时候,有些话,通过其它的方式说,可能会更好一些,更体面一些。

    出让整个德隆系的股权,这估计是他们几兄弟自救的最后一招,估计如果不是自己不但在国内,而且在国外也实力雄厚,门路多多,他们还不会主动找上门来。

    我们在嫁娶上讲究个门当户对,企业对引入的合作伙伴的选择,更是如此,不够格的,唐家几兄弟一定不会提出这样的意愿。

    他们都愿意把自己大半辈子的成果拿出来,姿态不可谓不低,态度不可谓不好,你如果听了之后没想几分钟,就当场拒绝,对方可能难免会觉得有些受到侮辱的意味。

    难不成我们这些年奋斗的结果,我们引以为豪的一切,在你眼里,就这么没有价值?

    没办法,人落魄的时候,难免是最敏感的时候。

    …………

    冯一平端起茶杯站在窗前,俯视着楼前那个比火柴盒大不了多少的车队,载上唐万里驶上大街,看着周围那些原本在动着,这会突然停下来的蚂蚁一般大小的人群,就可以猜测出唐万里这个车队的豪华程度。

    不然见多识广的阿拉SH人也不会这样侧目。

    喝了一口茶,不知怎么的,就忍不住想起不久之后,外逃到国外又主动回国的唐万新,听说那会,他已经连喝茶的钱都没有。

    这种反差巨大的今昔对比,难免让他这个商场中人也觉得唏嘘不已。

    “怎么了?”金翎不知什么时候也站在窗前,“你好像兴致不太高?他不会真的找你借钱了吧?我觉得不会啊,以他们几兄弟的个性来说,不会做出这样的事啊,”

    “对不起啊,我没想到会这样,”

    “没有,你想多了,不是借钱的事,”

    “那你怎么这么不高兴?”

    “也没有不高兴,只是看到了一个曾经繁华的王朝的背影,有些物伤其类而已,”

    同为商人,不管德隆是咎由自取还是如何,一个曾经盛极一时的商业帝国,眼看倾覆在即,冯一平难免会有些感慨,也能大致体会唐家四兄弟此时的心情。

    不是被逼到无路可走的份上,他们也不会这样冒昧的找上门来,这么轻率的跟自己这个以前从来没有直接打过交道的年轻人,谦恭的谈这样的大事。

    “是挺遗憾的,”金翎也抱着手说,“江湖上还在流传他们轻易就能动用上千亿资金的事,哪知道现在他们现在就已经举步维艰到这种地步,”

    毕竟是国内一流民企的掌门人,业内这样的信息,他自然也能掌握。

    何况,在香港的前沿杂志下,冯一平设置的那个庞大的情报搜集班子,比德隆最神秘,最核心的研究院编制还要大,投入还要多,今年已经有了好几篇关于德隆的分析文章。

    作为总裁的金翎,自然是能看到这些报告。

    “除了天灾,免不了也有人祸吧,”冯一平喝下一大口热茶,让自己从那种怅然的情绪中走出来,“这就是我在国内不涉足金融领域的原因,”

    “为什么?”金翎问。

    冯一平没有回答她的问题,“你说的不错,确实是个机会,”

    “真的?”金翎马上大喜,马上没有一丁点的怅然,“想我们收购什么项目?要是我们出现金,价格一定会非常实惠吧,”

    冯一平忍不住吐槽了一句,这女同志的脸,真是变得快。

    “不,其实,比你想的还要好,他们有意让我们投资整个德隆系,刚提出来的条件是,可以出让四成的股份,代价,估计只要十亿美元,”

    “十亿美元,四成的股份?”看过那些报告,知道德隆实力的金翎也懵了,“真的假的?”(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