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六章 无奈的惋惜

 热门推荐:
    报告上接下来的一些情况,倒是让冯一平稍安心了些,原来在转让德隆股份方面,那几兄弟并不只找了他。

    当然,让他稍微有点成就感的是,在国内,德隆只找了他。

    但与此同时,他们也在和多家外国财团接触,得到的资料表明,谈得最深入的,是汤姆逊财团,也就是让TCL集团的国际化战略受挫的那家法国财团。

    情报部的工作做得不错,居然都打听出来,德隆和汤姆逊谈判的条件是:10亿美元,受让德隆系44%的股份,资金在6到8个月内到位。

    其中有一条重要的规定,这笔资金中的一半,可以用来偿还现欠债务。

    这自然不是德隆给他的条件太高,恰恰相反,唐家老大给他的条件足够好,等于是还没怎么谈呢,就差不多把底线告诉了他。

    这也说明,他们确实已经拖不起了。

    知道这事,也让冯一平感觉好受了些。

    如果德隆只找了他一家,但他就这样毫不犹豫的一口回绝,心里多少会有些歉疚,现在这样挺好,自己并不是德隆唯一的救命稻草,除开自己,他们还有其它的选择。

    想想其实也挺正常,这样关系到身家性命的大事,德隆想来也不会再一棵树上吊死,至于他们为什么找那么多外国财团,现在倒也很好理解。

    他们肯定非常清楚面临的情况,所以,找外国财团介入,也是想让有些人吃相不要太难看,或者是提醒他们,现在还不用要太着急。

    毕竟,知名的外国财团在国内投资如果遇到什么问题,就直接跟我们国家在国际上的投资环境有关。

    早这样可能关系到国家在国际上招商引资的大事面前,相信那些在等着的,也不好太过分。

    冯一平奇怪的是,这样看起来会不错的一个路子,怎么后来也没走通呢?

    诚然,哪怕汤姆逊的这10亿美元,都给德隆还债,也不一定够用,但是,这个时候,不管是汤姆逊,还是冯一平对德隆的投资,关钱的事,但又不止关钱的事,象征意义很大。

    在报纸上各路砖家评论德隆究竟能撑多少天的时候,突然,国际知名的财团给德隆投资,这肯定能给德隆的很多用户和债权人信心,他们有了信心,就不会去逼债,不会去争着把放在德隆那里的资金抽回来,那德隆没准能缓过劲来。

    但是,最后这事为什么没成呢?

    “你看吧,”冯一平把那份报告递给金翎,连小巧的密码箱也一起推了过去。

    在他的设想中,这个知道的人并不多的情报室,最后要演变成一家智库,首要的,当然是为自己和嘉盛服务,但同时,也能为其它机构提供有偿咨询。

    金翎马上接了过去,挂在前沿杂志下的情报室和李睿远的投资公司,是唯二的两家冯一平自己掌控的公司,对她只有通报的义务,不会具体汇报。

    所以她看得比较仔细。

    看了一会就叹了口气,“这钾盐矿,果然是不用惦记,”

    只要是关于矿的事,那就没有简单的。

    罗布泊钾盐属于巴州,而它的实际经营地点在哈%密。

    开采巴州的矿,在哈密经营,相关税收上缴哈%密了,这样巴州政府肯定不高兴,为了两全,德隆与巴州政府共同成立了巴州矿业,并以巴州矿业为控股。

    项目启动时,罗布泊钾盐公司股本金是7025万元,其中巴州矿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以现金3600万元出资占股51.25%,哈%密金矿以现金1500万元出资占21.35%,德隆(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现金700万元出资,占9.96%。

    这样的股权设立,本来就是平衡地方利益的结果。

    所以嘉盛想接手,首先要征得两地政府的同意,德隆现在是这么个情况,地方政府的话语权自然会加大。

    尤其是现在的钾盐矿,可不是当初的不毛之地,生产基地已经竣工,硫酸钾生产的全部工艺流程已打通并成熟,并且已经成功试生产了几万吨,余下的事就是扩大产能和配套了。

    地方政府也不傻,自然不可能不知道自己怀里的是个金娃娃,想摘桃子,没那么容易。

    嘉盛这个时候接手,不管付出多大代价,估计都少不了趁火打劫,进而是贱价购买国家优质矿产的嫌疑。

    何况还有本来就一直在旁边觊觎的国投。

    “要说这国投也真是让人无话可说,当初他们也看中了,愣是让德隆抢了先,”金翎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

    “不论是前期的调研还是后期决策,国企的效率,你还不清楚吗?”

    “你说,要是让唐家兄弟这样的人去掌管国企,会不会早就出了更多世界一流的公司?”

    “哪有那么简单,他们这是为自己干,所以才那么卖力,等他们到了国企,赚的再多,或者亏的再大,都不是自己的钱,他们会像现在这么拼命?”

    “我看,说不定还不如现在的这帮人,”

    金翎很是沉默了一会。

    毕竟,她自己也有在国企工作的经验。

    之后,她翻得很快,末了把那份报告合起来,“啪”一声塞到箱子里,“你说得对,他们在金融方面的公司,也不用惦记,国内还没这样的气候,”

    报告上提到的资料表明,别说德隆想设立汽车金融公司申请未被证监会批准,对南京某信托公司的控股计划也被亮起红灯,自从2002年春,他们又间接收购了某家商业银行之后,相关部门马上决定,在德隆的帐号或者与它相关的帐号上的资金出入,超过100万元以上的,必须在人民银行备案。

    这样做,也别说企业的商业秘密或者隐私什么的,说得不客气点,这妥妥的是嫌疑犯的待遇。

    更别提非典期间,银监会、证监会和财政部三部门组成联合调查组,大张旗鼓的对德隆进行了调查……。

    还有,这几年,德隆一直是证监会的重点监控对象,每年都有超过30名审计师轮番出击,每年最后出具的相关报告,都在1500页以上。

    这点,似乎表明了中国证券管理层一直在默默尽忠着自己的职守,但奇怪的是,为什么德隆的那么多违规行为,还是没有被制止?

    如果监管者没有有效、及时的校正相关过错,就不能促使这些违规机构用正当的方式去扭转经营不善的局面,反而会让它们以为这些不当方式是可以的,然后自然可能出现更大的风险。

    德隆违规经营的问题并不是突然出现的,其实一直都有,如果相关部门在监管过程中,能够更早地采取管制措施,哪怕是被迫的,被动的,德隆的问题也不会积累得如此严重,也不会走到今天这般境地。

    为什么他们之前在明明掌握了相关情况以后,一直不发声?

    这其中的关节,金翎懒得去想。

    “那么,现在就给他们回话?”金翎还是有些惋惜的看了那份报告一眼,不知道是惋惜德隆呢,还是惋惜自家没有这样的机会。

    “回话吧,让他们好好用心写,多写几句,你把把关,”冯一平看着窗外说。

    “今年,可能不是一个好年份,”他好像在自言自语。

    今年对民营企业家来说,应该不是个好年份,有德隆的事在前,关于原罪的讨论又一直在继续,由此看来,在今年,国进民退会是可以确定的大趋势。

    “你说说什么?”金翎问。

    “没什么,顺道提一句,我们旗下的智库,会免费给他们提供一份当前情况下切实可行的计划,供他们参考,”

    这也算是自己尽一份力吧。

    “计划的内容你不用担心,相关的梗概,我会发给情报室,”

    “还有,你确定不跟我去海边晒太阳吗?”(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