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中午回家的时候,她们娘俩又像是去大采购了一番一样,提着大大小小的袋子,“硬塞到我手里,好多人我都叫不出名字,”黄静萍说。

    “一平都说了,不好收这些,现在这么多,”她有些发愁的样子。

    “没事,快洗手吃饭,”梅秋萍接过她们手上的东西,“别听一平的,这些事情,他也不懂,”

    “这又不是旁人,都是村里的,你再看看大家送的这些,都不是用钱能买到的,都是用了心的,这是大家的心意,真不收,他们还不高兴,”

    “贵的东西不收,他们费力做的这些,如果我们还不收,那怕是有人会觉得我们是看不起人,换做是我,辛辛苦苦做的东西你都不收,我也会觉得有些寒心,”

    没人送用钱买的很贵重的东西,因为这话他们老两口也早就说过,所以大家才想法设法的找出这么多在现在的农村也都快失传了特色物件。

    “这双鞋还真漂亮,”她看着那双用各色花布做成的棉鞋说,“没几个晚上做不出来,你看看,这些花还拼成了一个蝴蝶,这一定是有了年纪的人做的,现在的年轻人,可没有这个本事,”

    “对,是一个看起来年纪比叔叔还要大些的奶奶做的,打扮得很齐整,”黄静萍大概形容了一下那位老人家的长相打扮。

    “知道了,一定是志武的奶奶,她娘家以前是大户人家,她的针线功夫,就是小时候练出来的,她这个年纪,真是费了心,”

    “就是啊,阿姨,要不还是说说,这些以后都不收了吧,免得让大家费力,”黄静萍说,“她那么大年纪,我心里真挺过意不去,”

    “没事,”梅秋萍说,“你们这些孩子啊,村里和城里不一样,这样的东西,收下了他们才高兴呢,”

    “就说志武奶奶,这可是一个很要强的人,因为家里成份太高,以前日子过得困难,日子刚好一点,男人又得病,儿子还没成家,她就守了寡,也病了几年,”

    “这农村,只要家里有病人,谁家的日子能过得好?”

    “两个孙子都读不进去书,初中毕业就到南方去打工,好像也被人骗过,总之,都没赚什么钱,债一直没还清,也就是我们在镇里,还有村里半起来厂子之后,除了她,家里的几个人都有了工作,这两年日子才好起来,听说也准备盖新房子,”

    “还有你说开车的那个,应该是孟川,他家也一样,也是我们的厂子建起来,他家的日子才跟着好起来……,”

    梅秋萍听黄静萍说起一个,就如数家珍的解释他们为什么那么客气,言语间满是骄傲。

    这些人这么用心,也都是有原因的,最主要的,当然是因为自己的儿子。

    “你们也别担心,这不是欠人情,村里的其它人家添了孩子,我们也是这么做的,一家不落,只是对阿曼达,大家尤其用心一些,”

    “阿曼达,这些事别忘了,长大了以后也跟你爸一样,多为家里做点事,”

    “奶奶,我吃不下了,”阿曼达看着一桌热气腾腾的饭菜,难过的摸着小肚子说。

    “怎么了小宝贝?肚子痛吗?”梅秋萍抱起孙女。

    “不,肚子装不下东西,”阿曼达说。

    “她这一个上午,嘴就没停下来过,”黄静萍说。

    “那就不吃,走,奶奶给你拿消食片,”

    她们刚进房,冯振昌夹着包走进来,“回来啦,”

    “叔叔,饭已经好了,我去给你拿酒,”黄静萍说。

    “不喝不喝,”冯振昌说,“我们的大孙女不喜欢酒味,咦,孙女呢?”

    “在这呢,”梅秋萍抱着阿曼达走出来,“中午吃了太多大家送的东西,现在吃不下饭,”

    “哦,肚子不舒服吗?快让爷爷抱抱,”冯振昌拍了拍手。

    “先洗手,”梅秋萍强调了一句。

    “哦哦,我这就去,”冯振昌毫无怨言的去洗手。

    话说,冯一平小的时候,他都没这么尽心过,那会是烟照抽,酒照喝,不管从哪回来,抱他之前还哪会特意去洗手?

