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觉得王总这话,可能是说那块翡翠,但也有可能是说自己,李方成这会却很明智的没有对号入座。

    只要能搞好跟王总的关系,就是被说一句,那就被说一句吧,大丈夫能屈能伸。

    “老陈,”王总随便叫了一声,刚才带李方成进来的那位中年西装男马上跑进来。

    “去查一下香港的这家投资公司,”他看了李方成一眼,下巴朝一边桌上的纸笔点了点。

    李方成连忙跑过去,把嘉盛投资的名称、办公地点、负责人一一写清楚。

    “我马上办,”老陈接过那张纸,扫了一眼,言简意赅的说。

    王总点了点头,老陈又麻利的消失。

    “你还不错,”王总又瘫在那儿,对着天说道。

    “如果这件事能对王总您有帮助,那就是我莫大的荣幸,”

    香港的那次炒股失利,不但让他输掉了所有的本钱,连带着也输掉了不少其它的东西。

    以前,他对李家伦他们那些也就早富了几年,偏偏要以世家自居的香港公子少爷们很不感冒,颇有些瞧不起,时不时的别别苗头。

    但是现在,面对王总,他真的是跟一只巴哥一样恭顺。

    王总对着空气笑了笑,“挺会说话的,”

    他总算又坐起来,从雪茄盒里拿出一只雪茄,剪开烟嘴,在酒精灯上烘烤了一会,再轻轻晃动这点燃,“这件事如果落实下来,你家的外贸生意要是有什么问题,你可以找老陈,或者说,你想做什么事,也可以找老陈,”

    “谢谢王总,”李方成恭敬的答道。

    心下却又有些骇然,原来他对自己,并不是一无所知,那么,他知道自己跟冯一平的矛盾吗?会不会以为自己这是借他的刀收拾冯一平?

    但是王总压根没提这茬。

    也许,在他心目中,区区的冯一平,算不了什么吧,李方成想。

    王总兴致很好的吐了一个烟圈,“对了,你有想做的事吧,”

    他难得的笑着看着李方成说。

    但李方成觉得,他这笑是嘲笑。

    他们自然了解过自己的情况,知道自己是一事无成,偏偏还问这样的话,这就算不是嘲笑,那也是挖苦。

    但是,至少在王总面前,李方成压根没有资格计较这些,也不敢计较这些,“有的王总,”

    他家的外贸生意,他之前无意接手,经过香港那日进斗金的一段日子之后,现在就更是如此。

    老爷子现在身体好得很,好几个女朋友都能应付过来,自己要接手他那家公司,不知得等到什么时候。

    也不知道自己接手的时候,公司发展得怎么样,就是能保持现在这样的水平,那显然也很难让自己过上当初在香港畅想过,而且看起来也触手可及的豪华游艇加私人飞机的日子。

    “说说,”

    “在香港的那大半年,我苦练炒股的各种技能,应该说也有一定经验,而且经过之前的那些事,在心理承受能力方面,也比绝大多数人要强,”

    “所以王总,在您确定这事如何运作之后,我还是愿意做做炒股方面的工作,”

    他想得很清楚,做什么,都没有跟着眼前这人机会多。

    而且,如果冯一平给面子,那在炒股部门工作,其实不要太轻松。

    更重要的一点,要想出自己的那口恶气,一定得靠王总。

    李方成很想看看,在自己和老爸面前那么不可一世的冯一平,将来面对王总时,不得不屈服时的那副嘴脸。

    他已经打定了注意,那一幕到时一定要拍下来,以后下酒就用那段视频。

    还有,冯一平再见到自己时,会做何感想?

    李方成始终忘不了,那次随着老爸去嘉盛汽车网,冯一平连看都不看自己一眼的事情,这次,有本事你也别用正眼看我。

    “炒股?”王总又笑了,“我发现你比那些说相声的还容易引我笑,”

    李方成的脸白了几下。

    “在有确切消息的情况下,你居然都输个一干二净,就你炒股那成绩,确实很有说服力,确实很适合做这样的工作,”

    这话李方成听了非常不是滋味。

    “我告诉你,这样好不好,”王总脸上又变得没有一点笑模样,“你为什么就不想着做点其它真正有前途的事情?”

    “这个,我,”李方成的挫败感无以复加。

    不是刚刚提供给你的消息,你很感兴趣吗,怎么现在看起来,还是一点都不想带着我玩的意思?

    “这个消息,”王总刚起了个头,李方成马上就接着说,“王总放心,不会再有其他人知道,”

    “嗯,”王总又淡淡的吐了一个烟圈,“你说的这些情况,我需要核实,过几天,我会让老陈联系你,”

    自己这是必须告辞了啊,李方成满心苦涩。

    好难过,这不是我想要的那种结果。

    老头子说得对,果然这上赶着的就不是买卖。

    “好的王总,我随时等候您的调遣,”

    “等等,”他正要转身,王总叫了一声。

    “哎,”李方成欣喜的停下来。

    “听说你很喜欢泡夜店?”

    这个问题,你还不如不问呢!特别是在一旁有一位形象气质俱佳的的美女的时候,李方成想。

    “在香港我是去得比较多,不过,我那是为了搭上苏伟文,和华尔街那些投行里的人一样,他们的压力也很大,也喜欢这些东西,我那是投其所好,”

    “你是喜欢还是为了生意,我无所谓,”王总冷然摆摆手,“我这个人很大方,我愿意跟人分享我拥有的很多东西,但有一样绝对是例外,”

    他指了指那个女孩子,“明白?”

    “王总,我绝对没有那样的心思,”李方成双手直摇。

    王总头也不抬的再摆了摆手,李方成明白,这是叫自己消失的意思,他连忙仓惶的朝外走。

    但是,眼角的余光依然忍不住看了一下,然后,他走得更快。

    那个女茶艺师,脸上不再静谧恬淡,如诗似画,而满是嘲讽。

    李方成一路朝外走,一路在捋刚才这发生的事。

    我带着一块价值不菲的翡翠做见面礼,又奉上了一个不夸张的说,绝对是无可估量的好路子,但为什么最后反倒是我得罪了他一样呢?

    看着昏黄的天空,他真想呐喊一句,“请问这是个什么世界?”

    想这样问一句的,不止是他,坐在那枯等的东子也是这样的想法。

    他现在都不正眼看从里面出来的李方成,听到他终于从里面出来,招呼也不打一声,起身就朝外走。

    那位老陈呢?李方成还四处找,花了这么大代价,他觉得至少应该跟那位老陈说一声,有消息一定要尽快通知自己。

    “陈总,”他叫了一声。

    但是老陈并没有冒出来。

    或许,要学王总,就叫老陈?

    李方成马上摇了摇头,算了,这些具体的联系人,更是不好得罪

    他只好对着空气说了一句,“叨扰了陈总,我们先告辞,”

    …………

    四合院外,李方成拦住了东子的车,“东子,你听我说,就一句,好不好?”

    “刚才的事,是我不对,但是东子,你一定要相信哥们,我之所以支开你,绝对是为了你好,”

    这一点轻重,李方成自是知道。

    如果冯一平的那家投资公司,真和苏伟文所说的那样,在炒股这事上,从来没有失手过,那这样逆天的消息,自然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这忙是你帮的,我怎么会忘了你?你放心,如果以后有什么好处,我自然不会少了你,现在,我先请你好好搓一顿,”

    但手机又震动起来,自家老爷子的!

    他是真不想接,但是这不接又不行,不然万一老子报警呢?

    电话一通,那边的咆哮声马上传到他耳朵里,“你是不是动了我的收藏?”

    “爸,我,”

    “你这个逆子!”(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