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六点,电话准时响了起来,冯一平抓了起来,几乎和黄静萍同时问,“吃饭了吗?”

    “我还没,你们呢?小家伙今天乖不乖?”冯一平也开始归置桌上的文件。

    今天太阳很好,这个一到冬天就特别喜欢太阳的家伙,索性把办公桌都搬到了楼顶的花园旁。

    “总是准时六点吃饭,”黄静萍说,“这边同龄的小孩子多,玩伴多,女儿都有点不想回美国的意思,”

    “那把她留在我家,让我爸妈带,你回美国筹备餐厅?”

    “我无所谓啊,”感觉黄静萍很轻松的说,不过马上就说,“那我宁愿不管美国的餐厅,”

    “那刚好,你空出了一个好位置,我想想,该安排哪位美女来顶替呢?”

    “想得美!”黄静萍马上说。

    “哈哈,”冯一平只得干笑。

    说实话,让她们娘俩跟爸妈一起住,他首先不愿意。

    虽然不管是爸妈还是黄静萍,说起来现在脾气都很好,但是,婆媳之间,不是脾气好就没事,生活习惯的差异才是大问题。

    这短时间一起住住还挺好,要是长时间在一起住,肯定会有矛盾,到那会,一边是爸妈,一边是自己的孩子和孩子吗,该头痛的就是他自己。

    “一平,我跟你说,今天我们又收到了不少东西,”黄静萍语气有点沉重,“收到的这些,都是大家花了很多心思做的,今天还有一位快80岁的奶奶特意做了一双很好看的棉布鞋,我觉得这些礼太重,还是你说的对,就应该什么都不用收,”

    “可是阿姨说,这些收下的好,不收大家还不高兴,你说怎么办?”

    “这个还真是很贵重的东西,”冯一平也有些感慨。

    这样的心意,和千里送鹅毛也不相上下。

    他从小就知道,自己的乡亲都不坏,但是,你也不能把他们想得太好。

    比如在以前机会少,大家日子都过得紧巴的时候,什么都看得紧,什么都看得重,就为了几棵菜或者一畦庄稼,都可能会吵得不亦乐乎,之后老死不相往来。

    包括自己爸妈也一样,特别是自己妈妈,那真是一点亏都不能吃的一个人。

    但是,这里乡风毕竟还算淳朴,现在富起来后,和妈妈梅秋萍一样,大家都变得大度了许多——主要是有能力大度。

    这也是所谓的仓廪足而知礼节吧。

    还有一点,用现在时髦的话说,大家至少都怀有感恩之心,对自己这个带着大家致富的人,心里那真是感谢,平常都没机会,现在自己有了女儿,如果还不给机会让他们表示一下,好像确实也说不过去。

    况且妈妈说的也对,这就是村里的习俗,不过这一次大家都特别用心。

    但是,这样重的心意,确实是一种压力。

    “是我想的岔了,村里人和我家的关系,不同于镇里的人和你家的关系,那就高高兴兴的收下来,高高兴兴的跟他们道谢,放心,我再努力的带着大家赚更多的钱就好,”

    “可是,我不想你太辛苦,”

    “放心,赚钱对我来说,是最轻松的事了,”冯一平很豪气的说。

    “我怎么看到一群牛在天上飞?”

    吴倩又一次走出来,“一平,真的该吃饭了,”

    “那先这样,我先吃饭,要是美国那边还没什么消息,我过几天就回来,要不,你们过来,还是算了吧,你和女儿多在家里陪陪爸妈,”

    …………

    冯一平在这边吃饭,那也是一大堆人,从酒店的徐斌,到这边考察建设一个新的研发中心的洪浩然,到在路上的导演上官求方,以及自己的助理吴倩,又是济济一堂。

    不过,因为人多,又都属于不同的部门,席间大家倒是难得的没有谈工作,都是闲聊。

    冯一平也愿意接这样的机会跟他们拉近关系,他近期把大部分的时间放在了美国,和国内的这些高管,这样在一起的时间没有以前多。

    “你们听说了吗,酒店今天住进来一位大明星,”吴倩别有深意的看了冯一平一眼说。

    可能是因为职业原因,早不复往日的落魄,现在看起来总是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的上官求方,对这个问题很感兴趣,“她去年好像发展得不太好,没什么好作品,”

    冯一平对这个话题完全没有兴趣,“老洪,你说是这好还是SH好?”

    “要是工作,肯定是SH好,如果说气候和风景,那肯定是这边好,”

    “所以你觉得,我如果让徐总在这边盘下一块地,建个几十栋别墅,作为公司高管度假的所在,你休假的时候,愿不愿意带着老婆孩子来这边?”

    “好哇好哇,”洪浩然难得的热切起来,“一平,这事其实早该做了,”

    如果是带着孩子家人长期度假,独栋的别墅自然比这样的高层酒店体验更好。

    但徐斌的想法更大胆一些,“一平,我们能不能挪个地方,比如,干脆建在夏威夷?”

    呵呵,这家伙,不愧是在夏威夷工作过的。

    “也不是不可以啊,要不就两个地方都建,还有,我特别希望,我们能在威基基海滩附近有自己的酒店,新建,或者购并都可以,这事你就一并办了吧,”

    …………

    饭后,冯一平又按照老习惯,稍作乔装,到海滩上散步,顺道放空放空自己的大脑。

    每天的这个时候,是他最喜欢的时候,金乌西沉,海面波光粼粼,大海好像也准备要休息,海浪只发出“哗哗”的轻响,再和游人们的欢笑声汇在一起,那就成了最好的减压剂。

    当然,这如果是在更南边一点的地方,比如夏威夷,那就更好,那这会沙滩上还能看到穿着比基尼的各色美女。

    要不现在就飞过去一趟?

