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了这么长时间,我也没问你,喜欢现在的工作吗?”这是冯一平今天晚上,第二次问出同样的问题。

    但一向厉害的长腿张妹妹,这会却很不好意思,一向大方的她,难得的脸还是红红的。

    心里有些埋怨欧文,你又不是不认识我,又不是不知道我并没有任何其它的意思,那你为什么还要埋伏我?

    更让她难堪的是,自己那会竟然傻傻的上演了电影里的情节,“哦,我们是来赏月的,”

    但是天空黑沉沉的,压根看不到月亮好不好?

    “谢谢老板关心,我很喜欢现在的工作,”她回答得很官方。

    “呵呵,”冯一平看着海滩那边依旧还在放着烟花,依旧很绚烂夺目,心里就是有些高兴不起来,但是依然笑出了声。

    “估计那边有些人现在很失望,”

    “为什么?”

    “因为你这个灵魂人物不在了啊,”

    “哼,”大长腿自然有些欣喜,但是嘴依然很快,“你才是灵魂人物,”

    这话本来是互相吹捧的意思,但现在由她说出来,十足的一股子埋怨的味道,所谓的恼羞成怒,就是如此。

    “陪我走走,可以吗?”冯一平现在有些不想回到那边像过节一样高兴的人旁边。

    “好哇,”大长腿回答得依然很快,不过这会,那就是纯粹的高兴,没有任何负面的情绪。

    冯一平点点头,还真就是走走,走得很慢,就那么看着旁边现在看起来蓝黑色的大海,一言不发。

    “你喜欢现在的工作吗?”大长腿忽然问。

    “嗯?”冯一平有些诧异的回头,也算上过了不少节目,接受过不少访问,这还是第一次有人问他这样的问题。

    “其实,我想问你这个问题好久了,众所周知,你现在这么成功,但是,你真的喜欢现在的工作吗?”

    冯一平挺认真的想了想,“有时候挺享受,”

    那就是有时候不太享受咯。

    “但是小师妹,你必须知道,对很多人来说,工作首先是必须的,喜不喜欢,那不是主要的,”

    那时自己为什么要选择这条路?因为要改变,走这条路是必须的。

    大长腿自然而然的忽视掉了他后面的这句话,“你有时候居然不喜欢现在的工作?”她感觉就这个话题可以说上一天,“你知道有多少人,梦想着做你现在的工作吗?”

    这个,冯一平相信。

    就和后来不少人梦想着做马首富或者王首富的工作,虽然其目的,主要是为了享受他们所享受的待遇,并不明白他们工作中所面临的压力一样,现在估计有更多的人,特别是那些年轻,大学没毕业,还没找到工作,或者是大学已经毕业,还在找工作,或者是已经参加了工作,但是公司里是个人都可以吩咐他做事的人,这会尤其想做自己目前在做的工作。

    不排除他们中的有些人在幻想着,有一天可以叫住那个在公司一直保持高傲,其实就是事事的老板,潇洒的掏出支票本,“爷来你公司工作,其实就是体验一下而已,现在说吧,多少钱,你的公司我买了,”

    这会旁边应该有个助手模样的人替他说一句,“千万别犹豫,这可是天上掉下来的好机会,”

    那个平常在公司里走路一向就是头看着天,一副神圣不可侵犯的老板,马上秒变狗腿的样子,谦恭的低头握着他的手,“原来是你!我真是三生有幸!”

    这会轮到主角高傲的不说话,但是助手一脸嫌弃的替他说,“你不觉得你是有眼不视泰山吗?”

    这时那些原本嫌弃他没眼力见,做事能力也一般的那些人,都一起忏悔,“我们也是有眼不识泰山,”……

    好吧,这是冯一平以前刚参加工作,还是粉嫩嫩的职场新人,谁都可以吆来喝去时的YY。

    “你看过《阿甘正传》吗?”冯一平没有正面回答张妹妹的问题,而是问起了她一个看起来和她问的,毫不相干的问题。

    “看过,怎么了?”

