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冬的冯家冲,不像冯一平小时候那般阴冷萧瑟,各家在房前屋后种的那些常绿的树,阳台上、屋顶上的那些花盆,还有路边的行道树,给村子里增添了很多靓丽的绿色,来往的男女老少脸上笑容,更是给这个冬天,增加了几分温暖。

    阿曼达穿得圆滚滚的,牵着妈妈的手,蹦蹦跳跳的走在池塘边的小路上。

    “妈妈,我热,”才刚出家门没多远,她就说。

    第一次回到爷爷奶奶家,她整天都闲不下来,连下雨天都要大人打着雨伞带她出去玩。

    一直动个不停,每天比在硅谷出汗还出得多,那是真不觉得冷。

    但这个世界上,有一种冷叫你奶奶觉得你冷,冯一平小时候,一到冬天,都被套上三件毛衣,对这个还不到两岁的宝贝大孙女,那更是不放松。

    如果只看阿曼达的打扮,一准会以为她这会是在严寒的东北。

    对此,黄静萍也无可奈何,在黄家铺,她就跟自己妈妈说过一次,她又不冷,不用穿那么多吧!

    结果被妈妈好一顿数落,什么小时候不留意,等长大了这毛病那毛病的……,小孩子不懂,你还能不懂吗?

    还说你小时候我们就是这样照顾的,你看看,你现在出落得多好?

    她还能说什么,妈,其实,现在的冬天没有我们小时候那么冷?

    爸妈他们才不认这个呢!

    现在到了冯一平家,她就更知趣的不说什么,梅秋萍他们让阿曼达多穿些,她就给她多穿些,反正镇里就有自家的服装厂,压根不用愁衣服的事。

    她觉得有些电视里的情节,比如儿媳妇带着孩子回公公婆婆家,结果因为养育孩子的事闹得不欢而散,太矫情,太做作。

    说实话,孩子在爷爷奶奶家能呆多少天呢?在这些日子里,就按老一套的那些习惯来,又有什么大不了的?

    “把衣服敞开,”

    “哦,”阿曼达摘下绒手套,努力了半天,就是解不开外套上的扣子。

    身上也穿着一件黄色毛衣的糖果,颠颠的跑回来,也在一旁看着干着急。

    “我来吧,”黄静萍蹲下来,帮女儿解开扣子,“这次妈妈帮你,以后都要自己来啊,”

    他们俩对这个女儿,打小起就不娇惯。

    “哦,”阿曼达牵着糖果身上的毛衣,“走咯,”

    “靠路边走,”黄静萍在后面嘱咐。

    现在冯家冲的这条路上,经常有车来往。

    当然了,阿曼达就是和狗狗在路上乱跑也没什么,所有的车,从乡里拐上到村里的这条路以后,都是龟速。

    其实小孩子都被大人教育过,要靠边走,不要在路上乱跑,但路边人家的猪啊狗啊鸡的,对这条路,可很有主人翁意识,习惯性的把马路当成自己的地盘,而且屡教不改。

    你开快一点,搞不好轧到的就是自家的鸡狗,所以不管是开车的,还是骑车的,都有这个自觉。

    “嘀嘀”一辆面包车缓缓的在路边停下,车窗摇下来,一个黄静萍叫不出名字,只知道他是村里人的大哥探出头来问,“又去幼儿园呢,”

    “是啊哥,你这是刚回来?”和冯一平一样,这些不认识的,黄静萍现在也是见男的就叫哥,见女的就喊姐,反正不管是按冯一平的辈分,还是现在通行的礼仪,这么叫肯定不会错。

    “这个小姑娘,将来肯定跟他爸一样不得了,这么爱学习,我家的那个家伙,现在每天早上恨不得要用鞋底赶着他,他才会去学校,”

    黄静萍叫不出名字的那个大哥干脆从车上走下来,手里还提着一袋东西。

    “她啊,就是难得遇上这么多同龄的孩子,”黄静萍说,“说不定等到她上学的时候,也是这样不想去,”

