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的餐桌上,又多了一个人,除冯一平这个创始人以外,嘉盛集团最年轻的高管,不止依然胖,而且气势更壮,往哪一坐,都有武侠小说里所说的渊渟岳峙那般的高手气派的高志毅高总,也加入了这个大家庭。

    不过,在冯一平和金翎面前,高总那是一点气势都没有,又和以前的那个大学生一样,笑眯眯的说着近来工作上的一些趣事。

    有佳国际化,现在已经正式启动,冯一平跟唐家老大所说的泰国网点的建设,农历年后将正式启动,而掌舵的,就是高志毅。

    有佳年后的扩张,还不止这一个方向,海峡对面有佳开设的准备工作,也已经筹备完毕。

    “高总,好羡慕你,从明年开始,你就管一个国家的工作哦,”方颖芝说。

    “你可不要羡慕,这不是轻松的事,”金翎说。

    “对呀,所以才要高总这样的人过去负责,”

    高志毅看了好像在想着什么的冯一平一眼,“叫名字,叫名字,老板都在呢,叫职务担心罚款,”

    “再说,一个国家,只是听起来感觉大,真的论面积,还没有我们国家一些省份的面积大”

    冯一平笑了笑,“李嘉她什么意见?”

    “她啊,挺高兴的,说那边气候好,刚好,免得孩子一到换季,就总是小毛病不断,”

    “这个,真是有点不好意思,这几年,你们始终在一个地方安定不了多长时间,”

    “哪里,我们还真喜欢这样,一个地方呆得有些腻了,刚好去下一个地方,那些几十年如一日的呆在一个地方的人,羡慕我们羡慕得不得了,”

    “都说年轻的时候要忙工作,没办法到处转,刚好公司帮我们完成了这个愿望,”

    “这么一说,我也有点羡慕,”方颖芝说。

    “你也就在上海呆的时间长了点,”高志毅说。

    “嘿嘿,”方颖芝笑了,可不是吗,从加入嘉盛以来,她也跟着在省城、首都、SH之间辗转,而且还在上海有了一套自己的房子,这在几年前,那真是想都不敢想的事。

    “听说,上午唐家来求援?”刚好过来赶上中午饭的高志毅问。

    “都知道这个唐家?”

    “当然,天下第一庄嘛,”高志毅说,“800万起家,到现在一两百家公司,总资产过千亿,”

    “我听在证券公司工作的几个同学说,圈子里流行一句话,就是哪只股票被唐家看上,那就一定涨,‘逢唐必涨’,”

    冯一平看了金翎一眼,刚好金翎也看过来。

    这人,就是不能太狂,唐家都这样声名在外,把相关部门的脸面朝哪里放?不出问题才怪呢!

    “不是求援,他们是希望我们能对德隆进行战略投资,10个多亿,就能拿到4成的股份,”

    方颖芝忍不住也“哇”了一声,“好划算啊,”

    “从财务数据上看,确实如此,但是这样的投资,当然不能狭隘到只看财务数据,相关联的影响,才是最需要衡量的,”冯一平说,“香港的情报室正在核实相关的情况,同时也在准备方案,”

    “不过,起家只有800万,他们怎么这么快就能做到这么大规模?”

    参加工作到现在,虽然积蓄依然只有六位数,但800万这样的数字,对现在的方颖芝来说,至少不是可望而不可的数字。

    “他们的模式,简单得很,说白了,就是用金融杠杆来以小博大,”德隆模式,也是不少人想仿效的模式,对这个,冯一平两辈子都研究过,

    “比如:先掌握一家上市的壳公司,装入优质资产,大幅抬高股价,然后通过公开市场融资或者通过(大大升值了的)股票质押贷款的方法圈来大量现金,有了现金就可以控制更多上市公司,收购装入更多优质资产,”

    “每循环一次,控制的资金就可以成倍放大,几个循环下来,便能达到以一博十甚至以一博百的效果,”

    “怎么听起来,跟阿基米德撬动地球似的,”方颖芝说。

    “对,他们都用了杠杆,“冯一平说。

    “从有关报道看,德隆在一级和二级市场介入了多方面的操作,据推测应该运用了多种杠杆手法,惟有如此,德隆才能以800万起家,短短十来年中,打造出一个净资产几十亿,直接控制资产400亿、间接控制1200多亿的庞大帝国,”

    “真厉害,”方颖芝问,“可为什么他们现在遇上了难关?”

