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隆大厦六楼,走廊的尽头,好像是一块禁地,这一层本来就不多的员工,这会无不尽量离那边远一些,就是一定要到那附近的办公室,不论男女,无不静默不语,蹑手蹑脚。

    友联王总经理看了眼手里的快递信封,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过去,“唐总,”

    “嗯?”就穿着一件蓝色毛衣,双手抱胸,一只手夹着烟的唐家老四回头看了一眼,“什么事?”

    “嘉盛送来的,”

    唐万新脸色不太好。

    这样的回复方式,多半是没有继续深入谈下去的意思。

    他用手扇了扇身边缭绕的烟雾,接过那个轻飘飘的信封,顺道把还没抽完的那半支烟递给自己的得力手下。

    但里面并不是常见的打印件,居然是难得的手写信,“唐总台鉴,知悉贵方与汤姆逊财团洽谈顺利,余深感欣慰……,”

    唐万新摇了摇头,这些事,果然是瞒不住那位年轻的首富。

    也是,如果因为人低调,就认为是好糊弄的,那就是侮辱大家的智商。

    冯一平在亲笔信中简要解释了自己目前的难处:收购奈飞,目前正在走最后一步程序,25亿美元的现金,几乎掏空了所有的现金筹备;农历年在即,年终奖又是一大笔支出;为了迎接春节和节后的销售旺季,便利店需要增加库存,下属所有的生产厂,同样也要备货……。

    这么多额外支出叠加在一起,但是银行现在又只收不贷,所以,他目前也实是有心无力。

    “商贾之路,向来大不易,诚望兄此次安然度过,他日我等出入相友,守望相助,”

    “商贾之路,向来大不易,此次之后,望兄且行且珍惜,”

    虽然和自己预料的一样,不是利好消息,但是,以他们和冯一平的交情,冯一平能写这样一封情真意切的亲笔信来,已经很够意思。

    他能猜得到冯一平的理由,多半有些不实之处,但是,加上这次收购奈飞要准备的资金,他去年在美国收购和投资上的支出,合计就接近35亿美元,虽然肯定还留有余力,但想来也不会太多。

    况且,也没有道理指望这样一位在几天之前,连面都没见过的人,为了帮助自己而倾囊相授。

    自己人知道自家事,他也清楚,设身处地的替冯一平想想,换做是自己,在现在这样的情况下,确实很难做出投资的决定。

    连负债多少,净资产多少,有多少被抵押都搞不清楚的情况下,怎么可能投资?

    同样的情况下,换做是自己,顶多怕是隔几天来个电话回绝一声了事。

    而且,冯一平在信中也提了,会针对德隆目前的状况,给他们出一个可供参考的解决方案,这也是一个大人情。

    这样的时候,一条可行的路子,可能比现金支援还要宝贵,而且,众所周知,冯一平的眼光,那是出了名的好,说不定,真给自己找出一条能趟过去的路来呢?

    只是,他重复着最后的那句话,“且行且珍惜,”这话里,多少有些教育的意味在里面,所以让他有些不喜。

    这话是冯一平在金翎的反对下,特意加的,他就是想敲打一下。

    俗话说,可悲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德隆走到现在的地步,虽然有客观的原因,但他们唐家四兄弟,自然也难辞其咎。

    他们疯狂扩张,褒义的解释是有雄心壮志,但是,不惜一切的疯狂扩张,那只能说是贪婪过度。

    …………

    首都,正在各个部委里寻求帮助的唐万里,接到了四弟的电话,想到之前看到的那些部委里昂头来去的办事员,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同样是一面之缘,这人跟人的差距,确实不一样,所以,这首富才是首富,而办事员就是办事员。

    因为已经有了预判,所以他其实并不太失望。

    而且虽然结果不理想,但冯一平至少处理得很有章法,也算是很给面子。

    理由也站得住脚,不管是他自己现在困难,还是德隆跟汤姆逊目前看起来进展不错的谈判,都真实无误。

    他拿出手机,拨打冯一平的电话准备亲口说声谢谢,但传来的提示音是,“对方已关机,”

    …………

    冯一平此时,正在前往HN的路上。

    他此行,自然不是来度假的,下飞机伊始,就和专程迎候在这里的徐斌一行人,匆匆赶往海府路。

    在省政府大楼前刚下车,就有一位穿着蓝西装的中年人快步走出来,“冯总好,徐总好,二位请跟我来,”

    接下来,本省的两位主要领导,将第一次跟他会谈。

    因此也可以说,他收购奈飞的举动,至少在国内,是打了一个大广告,让很多人清楚的知道了嘉盛的雄心和实力。

    正因为如此,本省领导才会在年底这么事多的时候,抽出时间来见他这个其实已经在这投资了好几年的商人。

    两场不系领带的会见,耗时并不长。

    其实与其说是会见,不如说是双方见个面,认识一下。

    冯一平向领导们汇报了嘉盛近期的重点工作,省领导自然也表示肯定和支持,免不了也向他推介了本地的特色资源,尤其是旅游资源。

    对这样的问题,冯一平现在应付起来不要太驾轻就熟,“我们非常喜欢……,我们一定会认真考虑……,”

    当然,最后他还是说了一句实话,“嘉盛酒店事业部,将加大对本地的投资,”

