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喏,他们旗下公司的资料,”冯一平指了指那个硬盘。

    “我还真要看看,”金翎迫不及待的打开电脑。

    所以说女人的八卦是全方位的,这样揭秘德隆整体状况的资料,也让她有些按耐不住。

    “这么多?”这是她打开后的第一句话。

    “177家,”冯一平记得刚才唐万里的话。

    但之后,好长时间,金翎那边都没有回话,冯一平忍不住回头一看,只见金翎打开了电脑里的计算器,正聚精会神的算着什么。

    “你还要核实这些数据?”

    金翎停了下来,“真不简单!”

    “可惜啊,虽然他们的做事方式值得商榷,但是从结果看,真是让很多国企汗颜,”

    “你看看,他们已经整合的这些行业,食品业、畜牧业、纺织业、机床业、流通业、化肥、水泥、电动工具、重型卡车、汽车零配件……,以及已具雏形的金融帝国,”

    “就是从93年他们第一次参股一家金融租赁公司开始到现在,也不过10年的时间,就已经取得了这样的成就,那些背靠着国家,不愁资金来源的国企,真应该感到脸红,”

    “多元化得太散了些,”冯一平看了一眼,“多元化最成功的通用,它的多元化策略,也是关联多元化,你看看他们整合的这些行业,有好多压根就没有关联,”

    “没有关联又怎么样?只要每个领域都做得成功,不是一样成功?”

    “比如说,你看看这个,他们在重卡、传动系统等部件领域,目前在国内市场占有超过50%的份额,开发的一系列新车型也大获好评,”

    “还有,你看,他们通过合并几十家濒于破产的水泥企业,引入先进技术和统一管理,让一个年产几十万吨的天山水泥,一跃成为一个年产近千万吨的中国第二大水泥企业,”

    “还有这个,同样是通过合并十几家濒于倒闭的小工厂,投资改造后,把它打造成了世界第二、国内食品行业出口排名第二的优质企业,已经建成了一个年产60万吨、占世界贸易量35%的著名番茄酱产地,”

    “最厉害的,你看看这个,他们以直接参股和委托持股等方式,参控股19家金融机构,包括银行、证券、信托、金融租赁,其中直接控股5几家地方商业银行,这只要制度允许,绝对是一个大有前途的金融帝国,”

    这样枯燥的资料,竟然看得金翎心潮澎湃。

    “跟他们一比,连华润、中粮他们,都像是在吃干饭的,”

    “那你有没有想过,他们为什么走到目前的地步呢?对不对,这才是问题的关键,”冯一平问。

    “一个企业最顶层的几个人,如果只注重发展,却不关心和改善企业的生存环境,那才是大问题,”

    冯一平觉得,一个企业负责人,最重要的一项任务,是如何让自己的企业平稳的延续下去,一年又一年的延续下去。

    特别是当你的企业到了一定规模以后。

    唐家几兄弟,应该不会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只不过,后来他们可能想刹车都刹不住吧。

    金翎也清醒过来,对啊,昙花虽美,但只惊艳那么一瞬,流星虽然绚烂,但也只闪亮那么一会,自己现在身负几万人的饭碗,确实,如何让公司平稳的发展下去,才是最重要的。

    “好了,别看了,你放心,我们将来的成就,一定会让更多的人叹服,”冯一平合上电脑,“把这些资料,派专人送到香港,让情报室的核对,并拿出一份方案来,我们投,还是不投,投哪些,怎么投?”

    虽然心中已经有了盘算,冯一平还是希望公司的一些部门,能参与到这样的大事里,积累一些难得的经验,国内,以后可不常有这么大的公司崩盘的情况出现。

    哦,明年好像还会有?但是这样能把自己牵扯进去的,估计就很少。

    同时,这也是对相关部门的一个检测,看他们是不是也像一些国企一样,是尽吃干饭不做什么事的。

    …………

    那边,只用了不到十分钟,豪华车队就回到了同样位于陆家嘴的德隆大厦。

    司机恭敬的把劳斯莱斯的车门打开,护着车顶,唐万里面色凝重的从车里出来,却并不往里走,就那么负手站在楼前,任秘书给自己披上大衣。

    眼前这栋地上6层,地下两层,总建筑面积超过两万三千平米的5A级写字楼,是他们四兄弟创办的的德隆帝国的标志,这栋大厦的落成和投入使用,也是兄弟四个创办的德隆,从偏居一隅,正式走向全国,迈向世界的象征。

    只是此时看来,难道大厦竣工的时候,就是我们辛苦打造的这个商业帝国,从巅峰朝下走的时候?

    不,不会的,一定不会的!唐万里马上掐灭了自己的那个念头,到现在,随着一个个产业的整合成功,正到了大展身手的时候,正到了可以真正收获果实的时候,我们的巅峰,还远没到顶!

