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路上摄制组大小近十辆车组成的车队,此时也在前往酒店的路上。

    当然,他们自是没有入住自家假日酒店的待遇,在外地拍摄期间,有怡佳的地方,自然是住怡佳,怡佳暂时没发展到的,就找跟怡佳同等价位的酒店。

    到三亚之后,他们住在市区的怡佳快捷酒店,只是,每天收工之后的这餐饭,都安排在假日酒店的员工餐厅。

    只是不同于平日收工后,大家在座位上各自昏睡,今天的车队比较欢乐。

    摄制组的灵魂人物,长腿张妹妹,往日这会都在脸上敷一张面膜跟周公谈心,这会虽然还是敷着面膜,兴致却很高,面朝后跪坐在座位上,手舞足蹈的带着大家一起唱歌,“日落西山红霞飞,战士打靶把营归……,”

    就像生怕大家不知道她是从部队大院出来的一样。

    但是看她的样子,还真不像是打靶归来那般已经兴奋激动过后的状态,倒像是在憋着劲去打靶的路上。

    车上的人,也都是跟她差不多的状态,不知道是不是今天的拍摄任务比较简单,总之,大家的精气神都挺饱满,边唱边跟旁边车上的同事逗趣。

    旁边的车上,马上不甘示弱的唱起了“万泉河水清又清,”很快,下一辆车另起一首,“我爱五指山,我爱万泉河,”……。

    一个负责娱乐大众的在路上综艺摄制组,这会居然在路上变成了红歌会会会,那些跟车的本地真爱粉们目睹这一幕,全都有些懵,这是咋作做的(怎么了)?

    这自然是因为这些在很多人眼中,已经是明星的家伙,将要见到自己心目中的明星。

    “老张,能不能快点?”长腿张妹妹也催促起司机来。

    “得勒,”老司机老张爽快的答应了一声。

    …………

    沙滩上的气氛尴尬而和谐。

    张彦是真不想给冯一平好脸色看,她觉得自己也不该给他好脸色看。

    冯一平也有这个自觉,不指望能在她这得到什么好脸色,凭自己的所作所为,也确实不应该得到好脸色。

    但是,只要跟她在一起,跟这个现在跟记忆中完全一模一样的姑娘在一起,他就感觉无比的安宁,至于有没有什么好脸色的,重要吗?

    何况,他已经不止一次的留意到,张彦脸上那一闪而逝笑意。

    是的,张彦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明明感觉要离他远远的,但是,听到他回国的消息后,就忍不住猜他什么时候会过来——这事她相当确定。

    知道他真的要过来,又不想让他那么轻易找到自己,看到那辆车停在门口,连忙闪到旁边的休息室。

    之后提前几分钟下班,但又并没有回宿舍,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溜溜达达的走到沙滩上——她同样确定应该也会在这遇见他。

    说白了,她现在还是阅历不深,刚二十出头的姑娘,藏不住什么事,她现在的这些举动,老司机一看就明白,那就是个小姑娘在使小性子。

    看着他完全没以印象中的那种谦逊,但是又极自信的神态,神采飞扬的说话,也不像是一个曾经的畅销书作家,而是就像一个他这个年龄的普通人,用略显干巴的花语,说着他觉得遇到的那些有趣的事。

    看着他在自己听了之后的冷淡反应下,说起一件又一件,看着他施施然的背着手的神态后的小心,张彦有时就感觉极不错,就有些忍不住笑。

    但是往往一笑之后就觉得,这不应该是我应有的反应,于是笑容又被强行憋了回去。

    但是她的这些反应,又哪里瞒得过对她再熟悉不过的冯一平?于是更加卖力的说个不停,哪怕她现在依然表现得冷冷的,漫不经心的,非常无所谓的,但是冯一平相信,只要自己努力,量变总会发生质变,总有一天,她脸上会绽放自己期待的那个笑容。

