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八部》里,鸠摩智提出用少林寺七十二门绝技的功法,来换六脉神剑,枯荣大师全然不为所动,连自家祖传的功夫都学不好,得到少林寺的功法再多,再精妙,又有何用?”

    听他突然往武侠小说上扯,几个人都停住了筷子,听他说完,自是都明白了他的意思,对啊,德隆是很厉害,他们整合的那些产业,是很有前途,但是自家在做的这些事,在外人看来,哪一样,又不是前途无量呢?

    只有金翎嗔了他一眼,“搞得就和老马上身一样,”

    “好吧,那我换个说法,刚改革开放的时候,一个炒瓜子的,因为做出来的场面太大,赚的钱太多,就几次惊动中央领导;我还知道一家公司,只做锡纸,就专门为这个做配套,”他指了指桌上的绿箭口香糖,“这不起眼吧,但是那家公司一年的产值,就轻轻松松好几亿,”

    “一个瓜子,一个锡纸,都是小项目,做专了,做精了,都有那么大的市场,我们现在也已经是一个多元化的公司,涉足的哪一个领域不是前途远大?再去收购一些不相关的产业,就一定能做得更好?”

    “你这是狡辩,”金翎马上说,“如果你同意,我们只是投资德隆,要是省事,其实只要派人加入他们董事会就好,又不用我们自己经营,德隆的执行力,也是有目共睹的,哪会影响我们自己的项目?”

    “好吧好吧,”冯一平举起手来,“我是有你说的那么点意思,嗯,我是想让大家知道,好多时候,繁花渐欲迷人眼,你今天可能觉得,这个方向挺不错,明天又会发现,哟,那个项目也真挺好……,到后来,德隆就是最好的例子啊同志们,”

    “金总,understand?”

    一家公司不管实力如何强到天际,总是有上限,所以到后来,对高层来说,取舍很重要。

    如果不懂得取舍,那就不只是贪多嚼不烂的问题,而是可能会连原本的主业都会受到牵连,或者最后干脆像德隆一样,扩张无度,导致出师还未捷,却可能身先死。

    “你说的有道理,”金翎郑重的点了点头。

    但转眼就说起了另一件事,“我突然想起另一件事来,一个人,喜欢一个女明星,那还算是好事,要是喜欢所有漂亮的女明星,而且都还想把她们一股脑给抱到家里去,那就是取死之道,”

    大家都笑了起来,“谁会这么狂?”高志杰笑着问。

    金翎笑而不答,却有意无意的看了冯一平一眼,见他正在低头认真的对付一块排骨,两只筷子好像都不够用,大有要上手的趋势。

    刚刚还语重心长,谆谆教诲的冯一平,在她说起这话的时候,就悄悄低下了头,没办法啊,人家说得好有道理,他只能无言以对。

    我就知道,绝不能在女人面前说这样的话,我那天怎么偏偏就说了出来呢?

    他现在有个深深的担忧,这个梗,金翎怕是会一直提起来。

    唉,出言不慎啊!

    方颖芝觉得金翎语有所指的样子,但一想,不会啊,一平他对明星,好像从来不敢兴趣,不然,去年那位知名花旦那么明显的勾搭,他怎么会置之不理,完全不为所动?

    她却不知道,她这位年轻的老板,不但要把公司国际化,他对女明星的品位同样也很国际化,他向来就看不起那些只会挑窝边草下手的港台富豪,意淫的全是那些胖瘦得宜,又有万种风情的欧洲和好莱坞女明星。

    至于怎么个胖瘦得宜,哪些地方该胖,哪些地方该瘦,嘿嘿,你懂得!

    但此时的方颖芝也觉得可惜,学会计的,难免总是看重数字,“这样送上门来的机会,我们就这样回绝了,真的好可惜的感觉,”

    “我们看看香港那边会做出什么样的报告来,”

    冯一平把这个看似不起眼,实则很重要的情报收集和分析机构放在香港,自然有他的考虑。

    一是以香港国际***的地位,在信息搜集,尤其是国外的信息搜集上,比在内地方便,有优势,我们不得不承认,在很多信息的获取上,香港还是要比内地容易。

    其次,他也有些其它的考虑,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这话确实是没错的,有时候,有些事,真的在外面才能看得更清楚。

    “不管最终我们介不介入,我希望,总部能组织所有的高管,认真的思考我们能从这件事里吸取那些经验和教训,当然,目前来看,他们能留给大家的,怕也只能是教训,”

    这话自然又是一次否定。

    “可是,他们参股的那么多银行,”金翎主要不舍的,是这个。

    作为哈佛商学院毕业的MBA,金翎非常明白金融机构对一个有志于有大作为的公司的作用。

    纵观美国的经济史,不管是钢铁大王卡耐基还是石油大王洛克菲勒,他们整合产业的过程中,无不得到了自己控制的银行的支持。

    而德隆目前控制的这十多家金融机构,已经有了一个金融帝国的雏形。

    “不要想太多,”冯一平提醒她,“我会很高兴成为一些银行的股东,但是,也仅就如此了,”

    德隆落到今天的地步,和银行趁他上楼抽梯不无关系,当然,一定程度上,这也是德隆咎由自取,他们太高调。

    虽然他们可能是为了多吸收资金,不得不高调,但是,在国内,有两个领域,绝不可能出现民营资本背景的“帝国”。

    一个,是宣传领域,一个,就是金融领域。

    至于前者,很好理解,在国内,达不成这样的目标。

    总有些人YY,如果自己拥有了一家社交媒体,该有多么牛,可以随心所欲的在上面发布对自己有利的消息,想怎么攻击跟自己不对付的人,就怎么攻击,这样的人,这样的想法,那真是图样图森破。