    毕竟这里是国内的知名旅游目的地之一,不管是快捷酒店还是五星级的假日酒店,都会很有市场。

    加起来盘桓了两个半小时,之后,湾流继续南下,抵达此行最后的目的地,三亚凤凰国际机场。

    …………

    “尽量快一点,”坐上酒店派来的劳斯莱斯,冯一平忍不住催促了一句。

    是的,这是集团第一次购入劳斯莱斯,而且一买就是两辆。

    冯一平这样的家伙,巴不得到处都有自己的房子,但是也有些富人,度假的时候,就喜欢住酒店。

    这边嘉盛假日的总统套,和那几套海景别墅,就一直没有空置过,为了和住客的身份相配,这才特批采购了这两辆劳斯莱斯银天使(Silverseraph)。

    需要身份审查这些小事不说,值得一提的是,这是劳斯莱斯第一款在内地销售的车型,这也可以说是最后一批正宗英式风格的劳斯莱斯。

    因为推出这款车之后,它就被德国宝马收购。

    从它以后,我们内地的富豪,只能买到掺有欧洲大陆风格的Rolls—Royce了。

    车的引擎盖采用三段式设计,看起来挺像辉煌了半个世纪的奔驰E级W210,但是和SilverSeraph的优雅、大气比起来,奔驰的设计简直就是还未出师的学徒的家庭作业。

    宽宽的椭圆形大灯如同卫兵伫立在“万神殿”两旁,在两侧隆起的波峰前点缀着完美造型的雾灯……。

    虽然冯一平,觉得这辆车不如后来的幻影豪华,但是只要你站在它身边,依然会沉醉在这辆银色天使的羽翼下……。

    虽然这两辆加起来,还不如他一辆也是深度定制的迈巴赫贵,但是,大多数人就是喜欢这个调调,认可这块牌子。

    大老板提了要求,司机自然是使出了全部本事,又快又稳的朝酒店疾驰而去,只是,冯一平看着外面温暖的阳光,忍不住想,两辆里面,好像应该买一辆敞篷的,就像自己的雅俊一样。

    …………

    酒店门口,穿着红制服的门童老远就看到了这辆车,大老远就迎了过来,本来打算自己下去的冯一平,不得不享受了他一把护卫下车的服务。

    但是,一向对员工和蔼的冯一平,此次只对门童匆匆点了点头,就快步走进大厅。

    他有些激动的朝前台看了看,但是,不在?

    徐斌不知道他在找什么,放下手机,“一平,大家在会议室等你,还有,电话会议也已经准备到位,”

    冯一平只得说,“好吧,去会议室,”

    但在会议室门口,他却碰见了一个熟人,刘媛媛依然在负责会场布置,而在会议室里,他又看到了久违的黄玉瑾。

    这是黄玉瑾加入公司后,他们第一次见面,冯一平不用问就知道,与跟在她老爸黄冠福身后打理自己生意时不一样,这位现在感觉挺好,从她眼睛里的兴奋激动就看得出来。

    虽然一开始,冯一平好像在想着什么事,稍稍有点不在状态,但是很快,随着酒店事业部一个个具体问题的提出,他迅速心无旁骛起来,等会议最终结束,已经到了下午五点。

    匆匆上楼洗了把脸,匆匆的打着视察的旗号,到餐厅转了一圈,然后再匆匆下到大堂,他依然没能可能到自己想见的那个人。

    这是早退了,或者是,知道自己要来,所以又请假了?

    冯一平朝徐斌摆摆手,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踢踢踏踏的朝沙滩上走,也许,是会议结束得太迟,她回宿舍了吧。

    …………

    沙滩松软温热,按理刚从寒冷东部过来的冯一平,应该感到高兴,但他却有些烦躁,看了一下手机,已经拨打了十个电话,那边还是一个没接,短信,自然也是没回。

    他还是笑着跟沙滩上几个认出来自己的游客打了招呼,还跟两拨兴奋得哇哇叫的女孩子合了影,之后一示意,欧文带着两个保安,隔开了那些想和冯一平亲密接触一下的游客。

    看着年轻的首富,就那么提着鞋子,卷着裤腿走在海边,大家也表示谅解,看他一副思考重大问题的样子,那还是不要打扰了吧。

    要说这年轻的冯首富,一严肃起来,气场还真挺足,就是没有保安在中间隔着,有勇气上去跟他打招呼的人,应该也不多。

    虽然是同一个太平洋,但冯一平就是无由的觉得,这里的海,就是比旧金山的好看,这里的人,看着也就是亲切。

    嗯,亲切?

    他又一次驻足,看向那个刚才扫了一眼的人。

    那是一个盘腿坐在沙滩上,用一本读者挡住脸的女孩子。

    他慢慢走过去,明显看到那举着杂志的手动了一下,然后杂志离脸更近了,恨不能就盖在脸上。

    离着还有两三米,“嗨,”冯一平叫了一声,那边没有动静,冯一平也不急,就那么静静的站在那,就在他准备坐下来的时候,可能是手酸了吧,那本杂志终于放在膝盖上,“你来了,”张彦只瞄了他一眼,就看着旁边说。

    “对,已经开了几个小时的会,”对于这样看来刻意的冷漠,冯一平也不在意。

    “你晚饭还没吃吧,饿了吗?”

    “没胃口,”

    “刚好我之前也是,”冯一平朝前面示意了一下,“那就走走?”

    张彦是真心不想陪他在沙滩上漫步,但好像又不由自主的跟了上去,当然,依然保持着三米以上的距离。

    冯一平在前面走走停停,有时站在那说几句话,有时就只站在那笑,张彦觉得这一点也不好笑,但是,好像这样走走,比自己一个人坐在那,感觉是要好不少。(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