    “我看过几遍,”但不是这辈子。

    “最开始,我真的不了解他怎么会一言不合就跑了起来,而且一跑还跑那么多年,”

    “直到有一天,我开车行驶在内华达州黄沙漫漫,周围杳无人迹的荒漠中,那会同样没有月亮,昏黄的车灯,划破青黑色的夜幕,照出前面不长,但好像又很长的一段路,”

    长腿张妹妹挺直了腰板,狠狠的白了冯一平一眼,心里又有些暗恼的想,“什么叫那会同样没有月亮?你能不提这茬吗?”

    “周围是一望无际的荒漠,前方是看起来好像没有尽头的道路,我甚至还变换了一个视角想了一下,如果此时从高处俯视,会发现一个不起眼的小点,努力但是徒劳的向前蠕动着,”

    “就在那一刻,我突然也生起了一个念头,就想一直那么开下去,就那么一直开到地老天荒,开到世界的尽头,”

    长腿小师妹完全不能理解他为什么会生出这样的心思。

    至少在国内,在你这个年龄,有谁有你成功?怎么还会想那些有的没的,就像那些酸不溜几,不成器的作家一样。

    还有,你没看到我这是在第三次摩擦着手臂吗?我这是表示我冷啊大哥,你就不能绅士的脱下你的外套披在我身上?

    我会不嫌你的汗臭的——如果有的话。

    但是,冯一平迟钝,和她一起的小助理这会却不迟钝,马上从她那好像百宝囊一样的背包里,掏出一件用塑料袋封着,折得好好的衣服来。

    张妹妹此时很想说一句“消失,”然后身旁的这个小姐妹就马上消失不见。

    你是挺有眼力见,但是,拜托你能不能把情况看得全面一些呢妹妹?我这就是冷吗?你不知道,有时醉翁在意的其实不是酒吗?

    她有些悻悻的穿上外套,从她的视角问了一句,“当时副驾驶座坐的是谁?”

    冯一平一愣,我说的是那个,你居然想着这个,这还真是又一个有意思的视角,“那会车里就我一个人,”

    “那你希望那会的副驾上,坐着谁?”张妹妹继续问。

    坐着谁?冯一平还真的闭上眼睛像了一下,但是,就一个副驾,好像真坐不下的说。

    “怎么,地方不够?”张妹妹幽幽的来了一句。

    冯一平一惊,这家伙,居然能有这么敏锐的直觉。

    “呵呵,你知道,这男人有时候,就想着自己一个人做点想做的事,”

    那就是已经有想着要坐在那儿的人咯?

    张妹妹一时又觉得挺没意思的,“老板你慢慢逛,我去找他们,”

    前面就是放烟花的地方,她现在想再去放几个烟花,让自己的心情绚烂一点,或者是,干脆点几个大炮仗,来派遣一下郁闷。

    “哦,好,”冯一平摆摆手,依然在想那个问题,谁陪着自己,自己那会究竟有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他现在也觉得有点冷,朝后招了招手,“欧文,回酒店,”

    …………

    在冯一平可以说是在冬天南国的海边,从黄昏晃荡到晚上的这天翌日一早,首都,刘、王两位小花,有些兴奋的带着爸妈,来到了嘉盛传媒所在办公楼下。

    “呀,你也到了,”王小花看到也刚下车的刘呆呆,惊喜的叫道,马上过去挽着她的手,“呵呵,可算是有伴了,”

    两家大人则在后面客气的寒暄,“你好,”“你好,”

    打招呼的时候,他们其实都在暗自打量对方的孩子,看着前面那两个亲密无间的姑娘,做父母的难免就想得多一些,“你们难道不知道,这以后,你们可能是竞争对手吗?”

    前面两心思单纯的姑娘,只为有了个小伙伴而高兴,“哎你说,我们是不是也可以组一个组合,就我们的姓,刘王,哎呀不好听,那么王刘呢?”

    “别人容易听成盲流好不好,”刘呆呆忍不住笑着说。(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