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烟花咯!”海边篝火晚会最后的项目,大多也是相同的,沙滩车拖着几车型号各异的烟花走了过来。

    冯一平拿起一根冲天炮,率先“嗖”的一声射上天空,其它人也纷纷跟进,海滩上的夜空,马上变得绚丽多姿起来。

    这些平时承受着工作和生活压力的成年人,在这一刻,都变得跟一些无忧无虑的孩子一样。

    冯一平从人群中脱身,扫了一圈,却没看到张彦,她这是又溜了吗?

    但是有个人一定知道她的去向。

    冯一平招了招手,一直留意着现场动静的欧文麻利的跑过来,“老板,”

    问了欧文几句,趁大家不注意,冯一平状若悠闲的悄悄朝张彦离开的那个方向追过去。

    他走没一会,长腿的张师妹也从人堆中挤了出来,脸上的笑容很灿烂。

    今天晚上,她很尽兴,摄制组的同事也都很满意,主要是冯一平很给面子,要知道年会上他都没唱歌。

    “梓琳,”海边有同事跳起来叫。

    “哦,马上来,”张梓琳意犹未尽的挑了两支烟花,习惯性的一扫,咦,师兄呢?

    她朝周围看了一眼,没看到冯一平,但刚好看到欧文四顾着朝前面走,那不问而知,冯一平一定在前面。

    他在前面干什么?

    张妹妹看了眼手里的烟花,刚好助理从里面钻出来,张妹妹招了招手,“跟我走,”

    助理一脸懵的跟着大长腿,看她一脸兴奋的样子,非常不解的问,“前面有什么?”

    “嘿嘿,我说有宝藏你信吗?”

    三岁小孩也不信啊,“我觉得我们挺像去偷宝藏的,”

    大长腿看了看自己的样子,可不是吗,低着头偷偷摸摸的,活脱脱的去偷地雷的样子。

    “吭,”她咳了一声,“这边太吵,前面清静,陪我去走走,”

    …………

    冯一平紧赶慢赶的,终于赶上了沿着海边踽踽而行的张彦,“怎么突然就走了?”

    张彦对他追上来好像并不惊讶,“明天早班,今晚要早点睡,”

    “你每天都是从这里回宿舍?”看了看周围,冯一平问。

    这边虽然还比较暖和,但是在晚上,还来海边吹风的人真不多。

    不过,灯光还算明亮。

    “平常没有这么迟,”张彦说,“再说,我从南到北都走了一遍,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她从包里朝外掏摸东西,“看看,有什么好担心的,”

    冯一平一看,好嘛,口哨,防狼喷雾,高压电棒……,这还真是锻炼出来了。

    “对现在的工作满意吗?”冯一平问。

    “挺满意的,”张彦也双手抄在裤子口袋里,“钟总对我很照顾,他跟我说过,要是在一个地方呆得没意思,可以申请调到下一个地方去,正好国内的假日酒店也越开越多,”

    “工作性质呢?还喜欢吗?”

    “挺喜欢啊,这工作要求不高,基本上只要态度好一点,嘴巴上甜一点,笑容多一点就行,”

    “工作环境也好,以前连县城里的宾馆都不敢进,现在县城的那些宾馆,跟我工作的场所一比,至少是瓦房和豪华别墅的区别,有什么不喜欢的?”

    不管怎么变,张彦还是冯一平熟悉的那个张彦,踏实,好像压根就没想,现在的这份工作,说什么也是服务业,服务人的行当。

    “我是说,你自己有没有什么想法,比如,想干些什么?”

    “我可不想,”张彦摇头,“现在工资挺不错,又没压力,那些成天绞尽脑汁去赚钱的日子,我可过不来,”

    没错,这样很张彦,对钱,她就一直没有什么特别多的渴求。

    那会,自己说辞了工作去开店,她也支持,刚开始在家里看店、管仓库、记账,后来就只记记账,生意上的事,她确实很少过问,只不过盈利多的时候,花钱就宽裕点,赚钱少的时候,用钱就省着点。

    现在她们家的日子已经有了彻底的改观,家里的顶梁柱,爸爸张作栋,作为嘉盛装饰最重要的老员工之一,不管股份增值的部分,还是每年的工资奖金分红,加起来,比城里大部分资助创业的小老板收入还要高,还要稳定。