    两个人就这样刻意的保持着一前一后的距离,尴尬而和谐丢在沙滩上相携前行,两个人都觉得,好像这样一直走下去,也挺不错……。

    “真就这样,硅谷的那些大佬,有些时候看起来,就真的像小孩子一样可笑,头天还客客气气的排排坐吃果果,第二天可能就风云突变,不但见了面也视而不见,还恨不能扯着别人的衣服喊,‘把昨天吃我的零食还给我,’”

    说到这,他楞了一下,好像国内的高科技圈子,也是这么回事,宝、东的各种明站暗战、BAT的各种明里暗里的较劲、互联网老人雷布斯的颠覆崛起、周红衣的差不多挨个叫板……,还有从制造业乱入的董小姐……,同样不消停。

    往往头天还在台上握手言欢,你搂我抱的秀恩爱,隔天就互相指责,翻书比翻脸还快。

    也许,现在在国内高科技领域也算大佬一个的自己,能不像他们那么幼稚,顺带着能把他们的争斗水平,至少从幼儿园提高到小学?

    絮絮叨叨的冯一平住了嘴,张彦有些不习惯,他看冯一平站在那里皱眉想着什么,想着他现在的时间这么宝贵,还能这样陪自己闲聊,心头就不由得愈发暖和了些。

    “哦,”冯一平看了看表,“已经六点多了,我有些饿了,你呢?走吧,一起去餐厅吃点,”

    “我工作服还没换,”张彦说。

    她之前没到下班时间就提前离岗,走得又急,这会身上穿着的,还是酒店的制服。

    那就是至少一起回酒店呗。

    两人回头朝酒店走,只不过,这一次,是张彦在前,冯一平在后。

    回来的路上,冯一平明显对那些认出自己来的人客气了些,还会主动挥手跟他们打招呼,“大家好!”

    沙滩上那些男的女的,经商的不经商的,顿时欢呼声一片,不少人脖子上挂着的相机,又找到了用武之地,来一趟冯一平旗下的酒店就碰到冯一平本人,就跟去了一趟温莎城堡,就恰好见到了女王一样难得。

    至于前面那个穿酒店制服的姑娘,大家都不在意,那或许是酒店派来请冯首富去吃晚饭的吧。

    …………

    一进酒店大堂,冯一平就被徐斌他们簇拥起来,他看着张彦加快脚步扇进了电梯,不由得有些无奈,看来在这,她是一定要跟自己保持距离。

    “一平今天这么好兴致,散步这么久?不是我们拦着,摄制组的那帮人非得到沙滩上找你不可,”徐斌说。

    “还是家乡的沙滩好,不知不觉的就走了这么长时间,”冯一平笑着跟他们走进餐厅,然后,马上就被欢呼声包围了,“一平来了,”“一平回来了,”摄制组的那帮人喊。

    “师兄,”长腿张妹妹带着一干人走了过来,“难得请我们吃餐饭,还是在公司餐厅,你自己却迟到了,好意思吗?”

    冯一平扫了一眼,发现张彦正拿着餐盘,加入刘媛媛的那张桌子,“是啊,为了表示诚意,我去海钓来着,但是,却没有什么收获,不过,我这一脚的沙子,也算是满满的诚意,对不对?”

    那边张彦的勺子,突然在餐盘上狠狠的刮了一下,“没事吧张彦,”刘媛媛问,“你今天好像有什么心事?”

    “哪有?”张彦摇头。

    心里却在想,海钓,钓鱼,你说我是鱼吗?

    “吃我们其实不在乎,只是师兄,你这是第一次亲自关心和慰问我们摄制组,你不会就这么一餐饭就把我们打发了吧,”

    “就是,就是,”小张妹妹旁边的那些女孩子齐声帮腔。

    她们年龄都不大,也知道冯一平在大多数场合,都没什么架子,再说,她们自信就是那些有架子的人,看到自己这一大堆青春活泼的女孩子,肯定也会放下架子,所以这会都跟着起哄。

    “好吧,你们说要我怎么做?”

    “要不,等会老板陪我们到沙滩上走走?”

    又到沙滩上走走?冯一平飞快的朝那边看了一眼,“要不,我们来个篝火晚会?”(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