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事儿其实原本挺正常,有人羡慕,那相应的,自然就有人嫉妒。

    但是,这被惹到的是王小花,而王小花真不是个脾气好的,她后来饰演的有些角色,可以说就是本色出演。

    补充一句,他爸爸对陈韬说的那句看似客套的话,“小姑娘有时可能会不懂事,还要请领导日后多担待,”其实真不是客套,而是在陈述一个可能的事实。

    当然,陈韬现在不清楚这事实。

    淑女,文艺,亲和,邻家女孩的小样儿,是王小花在出名之后的保护色,在成名之前,这个姑娘,在很多时候,可以说一个不折不扣的麻烦制造者。

    按她后来接受采访时的话说,“是在母亲严格管制下产生的叛逆女生”。

    什么跟同学打架那样的事,那都弱爆了,王小花曾经连老师都打过。

    有一次,因为被一位老师误解,她和姐姐一起与这个老师据理力争,但老师始终态度强硬,王小花同学再次发扬没心没肺,或者是无法无天的特长,竟然踢了老师一脚。

    话说这样的壮举,那可是连绝大多数叛逆的男生都不敢做的。

    她个性之张扬,由此可见一般。

    在大学,虽然有所收敛,或者说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多少成熟了一些,好多时候,也告诫自己不要太计较,奈何刚才说那句酸不溜几的话的女同学,很不招她待见。

    或者是那个女同学一帮人,很不招她待见。

    那个女同学身边,就是她们班的班花黄同学,后来也有说被评为北影校花的。

    坐实这事其实很简单。

    就像后来你一搜清华,你会发现,某妹妹出现的频率最高一样,黄同学后来背靠身后的男人,不但演戏、唱歌,而且还自己当上了老板,运作自己当年是北影校花这事,不要太容易。

    其实,王小花这样的人,其实是个直性子,不会无端讨厌什么人。

    但是生活中,确实有些人,真的很让人不爽。

    在王小花的世界观中,从特定的角度讲,人可以分为三种。

    一种是只要跟自己相关的事,那就拼了命的朝天上吹的那种。

    比如在打折季买了一个名牌的包包,但出去的时候,一定会把她那包包装成名牌的铂金限量版。

    第二种则是比较平实,自己买了打折包就说是打折包,买了铂金包就说是铂金包。

    第三种则比较谦虚,有时明明买的是铂金包,对外却说是打折包。

    这其实都是挺正常的表现,没什么大不了,因为他们做这些事,又不会伤害到其它人。

    比如冯一平的邻居,黄宏兵的妈妈,以前连喝一听汽水,也说得那汽水就跟王母娘娘蟠桃宴上的玉液琼浆香醪佳酿一样。

    但是,大家都知道她就是这个性子,也都习惯了她这样的做派,有时候最多只能说是不讨喜,但并不会让人觉得很讨厌。

    王小花之所以看不惯黄同学,是因为黄同学是在那三种之外的,或者说是那三种的综合。

    只要跟自己有关的,那就拼命吹,没边的吹,只要是跟别人有关的,那就使劲贬,随意的贬。

    要说黄同学起步确实比班上的同学早,中学时代,就主持了电视台的一档节目,才大一,就接拍了一部剧号称是内地版《流星花园》的剧——当然,这个号称的水分很大,几乎有整个太平洋那么多的水吧。

    那画风,那造型,简直了!

    黄同学本身,也跟这部瞄着偶像剧去拍,结果整成了洗剪吹加杀马特的剧一样,她本来是想做一个有点骄傲的,把阿拉上海人的精致发挥好的姑娘,但没曾想,却一不小心,从精致跑偏成了小气。

    小气加骄傲的家伙,王小花如何能看得惯?

    往日懒得跟她们计较,但是这一次,自己加盟嘉盛这样的大喜事,她们也要泼冷水,王小花怎么可能不计较?

    “恭喜你啊,终于也签约了,”正主黄同学停了下来,很精致的笑道。

    在班上,她现在有底气对任何人都不回避。

    说实话,她很真有些妒嫉王小花,这真是傻人有傻福。

    王小花真的听陈韬的意见,把那份协议拿给老师们看,所以大家都清楚她那协议里的条件,将来一定是朝主角培养。

    想不到,挺到最后,居然能等到这么好的一个机会,那可是不差钱又眼光好的嘉盛。

    听了她这话,王小花又有要出手或者伸脚的冲动,终于、也,你这是看不起我呗?