    呵呵,现在这也只能想一想而已,目前他可没有那么随意,大堆的事等着呢。

    他摇了摇头,从遐想里抬起头来,恰好赫然看到一个在这个时节,头上、脸上都裹着一个大毛巾的女人正站在自己旁边。

    “啊,”冯一平虽然知道没有危险——有危险欧文第一时间会通知自己,还是忍不住叫了一声。

    “嗨,”那人撩起围巾叫了一声,“吓到你啦?”

    “哦,原来是你,”他总算明白,之前吴倩说的那个明星是谁。

    “对啊,是我,怎么,不欢迎?”

    “怎么会,”冯一平皮笑肉不笑的笑道。

    “你可不够意思啊,”对方非常自来熟的说,“我们好歹也算是几面之交吧,你都有了这么大的新计划,居然都不跟我说一声,”

    “呵呵,我们这些小打小闹的,可没有什么好机会,”冯一平依然敷衍道。

    冯一平此时很期望欧文或者是其它的安保人员,能把自己和她隔开。

    这位套路可深的很,谁知道这次她有没有准备摄像机呢?

    但是欧文和他的团队,这会都无动于衷。

    拜托,你们难道不知道我们不喜欢跟这样的女明星打交道吗?

    那边的欧文警惕的看着周围,确保没有拿着摄像机的人,至于冯一平说的这一点,他表示是确实不知道。

    拜托,谁会拒绝跟这样的人聊几句呢?

    “一平你可太谦虚了,你想做的事,怎么会是小道小闹呢?”对方依然笑语妍妍的。

    “何况你把娱乐方面,作为你的集团未来发展的很重要的一个方面,那你的嘉盛传媒,在不久的将来,一定会在世界范围内都赫赫有名,”

    看来至少她的助理,研究了冯一平在年会上的讲话。

    要是其它的男人,听到这样的话,这会肯定会非常自豪,但冯一平恰好不是,他越发警惕,她这是打的什么算盘?

    “哪里,你知道,那样场合的演讲嘛,都是为了鼓舞人心,当不得真,”

    “不,”对方认真的摇头,“其它的人可能是,但你不是那样的人,”

    冯一平更是警惕,搞得好像你很了解我一样。

    要说这一点,他还真掰对了,对方是真的很了解他。

    现在这会,还不同于十多年后,那会明星们赚钱像喝水一样容易,一年收入上亿的,并不少见。

    那会的女明星,还真不一定要嫁富豪。

    现在的明星,收入自然很可观,但和后来真没得比,比如像这位这样的,那就是事业和富豪,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

    或者说后者还要更硬一点,事业,只是她接近富豪的手段。

    然而即便是放眼世界,像冯一平这么年轻,又这么豪的一代富豪,还真是除他之外,再没有旁人。

    冯一平是个富一代,这事非常重要。

    如此,来自家庭的管束就很少,而那一点,往往是对她最不利的。

    她很有信心,让任何年轻人,或者包括年轻人的父辈喜欢自己,但真没信心让一个豪门喜欢自己。

    而冯一平自己,就是他这个豪门的当家人,多好!

    “你这次会在国内呆多长时间?”对方问。

    “没事我就会一直呆在国内,”冯一平敷衍得很。

    “太好了,”对方高兴的说,“我最近打算学英语,你能教教我吗?”

    让我教你学英语?冯一平觉得很好笑。

    看着对方一脸天真烂漫的样子,他真想说一句,这还真是感觉太良好了,你不知道我现在有多忙,还是你不知道我的时间有多宝贵?

    或者是,我不知道你这打的是什么主意?

    欧文呢?他有些恼怒的朝那边看了一眼,不知道我不喜欢和这样的人交往吗?

    欧文还真不知道,因为这位是目前国际上,最知名的中国年轻女演员。

    其实,冯一平也有很多办法让对方从今往后,绝不会打自己的主意,比如这样说,“你知道我的择偶观吗,我喜欢的是有胸有屁股的,”

    哦,这样可能太粗俗,或者是太针对。

    要不这样说,“我不喜欢比自己大的,”

    但冯首富是个有家教的好孩子,他看了看表,“很高兴见到你,对不起,接下来我还有事,抱歉,欧文,”他大叫了一声。

    欧文这下终于跑了过来,还看了那位不再裹得严严实实的女明星几眼,浑然不知老板现在对他极不满意,已经决定扣掉他接下来几个晚上宵夜里的鸡腿。

    “把车开过来,”

    “好的,”

    “那么失陪了,”冯一平朝眼前这位点点头,“感谢你入住我们酒店,你有任何需要,酒店一定会满足,再见,”

    “再见,”对方多少有点诧异,还挺难搞定的样子,难道是自己上次安排发了那篇新闻的事,让他有些不高兴?

    可是这一次,我是真没安排人偷拍呀!

    …………

    冯一平也不是说谎,晚上他还真有点事。

    上晚班的张彦,依然背着那个包从宿舍出来,不过,她现在没有选择从海滩步行去酒店。

    最近几天,她不是打车,就是坐公交车。

    今天晚上,从出租车的后视镜里,她又看到那辆宝马跟在车后,那辆宝马她认识,是酒店车队中的一辆。

    虽然看不清里面的人,但她知道谁在里面,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看着那车,她还是安心不少。(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