    但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他朝后摆了摆手,一个人沿着大厦踱起步来。

    说实在的,自从搬到这里办公以后,还真没好好看过这栋大厦。

    不过,此时的德隆董事局唐主席,感受到的第一个印象,就是冷清。

    以往这个时候,大厦周围,应对是人来人往,车水马龙的时候,但是现在,真有些门前冷落车马稀的意思。

    他不由得紧了紧身上的大衣,这个冬天,还真是一个冬天。

    秘书拿着手机小跑着过来,“唐总,电话,”

    他一看来电显示,老四的,“上来吧,”电话里说。

    他抬头朝上看了看,估计老四这会正在六楼看着自己吧。

    这栋大楼,是典型的金字塔结构。

    一层是会客大厅和普通员工办公室,二、三层是德隆国际和友联管理的各个部门的办公室,四层为一些部门总经理和执行总裁办公住所,五层则是包括他们四兄弟在内的两个执委会成员办公地,六层是德隆最隐秘的地方——德隆经济研究所,德隆的资金指挥调度中心。

    老四现在,大部分时间都在资金调度指挥中心。

    他挂掉电话,朝上挥了挥手,可惜,自己带回来的,真算不上是一个好消息。

    贴身保镖也靠了过来,“唐总,你得马上上去,”

    “嗯?”唐万里哼了一声。

    保镖连忙靠近他小声解释,“又有一大拨记者马上会到,”

    唐万里也加快了脚步,但却忍不住恨恨的朝那边看了一眼,公司遭遇目前这样的困境,这些记者,绝对要负很大的责任。

    正是他们的一些道听途说,未经证实,似是而非的报道,让公司遭受了几起挤兑危机。

    老话说,婊子无情戏子无义,唐老大现在觉得,这话也可以换成记者无义。

    当初那些想方设法,想和自己拉上关系,用力鼓吹自己公司的记者,也是现在踩自己和公司最狠的记者。

    如果能再回到从前,我一定要跟冯一平一样,就不给这些记者有什么好脸色,就坚决对他们不假辞色,那些敢无中生有的,不论花多大代价,都要让他们再也吃不了这碗饭。

    当然,最可恨的自然是那个谁火就踩谁的所谓“狼”教授,就是他为了搏出位而写的那篇炮轰自己公司的文章,让本来高速稳健发展的公司,迎来了第一次挤兑危机。

    …………

    虽然周围有些冷清,但作为德隆目前最核心的办公场所,这一路,唐万里还是碰到了不少员工,其中的一些,虽然不太能记得起名字,但至少看起来挺眼熟,想来也是老资历的员工。

    只不过,在他看过去的时候,不少员工的目光有些闪躲。

    他有心说几句,最后在心里叹了一口气,算了吧,目前的这个情况,只说话有用吗?

    早些解决资金的问题,把欠发的工资补上,把一个个窟窿堵上,让公司再有序运转起来,这些员工自然不会走,包括那些已经被挖走的,还有可能再回来。

    在温度适中的大楼内,唐万里就这样披着大衣来到了6楼。

    在头寸室旁边的休息室,他看到老四疲惫的半躺在一张沙发上,面前是一杯浓茶,眼镜就放在茶杯旁边,这会正用双手揉着眼睛。

    “老四,让老三盯着,你抓紧睡几个小时吧,”

    虽然唐老大贵为董事局主席,但是他们四兄弟中,最核心的那位,自然是这位负责金融投资决策的老幺。

    他自己主要负责政府公关,老三万川主管财务。

    “不用,我一会洗把冷水脸就好,谈得怎么样?”

    虽然很非常关心这个问题,不然刚才也不会打那个电话,但是,这一路都是从各种危机中走过来的唐万新,此时依然连眼睛都没睁开。

    越是紧要的危急关头,越是能沉得住气,这应该是各领域成功人士共同的特质。

    “我摆出了我们的条件,结果,怕是不太乐观,”唐万里说。

    “为什么?是完全不感兴趣,还是担心我们,或者是担心其它的问题?”

    “我提出可以让出公司四成股份的时候,他明显是动心过的,”唐万里说。

    “哦?”唐万新终于拿开手,睁开了眼。

    胡子显然放任了几天,眼袋很大,脸色也不好,很憔悴的样子。

    “只是动心过?”

    “对,这位冯总,虽然年轻,看起来也是一位意志坚定的人,关于自己的公司如何发展,前面的路如何走,应该有很明确的规划,我们的这番事业,看来真的对他吸引力不大,”

    “我把资料留给了他,希望他看了以后,能改变主意吧,”

    但是唐万里自己对这话也没底,他也取下眼镜,闭着眼疲惫的靠在沙发上。

    “我想,如果我们的资产里,能有像网站类的高科技公司,这位冯首富可能兴致会更浓,”唐万新说。

    “不一定,”唐万里摇头,“这位冯总,看来并不缺发展的方向,很多机会,他并不是没有看到,只是,他不想做,或者,不知道是不是我感觉有问题,我总觉得,有些事,一些包括我们在内的很多商人都看重的生意,他不屑去做,”

    “不屑去做?哈哈,”唐万新哂笑了一下。

    如果是其它人说的,他一定会把这话当成是笑话,但这话既然是自己大哥说的,那就一定毫无虚言。

    唐万里想起冯一平对他和自家兄弟都看好的旅游业的布局,“他不但眼光长远,而且,总是能切中要害,抢在大家还没重视前就布局,”

    “想想这也正常,毕竟是大学就写出了蓝海战略的人,如何发现蓝海,没有比他更厉害的人,”唐万新把那杯浓茶捧在手里,他们两兄弟,现在好像都有些怕冷。

    “听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想见他一面,”他朝嘉盛大厦的那个方向看了一眼,“这么优秀的年轻人,我们以前怎么就没想着结识呢?”

    “不过,既然是这样的结果,那么,接下来的工作的重心,还是放在跟外资财团的谈判上吧,”(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