    老两口现在之所以讲究这个,也是专程问了厂里的年轻人,现在带孩子有哪些讲究,还认真的一条条的写了下来。

    孩子懂事,他们这些做父母的,也得尽量体谅,与时俱进不是?

    一屋人都围着小主人转,糖果趴在地上,看着自己空空如也的饭碗,摇着尾巴呜咽了一声,坐起来看了看那边香气扑鼻,热气腾腾的一桌饭菜,复又耷拉着眼皮趴了回去。

    …………

    第二天上午,娘俩依然沿着大路朝幼儿园走,又一辆面包车在旁边停了下来,上面走下来一个个子不高的中年妇女,“静萍,”

    “师母?”黄静萍楞了一下,“你怎么来了,秋玲呢?”

    “她还在上班啊,哟,这就是你女儿啊,真漂亮,来,让奶奶抱抱,”她朝阿曼达伸出手。

    这些天阿曼达已经习惯了这个动作,乖乖的任眼前的这个人抱着自己,“哟,还挺重,这怕是有30斤?”

    “她长得有点胖,现在快26斤,”黄静萍说,“阿姨,放她下来吧,她自己能走,”

    “我得抱抱,今天啊,我们就是专程来看她的,”张校长老婆,张秋玲妈妈有些稀罕的抱着阿曼达,“听得懂奶奶说的话吗?”

    阿曼达点点头。

    “哟,真厉害,来,说声英语听听,奶奶的女儿,也就是你阿姨,她就是教英语的,”

    这会车上陆续有几个人走下来,黄静萍只认识其中的一个,“王婶,你怎么也来了,”

    “来看你啊,”王金菊的妈妈笑着说。

    跟着她的女婿,也就是冯文从驾驶座上走下来,“静萍,这位是于莲的妈妈,这位是珺婷的妈妈,这位是温红的妈妈,”

    “阿姨们好,冯文,快带她们去一平家里,”黄静萍现在当然知道这几位是来干吗的。

    肯定是受那几位同学之托,来看看自己和孩子,最主要的,怕是看孩子

    “我们走走就好,”阿曼达已经被于莲妈妈抱在怀里,张秋玲妈妈走过来说,“这么好的地方,我们还是第一次来,”

    她看了看黄静萍,“几年前,你自己也是大姑娘,现在已经有了一个这么漂亮的女儿,我跟你说,我一看着就羡慕,”

    “也不知道你们这次能在家里呆多长时间,秋玲她们,让我们一定要来看看你和孩子,”

    “师母,应该是我去看你们,”黄静萍说。

    接到电话的梅秋萍已经赶了过来,现在要她走这么远来迎客的不多,但这几位都是儿子同学的母亲,得来迎迎。

    冯文的岳母,她知道,听冯文介绍其它的几位,得知都是女同学的妈妈,她还有点想法,这儿子难道在学校,就跟女孩子关系好吗?

    “费力了几位,这大冷天的,”

    “哪里,”“应该的,”“我们都得感谢一平,”“大姐你真是个有福气的,”儿子女同学的妈妈们说。

    在路上,黄静萍抽空细心的跟她介绍了一下,“那两位,是志杰和昌宁女朋友的妈妈,另两位,是我在初中时,关系比较好的两位女同学的妈妈,”

    哦,梅秋萍这才松了一口气,只要不是儿子好朋友的妈妈就好。

    冯一平和黄静萍有了女儿,她们几位听自家孩子一说,早就想要来看看,这可是表达感谢的好时候。

    说起来,这也不是功利驱动的,但是,自家孩子的将来,直接间接的,都跟他家脱不了关系。

    这样的关系,值得她们这样有些冒昧的找上门来。

    于是,等梅秋萍带着她们一行人走到家门口的时候,看到冯文正把车上大包小包的东西朝下搬,都是孩子用的穿的,这一下,连她也犯了难,这个,是收还是不收?(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