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我们已经客满了,对,所有的分店,都没有空房,”怡佳400免费订房热线的姑娘对电话那头说。

    “明天?抱歉,明天也是依然客满,”

    那头的人好像有些不相信的样子,“对的,我已经查过,”

    在那个因为订不到房,听起来有些火大的客人挂掉电话之前,她依然态度很好,很耐心的补充了一句,“如果您下次还希望入住怡佳,其实您可以先在我们的网站上提前预订,如果因为行程有误,您也可以电话取消,”

    她的这番解释,这次换来了一句不耐烦的“知道了,”

    在这些天类似的遭遇中,这个结果其实是不错的。

    应该说,现在大多数人还没有习惯通过网站来安排行程,比起网络,大家还是习惯通过电话预订,但更多的,还是喜欢直接上门来登记入住。

    只是有时候,他们可能忽视了特定时期的供需关系。

    众所周知,年关的时候,首都可是最热闹的时候。

    这个热闹,不是指其它的热闹,而是年底这一波收送礼的热闹。

    新的时期,给很多事物赋予了新的意义和内涵,我们传统的节日也一样。

    当然,在年底地方官员进京送礼拉关系系这事上,这好是像新时期对老传统的一种回归。

    总之,在年关的时候,那些仕途不错的官员,要来表示感谢,那些仕途不好,想着调个位置的,或者是想更进一步的,更是要进京来疏通方方面面的关系。

    不一定所有的礼都能送出去,但是,在目前的大环境下,领导可以不收,但做下属的却不敢不送。

    所以年底的这些日子,不但是大大小小的各驻京办最热闹的时候,也是酒店等服务业生意最好的时候,而且在这个特定的时期,有些进京官员住宿的第一选择,并不是驻京办。

    因为这个时候的驻京办,所在地的一把手多半也会光临,要是看到手下的官员也一个个的来这报道,心情多半不会太好。

    有些事,不是州官做得,百姓做不得,但绝对是州官做得,州官下属的官员做不得。

    况且,因为仕途上的对手,有些官员也很有隐瞒或者掩饰自己行踪的必要,但住在驻京办,自己行踪显然是无法可瞒。

    其实官员们一般不会选怡佳这样档次的酒店,但是,都住在那些五星级的酒店也不好,太容易撞车,这会一个县长在酒店走廊里碰到市里的副市长,那其实挺尴尬的。

    县长自己尴尬没关系,让领导尴尬了就很有关系,所以,一些人很自觉的选择了怡佳这样软硬件不错,服务更是知名,但高级别领导们不会住的酒店。

    只有不多的人才会想着在首都置业,同样也来了首都的方厅长就是这少数人中的一位,她在首都买了一套别墅——当然不是放在自己名下。

    如果只从结果论,怡佳年底迎来的这一波热潮,其实不输于黄金周。

    但是,这阵子更高兴的,是各大高档餐饮场所和娱乐会所的老板,他们的店里,现在那真是天天爆满。

    这时候,自然有些人活跃了起来。

    …………

    李方成正在一个朋友家里打牌,但心情不太好。

    他水平其实还不错,不然当初在赌船上,也不会主动去挑衅冯一平。

    但是今天的手气实在太臭,十有八九拿的都是一把烂牌,偶尔拿了把不错的牌,但别人的牌却更好。

    玩了不过两个小时,口袋里早就没有以前厚实的李大少爷,已经输得有些眼红。

    但是人倒架子不能倒,这个时候,更是不好主动提出来不玩。

    硬撑着的李大公子,这会其实相当希望有件事能把自己拉出去。

    也许是牌运太差,其它方面的运气就会好一些,他这么想了没一会,桌上放在钱旁边的手机“嗡嗡”的震动了起来。

    “对不起,我接个电话,”他也没有避开其它人,“东子,什么事说,我现在正忙着,”