    现在连房子这样的大件都不止一套,银行里不但有存款,还有势头很好的股票,张彦作为这样一个家庭里没出阁的大姑娘,对钱没有太大的渴求,倒没有出乎冯一平的意料。

    这也是她后来一直显得挺年轻的原因。

    本山大叔在小品里说,心眼多的人晚上才睡不着觉,张彦一向是白天不操心,晚上不失眠,后来没用什么高档化妆品,也没把钱都扔在这个那个的什么健身会所里,但是比那些花了大价钱去保养,去锻炼,去全方位的提升人,状态还要好很多,至少黄脸婆这事,好像就在她身上体现不出来。

    “我想开家书店,你有没有兴趣?”

    “开书店?现在开书店好像都得亏死吧,”这个常识她还算清楚。

    “别人开多半亏,但我开,多半不会亏,”冯一平忍不住孔雀开屏了一把。

    但是,“没兴趣,”张彦干脆利落的说,“以前想过,能在书店里工作,是最好的事,但现在我不感兴趣,我觉得,到处走走,多领略些风土人情,能学到的东西也不少,而且还直接,还鲜明,”

    好吧,她也不是文艺范的那种女青年,有事没事的,喜欢端一杯热茶,非常享受的徜徉在书海中。

    那啥,她相当长一段时间内,还挺喜欢看《故事会》。

    “美容院呢?开家美容院,环境好,回报也不错,关键是自己能得到最好的护理,”

    “更没兴趣,”张彦又毫不犹豫的说,“整天总想着怎么让自己脸上的皮肤好一些,皱纹少一些……,一直那么担心,能不老得快吗?”

    这个理由,挺粗暴,但是好像又挺有道理。

    当然,主要的可能是,现在的她还年轻,要不是为了将来,现在可以连妆都不用化,所以对很多女的去美容院比商场还去得勤,相当不感冒。

    “那……,”

    “好了,你真不用为我操心,”张彦说,“我现在这样挺好的,我也挺享受,”

    “你事情那么多,自己多注意就好,”

    自从知道黄静萍生了女儿之后,这是还是她第一次说这样带着关切的话。

    冯一平楞了一下,马上决定百尺竿头再进一步,他脱下外套,准备给张彦披在身上,“你穿得不多,现在风有点大,”

    差点就成功了,只要再伸一下,他的外套就能披在张彦身上,但是张彦偏僻向前迈了一大步,“谢谢,哦对了,你的两个孩子,都长得好吗?应该多抽时间陪陪他们,”

    这个,你让我怎么说?

    冯一平的手尴尬的收回来,好像不应该是这个结果啊,果然童话里都是骗人的。

    但是这样的时候,显然不是自怨自艾的时候,如果不说点什么,那么,好容易培养起来的气氛,马上会冷场。

    他顺手把外套披在肩上,“你喜欢海吗?我挺喜欢的,我记得第一次到海边的时候,觉得自己是那样渺小,让你明明白白的意识到,在大自然面前,我们只是一个匆匆过客,”

    “不考虑周围的建筑,我想千年之前的古人看到的这片海,应该和我们现在看到的这片海没什么区别,所以,在大海面前,不但觉得自己渺小,也分外明白自己这一生的短暂,”

    “几十年后,海依然还是这样的海,我们却不复存在,因此,我不愿自己这一辈子有什么遗憾,这一点,你怎么想的?”

    “我没你想得那么远,我的人生才刚开始呢,遗憾不遗憾的,现在我还不清楚,”

    “再说,你完全不用这么感慨,你看,你才二十出头,就已经有了两个孩子,按这个速率,或许将来生一个篮球队至少不会有问题?这样你留下来的印记够多了,好了,我到了,谢谢你送我,”

    冯一平深感自己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呵呵,跟我客气什么?晚上好好睡,”

    目送着张彦拐上那边灯火通明的大路,冯一平还在海边呆呆的站着不动,此时的海边,涛声依旧。

    …………

    他身后不远处,张妹妹和助理已经尾随了一段,看着冯一平和那个姑娘的互动,张妹妹至少没有之前那么高兴,也有高兴的时候——那姑娘拒绝冯一平外套的时候。

    见冯一平停了下来,她连忙拉了一下助理,准备往回走,却听到身后有人问了一句,“excuseme?”(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