    至于后者,冯一平同样很清楚。

    后来实力那么牛,每天过手的资金近千亿的老马,不过是在银行业撕开了一个小口子,后来的事大家也都知道,不少在使用了他家的服务后,吃方便面时可以加上一个茶叶蛋的人,没高兴多久,额外的茶叶蛋又吃不起,监管机构,完全站在国有大银行那一边,几纸通知下来,那么牛的老马也只能束手。

    加上现在的德隆,他们在金融业的一些运作,本来就有瑕疵,即便没有瑕疵,那在相关机构和国有大银行眼中,德隆的那些家伙,妥妥的绝对是“站在门口的野蛮人,”

    如果实力比德隆系更强的冯一平接手德隆在金融领域的那些公司,那怕更是会让那些银行马上紧张起来,相信相关的反制措施,会更强有力。

    再不谦虚,再有自信,冯一平也能清楚的认识到,现在的自己,不论是在实力上,还是社会影响力上,都还不能跟后来那会的老马相提并论,所以,金翎的遗憾,那也只能是遗憾了。

    其实对这一块,冯一平也是老不舍了,那可是银行,玩钱的银行,后来也难有机会进入的银行,但是,又能咋个样呢?

    …………

    也许是早有准备,情报室的相关报告,在第二天下午,就送抵了冯一平的案头。

    这会金翎倒不着急看了,不过,看着冯一平慢条斯理的,一页一页的慢慢翻,她又有些按耐不住,“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好建议?”

    “你绝对想不到他们建议我们最应该接手的是什么生意,”冯一平使坏,不把那报告给她。

    “什么?”

    “他们建议我们接手德隆在罗布泊那个不毛之地的钾肥项目,”

    “钾肥项目?”金翎看唐万里提供的资料时,对那个项目是一扫而过。

    “对,钾肥,他们对那个项目有很全面的了解,那是亚洲最大的钾盐矿床,构造面积达1万多平方公里,探明钾盐工业储量2.99亿吨,经测算,保守估计,它潜在的经济价值也超过5000亿元,”

    “我们是世界上钾盐使用的第二大国,但国内矿产分布的现状又是多氮、贫磷、缺钾,磷将将可以自给,而钾的自给率只有30%,今年,估计国内钾肥缺口将达600万-700万吨,每年要花费上亿美元进口钾肥,而目前国内市场上,钾肥每吨净利润约为1500元人民币,”

    “净利润?”

    “啧,对,净利润,”冯一平也不由得动心了,和这个一比,那些玩煤的老板,完全不是个啊。

    一年就是生产100万吨,那也就有整整15个亿的纯利。

    而且这玩意还会一直不愁销路,多好!

    金翎眼睛马上亮了一下,“谈吗?”

    “还没说完呢,如果拿下这个,再去拿下一家磷矿,有钾、有磷后,氮肥企业‘杀价’可得,之后顺势进军复合和复混肥,这个链条打通,那我们就将成为国内甚至全球化肥行业的领先者,”

    “谈吧!”金翎她已经有些摩拳擦掌的意思,大有冯一平一点头,她现在就主动去德隆大厦的意思。

    冯一平看了她一眼,“还没完呢,”

    他轻轻的翻过那一页,“前提是,你能从当地有军职的地方政府,也就是指挥枪的生产建设兵团手里把这块肉抢下来,嗯,还要加上一直心有不甘,现在更是虎视眈眈的国投,”

    “哦,”金翎一下子蔫吧了下来。

    是啊,这样的好事,怎么可能轮得到他们。

    “嗯,关于金融,”冯一平一目十行的看完,“你也可以把那些心思歇了,”

    “原来相关机构早就采取了措施,看来,有些人是在坐等德隆垮台,所以啊,至少在国内目前的大形势下,那些靠金融成功扩张的民企,最终也将死在金融上,”

    金翎有些小不爽。

    “好消息是,我一直在让睿远吸纳相关银行的股票,你放心,我保证,以后一定能让你加入一家知名银行的董事会,”

    他相信,随着谷歌成功上市,随着自己在美国公司发展得越来越壮大,跟华尔街的关系越来越好,后来的那些银行在境外上市,肯定会先找自己私募。

    金翎笑了一下,“那他们其它的那些产业呢?”

    冯一平摇了摇头,“都差不多,好多公司在留着哈喇子等着呢,”

    金翎叹了口气,“那算了,为这些跟他们抢,犯不着,只是,可惜啊,”

    对啊,冯一平也真的是觉得可惜。

    如果德隆是在韩国,没准真能成为三星那样的财阀,因为韩国政府,对大企业非常支持,不然也不会有后来那么牛的三星。

    “也不是没有,德隆旗下的酒店,哦,都在他们起家的地方,一家三星,一家四星,当然,这家四星的他们肯定不会卖,那是他们原来的总部,是门面,”

    受到他的提示,金翎眼睛又亮了起来,“对,还有他们的德隆大厦,”

    不知不觉的,她也已经赞成冯一平的不介入方针。

    事物总是两面的,德隆的劫难,就是有些人的盛筵,对现在的嘉盛来说,没必要一次性得罪这么多人。

    “哎,你好意思现在跟他们谈买德隆大厦的事?”

    “对,”金翎不好意思的笑了,人家还没倒呢,你就准备抄家。

    至于以后,冯一平摇了摇头,德隆大厦的归属,他恰好知道,这也是他决定不介入的一条主要理由。

    在06年,在拍卖会上,只花了两分钟,德隆大厦被以起拍价拍卖给了现场唯一举牌的公司,而该公司的大股东,是大厦所在地的财政局。(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