    这个东子,在场的人也都知道。

    没说两句,李方成激动起来,不由自主的起身,“你说什么?东子,你不是被人给骗了吧,这个所谓的高层领导的亲属,不会是哪个大院里门卫大爷的儿子吧,”

    这两年,这样的骗子不少,有说是领导亲属的,有说是领导身边人的,还有的直接说自己就是某权利部门的高官。

    “真的?”这句话,是李大少两手拿着电话问出来的,“好好好,我一定到,”

    他激动的挂了电话,“对不起哥几个,真的有急事,现在就要走,下次,下次一定陪大家好好玩,”

    “什么事啊这么火急火燎的?”有人不太满意,估计是拿了一手好牌。

    “我托东子那事有了眉目,得马上回去好好准备一下,”

    这事,这一拨人也知道,“去吧去吧,就是多个心眼,千万别被人给骗了,骗钱事小,丢面子事大,”

    “得勒,我一定会留心,”

    李方成火急火燎的离开,他留下的位子自然有人补上。

    有人对他刚才的热切不太能看得惯,“这样硬凑上去,你们说,何必呢?”

    “哎,别说了,各人有各人的想法,随他去,打牌,打牌,”

    但细说起来,在场的这些人家里背后,谁家没有几个过硬的关系?

    …………

    东子告诉李方成的事,就是他不久托大家留心的那事。

    在年底的这番热闹里,有些事,老辈们不适合出面,或者说,从领导们的家人下手,一向是有所求的官员们的优先选择之一,于是这些天,一些二代们活跃了起来。

    包括一些平常只存在江湖的传说里,等闲见不到的二代,东子恰巧就跟这么一位搭上了关系。

    李方成急匆匆的回到家里,先到老头子的收藏室里搜刮了一番,空着手去见面,自然不妥。

    然后他里里外外换了一身,真比去见心仪的女孩子还用心,看看时间还早,接下来,他准备好好想想一会见面之后该说什么,该怎么说,总不好一见面纳头便拜,“大哥,你就收了我这个小弟吧,”

    他居然难得的在纸上写下了等会见面后应该要说的话,还一句句的斟酌。

    只是,关键的问题是,如何让那位对自己感兴趣,为自己将来多争取一些赚钱的机会呢?

    想来想去,自然是自己如果能给那位带来不错的助益,那这个问题就不是问题。

    那问题的关键是,自己有没有这本事?

    李方成在纸上写了又划,划了又写,一直到临出门,还没想出自己有什么别人看重的本事来。

    但这样也带来了一个后果,李大少真的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清楚的认识自己。

    …………

    一处他以前从来没来过,外面看起来,就是城里一寻常院子前面,他见到了东子。

    “来得挺及时,”东子带着他朝里面走,“待会你可得好好说话,这些人,你知道的,”

    这些人,自然不好伺候。

    “知道,自然知道,东子,改天一定好好谢谢你,”李方成在东子肩上拍了拍。

    这座外表不起眼的院子,内里却是别有洞天,只说在冬日里,这里面依然满目苍翠,这点就很难得,其它的装饰,更是洋洋无不用洗,李方成虽然不太懂这些讲究,虽然看不出来这些装饰布置高明在哪里,但是结果他看得出来,那就是两个字,“舒服!”

    东子带着他走到中间一进,一个穿着西装,面无表情的中年男人站在那里,“两位请先坐坐,”

    也不解释为什么让他们先坐坐。

    但李方成猜得出来,应该是里面的应酬还没结束。

    果然,等了十多分钟,随着一阵脚步声,里面走出一路满脸通红,也不知道是喝的,还是高兴的人来,估计是兼而有之吧。

    “为首这位,是一位市长,”先来这里的东子知道一些事,“一位省会城市的市长,”

    哦,李方成心里一下子踏实了,能骗到这样人物的骗子,那自然是没有的。

    又过了几分钟,刚才那中年人走了出来,“两位请随我来,”(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