    他就喜欢看冯一平这样侃侃而谈。

    “坐庄,也是需要投入的,”冯一平说,“他自己下属的上市公司,比如我们都知道的老三股,为了让股价抬高,他们想了很多办法,但是,这股价炒上去以后,不管大市如何,就一定不能跌下来,因为他们可是以这高额的股价为基准,在多个金融机构融资来着,”

    “股价一跌,他们就要跟着另外提供抵押物,但是他们旗下的公司之间,各种担保关系错综复杂,想找出新的抵押物,实在太难,”

    “但人算不如天算,啤酒花事件引爆担保圈,牵连着XJ几乎所有上市公司的股票都往下挫,其它人还好,他们老三股的价格降不得,只能硬着头皮护盘,高价往里收以维持高价……,”

    “我估计现在啊,他们手里可能攥着老三股大部分的股份,这老三股加起来,市值可不少,填这个窟窿,就得花巨资,”

    “填这个窟窿的钱,是他们在外面花了很高的代价融来的,志毅应该知道,德隆系下属的那些金融机构,应该到处以高额回报来找资金,”

    “对,我听蔡磊说,德隆旗下一家信托公司经常给他打电话,现在许诺的回报,都到了22%,我都心动了,是不是要给他们一笔钱,”高志毅说。

    “你幸好没投,不然你会发现,你让他们委托投资的这些钱,多半会变成老三股的股票,而且是老三股的高价股票,”

    连方颖芝也摇头,“22%的回报,怎么可能?他们怎么会这么做,肯定会亏的嘛,”

    “这倒不是不能理解,有时从企业全局考虑,亏一点,其实关系也不大,让企业生存下去才是第一位的,只要企业在,亏了的钱,还有机会赚回来,只是,外面的报道对德隆各种不看好,我是担心,他们允诺的这么高的回报,估计也拉不到多少资金,”

    “还有,他们的摊子铺得太大,整合了那么多产业,要整合一个产业,至少也要投入50亿以上,而且这都属于长期投资,”冯一平摇了摇头,“这又得投入多少资金?”

    “还有由此而来的十几条资金链,一条缺几亿,加起来就是几十亿的窟窿,说实话,我这样算算,都替他们揪心,实业的回报有限,老三股的股票,差不多都握在自己手里,想炒都没办法炒,哪里来钱呢?”

    “我听说了一个消息,”金翎说,“就在不久前,他们向证监会打报告,希望将湘火炬和合金股份合并,”

    “哦,这倒是个办法,这样一来,又能拉高一次股价,他们也可以借机高位出手套现一部分,”

    “可是证监会马上否决了他们的提议,”

    “呵呵,也在情理之中,”冯一平说,“他们又不是国企,怎么可能在这样关键的时候,得到证监会的支持,况且,因为以前那些狂妄而不加掩饰的做法,证监会好像也不应该放他们一马,”

    “那这么说,他们一定会垮?”高志毅问。

    他神情同样有些沉重,毕竟是一家这么知名的公司,如果也说垮就垮,那对所有的商人,都会是一个震动。

    “我不确定,但是,我能猜到他们垮台的征兆,正常来说,他们话里巨量资金持有的老三股股票,还不能抛,一抛,股价必然下降,股价一降,就连带着一系列的问题,”

    “如果哪一天他们抛售老三股的股票,那怕就是崩溃的前夕,”

    “所以,你其实对唐家的提议,一点都不感兴趣,对吗?”金翎问。(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