    不过转念一想,自己现在好歹也是大公司的人,不能跟有些一般人一般见识。

    好像那些酸不溜秋,小气巴拉的话谁不会说一样,“是啊,总算是签了,说实话,我也意外呢,嘉盛传媒的陈总亲自来找我,”

    “不过还是跟你没法比,去年就上映了你参演的那部电视剧,”

    前面的事,多少有些炫耀的成分,让一个传媒公司的老总找上门来,这自然是很考验拿来炫耀一下的事。

    但是,王小花的后一句,让黄同学挺高兴。

    这个自然是黄同学的痒痒肉,即使是北影这样的明星摇篮,绝大多数同学,都只能在毕业之后才能成名,而她,是在校就成名的典型。

    “哎呀,那不算什么啦,以后你也一定会演,”她决定原谅对方的炫耀,笑着说,不过这一次,她笑得就挺真诚不做作。

    要说这有些东西就是在骨子里的,哪怕是说这样的客气话,她也要加上“以后”这样的一个定语。

    但是她也不想想,王小花怎么可能突然转性来夸她?

    “我可难说,我们老总说了,得等我们的专业技能在水平线上以后才可能让我们挑大梁,这哪知道得到什么时候,”

    “不过,我觉得我们老总说的也对,这样至少在以后,我们看自己的第一步作品时,不会觉得没脸看,”

    黄同学脸上的笑很勉强。

    众所周知,她那部剧的口碑,那真是相当一般,只能说她们努力的证明了一件事,原来内地的观众,现在已经挺不好糊弄。

    “不过,班花你就不一样,我数数,”王小花突然扳着手指头,“一、二、三”的数了起来,“你这次,好像只能算女四?”

    “自然也不错,怎么也算是配角中的主角,”

    配角中的主角,王小花这爱动手的人动起嘴来,其实一样厉害。

    周围嗤笑声一片,这样的事,大家都乐意跟着乐呵乐呵,何况,这事本就是自我感觉良好的黄这一方挑起的。

    黄同学大怒,正想回她一句,“你厉害,到现在不是连个龙套都没跑过?”

    但是擅于战斗的王同学非常明白一股作气的道理,压根不给她反应的机会,“我想有了这部戏的影响,你很快就会有机会挑大梁,”

    面对突然性子大变的王小花,黄同学现在感觉有些拎勿清,很想问“你这究竟是在夸我,还是在贬我?”

    “不过这样刚好,看在同学的份上,说实话,我们的演技,现在真是有非常大的提升的空间,”

    黄同学现在拎清了,这自然不能算是一句表扬。

    “希望你的下一部作品,以后你看起来的时候,自己不捂着脸还能看完,”

    说我演技不好?也不看看自己,切!

    “你这人脑子瓦特了,介拎不清,我不同你讲了,”黄同学没想到这个柴火妞一张嘴竟然也这么厉害,决定撂下一句话就走。

    “我们不是脑子坏掉,我们是羊肉吃得少了,特别是南方的羊肉,所以身上没有腥膻气,”

    对一个女孩子来说,这话的杀伤力好大!

    自诩精致的黄同学被气得说不出话来。

    没动手也大获全胜的王小花再也不耐烦跟她讲,转身招呼同学,“走走,去吃饭,天骄居,我请客,”

    哪怕是北影的学生,不出意外,他们中的很多人,将来都会成为明星,但是这会,他们就是学生,只要是学生,一般就抵御不了这样聚餐的诱惑。

    “哦,好咧,”一群人马上跟着她走。

    这样一来,就好像是在场的大多数人,都认同王小花的话一样,黄同学又那个气啊。

    但是,她这样在校成名的人,在群众基础上——那还真是没基础,这会就是她说请吃饭,怕也是没几个人回头。

    “你们说,天骄居这么矫情的一个店,连菜都不能随便点,但是为什么它的名气却越来越大呢?哎,我突然觉得,这个饭店,好像跟有个人挺像的,”王小花看了身后那依然狠狠的盯着自己的班花一眼——她这绝对是说怪话说上了瘾。

    寒风把这句话带到了黄班花的耳边,再看着王小花看过来的一眼,其中的含义不问自知,她的胸口剧烈的起伏着——虽然就这样,那起伏的幅度也不大,“哼,我记住你了,”(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