    阿曼达在村前村后跑遍了,现在最喜欢的去处,就是村幼儿园和村小学。

    不过,小学的那些家伙们,在新奇了几天之后,都不太乐意跟她这个小不点玩,她的玩伴,就集中在幼儿园里,于是这些天,上午下午,她都去幼儿园报到两次。

    刚才那个大哥说的话,什么这么小就这么爱学,长大了一定跟她爸一样成绩已定好之类的话,村里不少人都在冯振昌和梅秋萍面前说过,也让老两口脸上挺有光彩。

    “我可以打包票,她肯定不会,”那位大哥摇头,“这小家伙,比她爸小时候都乖,”

    “来,看看这是什么,”大哥在阿曼达面前蹲下来,打开手里的袋子,“这个你肯定没吃过,”

    阿曼达好奇的一看,里面是几串卖相并不好的类似冰糖葫芦一样的东西。

    “这是我们这的特色,外面有钱都买不到,”他拿出一串递给阿曼达,“尝尝,肯定好吃的,只一点点酸,好甜的,”

    “真不错,”黄静萍尝了一个,酸甜适中,甜里带着一点点酸,所以甜显得更甜,果子里的水分适中,清爽醇美,真不是外面的山楂做的冰糖葫芦能比的,“阿曼达,你吃吃看,”

    “这个,是大哥你自己在山上采的吗?”她指着那果子说。

    “割稻子的时候在山上采的,就放在屋后的窖里,前两天拿出来,觉得味道还算好,就自己做了这几串试试,喜欢是吧,喜欢就都拿着,家里还有,明天我再做,”

    见阿曼达喜欢吃,那大哥高兴得脸上堆满笑。

    “大哥,不用麻烦,这么些就够了,做出来的那些留给家里的孩子,”

    “哎呀,他们年年都有得吃,就是我们的这个小丫头,”他把手在衣服上擦了擦,摸了摸阿曼达的头,“很难吃到这些东西,”

    “再说,这些又不值个什么钱,都是山上长的,等着啊,我明天再给你们送来,”

    不等黄静萍拒绝,这位大哥开着车就走。

    “阿曼达,快谢谢叔叔,”

    黄静萍也不知道说什么好,这些天在村里,她和女儿,收到了好多很有特色,或者说是稀奇古怪的东西,主要是吃的穿的玩的。

    有很多,连她这个地地道道的乡下姑娘以前也没见过。

    说起来呢,就跟今天这个大哥自己做的这几串果子类似,都不值几个钱,但是细究起来,又都挺费工夫。

    “你看看,你比我还受欢迎,”她在女儿的脸上捏了一下。

    “嘻嘻,”阿曼达拿着一串,这会吃得不亦乐乎。

    …………

    幼儿园这会正在上课,熊孩子们正在跟着老师一起学唱歌,黄静萍拉住了一个劲的想朝窗子那边窜的女儿,“别去影响他们,我们在这也能学,”

    她带着女儿坐在滑梯边的长凳上,“我是一个粉刷匠,粉刷本领强,”她带着女儿一起跟着唱。

    “知道粉刷是什么意思吗?就是在墙上……,”

    “呵呵,又来报到,怎么不到教室里去?里面暖和,”一个声音打断了她们。

    黄静萍回头一看,一个依然是老式打扮,穿着类似旗装的对襟褂子,上身还系着一条黑色绣花围裙,头发花白,脸上皱纹密布,但是眼睛还很明亮的老奶奶站在身后。

    黄静萍连忙站起来,“你快坐,这个时候进去,怕打扰他们,再说,她就是图个热闹,等一等就好,”

    “不用不用,这闺女,”老人家端详着正拿着一个冻梨的阿曼达,“长得可真好,这将来啊,一定跟她爸一样高,”

    “小姑娘,跟我说说,是外国好啊,还是你爸家里好?”她笑着问。

    老人家口音太重,阿曼达实在听不懂,求助的看着妈妈。

    “她这两天最高兴了,”黄静萍说。

    “是,我们这你别看偏,但是水土好,”老人家有些自豪的说。

    跟着从怀里掏出一双颜色鲜艳的棉鞋来,“现在上了年纪,眼神不济,又是赶着做的,丫头,你穿上试试,看合不合脚,”(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