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嗡嗡嗡,”电话震动起来,冯一平陡然惊醒,眼睛睁开了一下,又马上闭上,阳光太刺眼,这究竟是几点?

    他一看,也就不到8点而已,自己今早多睡了近两个小时。

    “什么事?”

    “有点事,嗯,你不是还没起来吧,你今天居然到现在还没起来?”金翎很惊讶的问。

    “是啊,我怎么就睡过头了呢?”冯一平也搞不清楚,跟着就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啊湫,”

    “怎么,你是感冒了吗?”金翎有些紧张。

    冯一平感觉脑袋还真有些晕,摸了摸额头,好像略略有点烫,“没事,一声有人想,两声有人讲,三声才感冒呢,我这不才一声吗,”

    跟着又一声,“啊湫,”

    他吸了吸鼻子,“这一定是刚才那个想的,现在在讲我,放心,我这身体,让我洗个热水脸,就什么事都不会有,”

    “你可不能大意,不行去看看医生,”

    “打喷嚏而已,不用大惊小怪的,你不是说有事吗?”

    “对,是找你有事,嗯,是什么事来着?你看,被你这一打岔,想不起来了,算了,也不是要紧的事,想起来再跟你说,你先准备吃早餐吧,”

    “嗯,”冯一平正准备挂电话,金翎在那边又问了一句,“听说,入住酒店的那位,就是为了专程去找你的?”

    原来这女强人也喜欢八卦。

    “你们想太多了,我可没那么大吸引力,再说,我喜欢你什么样的你不是知道吗?”

    这个金翎当然知道,冯一平上次说出的那么一大串名字,都有个共同点,不但人漂亮,而且个个都是前凸后翘,“切,恶心的男人,”她没好气的挂掉了电话。

    “啊湫,”冯一平憋了一会的一个喷嚏终于打了出来,还真是感冒了。

    …………

    上海,金翎马上又拿起电话,“吴倩,你怎么回事,他早上六点多没起来,你怎么不去看看?”

    “啊,我问了欧文,欧文说他还在睡,我们都以为他累了,”

    “你们两个,”金翎摇头,“你现在马上去看看他,他好像是感冒了,你也知道,这个时候的感冒,一定不能小看,一定要让他看医生,他不同意,就说是我说的,”

    “好的,我马上去看他,一定按你说的办,”

    金翎放下电话,有些烦躁不安的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怎么就这么不让人省心呢?

    她不停的看着表,但是一直没等到吴倩的回话,这时间怎么过得这么慢?

    她闭上眼睛静了静心,自己这肯定小题大做。

    她强迫自己坐下来,处理该处理的事。

    但是,这件事也是件麻烦事。

    她看着电脑里的那份邮件,有些为难,这事,应该怎么回复呢?

    邮件是物流公司的总经理张必兴发来的,主题是他想内部创业的项目。

    目前各公司已经收到了不少内部创业项目,但张必兴,是第一个集团子公司总经理级别的高管,有内部创业的想法。

    这其实也没什么问题,嘉盛成立到现在,人才储备虽然还没有达成预想的目标,但是,几位张必兴这样的高管工作变动,还是能够轻松应对。

    这一点金翎不担心。

    让她踌躇的,是张必兴要创业的项目,快递公司。

    物流公司的老总,看到现在的趋势,想创办快递公司,这也是挺顺理成章的事,问题是,创办快递公司这事,冯一平和她也已经讨论过多次。

    这也是目前正在建设中的网上商城的配套工程。

    对于物流公司将来的发展,冯一平也早就有很明确的规划,将由现在的嘉盛物流和嘉盛冷链两个业务板块,扩大成嘉盛物流城和嘉盛快运四个板块。

    后两项,自然是为他计划中的电子商务做准备。

    谁知道张必兴偏偏在这个时候提出这个计划。

    而问题是,金翎记得很清楚,在年会上,冯一平只说了网上商城那个项目,大家不用惦记,包括快运,他都没有提起。

    那么,即使自己已经有了规划和设想,是不是还是应该批准张必兴的申请,并把他的计划,提交到内部创业项目评审委员会呢?

    金翎一时真的有些拿不定主意。

    最关键的是,冯一平那边究竟怎么样?她有些烦躁的站起来,看了看表,又给吴倩打了个电话,“怎么样?”

    …………

    另一边,冯一平刚洗漱完,吴倩已经拿着一个神奇工坊最新版的红外测温仪站在客厅里,“你头晕吗,鼻塞吗,胸闷吗,喉咙痛吗?”她一脸关切问。

    “这么紧张干什么,”冯一平接过她手上的测温仪,“呵呵,又精致了,”

    他对着自己的额头来了一下,“看,不到39度,没事,就是头有点晕,没什么劲,随便吃片感冒药,休息一会就好,”

    “那怎么行,”吴倩强硬的说,“一定要看医生,”

    “这么点小事,就不用占用我们本来就紧张的公共医疗资源吧,”冯一平不以为意的说,“让餐厅给我煮碗稀饭,”

    “现在肯定不去医院,”吴倩说,“我让医生到这来,”

    “听我的,你去给我随便买和感冒药来就好,”

    “一定要让医生检查,这是金总交代的,”

    冯一平感觉真有些头痛,用的着这么紧张吗?“先吃饭,吃了饭再说,”

    “你坐着,我安排就好,”吴倩马上给餐厅打电话,“早餐好了吗?快点,还有,你查查昨天的菜单,我们有吃鸡肉吗?”

    “肯定没有鸡肉,”冯一平笑了,这个事,他被任何人都走在前面。

    如果不是他提前谋划,还是以鸡汤为主的老家味道面馆,今年肯定没什么生意,家里东正哥他们的养鸡场,同样会损失惨重。

    但是,他在一年前就做了转型,既避开了这次风波,又不会让人怀疑。

    再说,从去年年底开始,谁家还吃鸡肉?

    要说,这一两年还真是事多,去年上半年,主要爆发于国内的非典,让全球风声鹤唳。

    其实,就在我们国家非典还不明显的时候,欧洲的荷兰已经爆发了一次严重的禽流感,虽然销毁了超过1400万只活鸡,但疫情仍扩散到比利时和德国。

    从去年年底开始,也就是上个月,一场禽流感先是在韩国南部爆发,很快对面的日本开始相应,然后,波及到香港,最后,在越南肆虐。

    韩国、日本,香港是有条件也有经验,但是越南,两样皆无,很快,这种H5N1的禽流感就由家禽传染给了人,据世卫组织刚刚通报的消息,越南已经有8人死于这种禽流感。

    我国虽然用了很多办法防堵,但在境内,同样有禽流感出现,还好没有出现人感染的病例。

    不过,经过去年的劫难,相关部门这次的反应非常积极,已经提出要像防非典一样防禽流感。

    连不少农村家养的鸡都杀了,人人谈鸡色变,这会还有谁会吃鸡?假日酒店敢给他这个老板上和鸡有关的菜肴?

    “拜托,你难不成还以为我是禽流感不成?我们这又不是越南,”

    “越南就在旁边,”吴倩说。

    “放心吧,我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作为过来人,今年的禽流感这事,他是真不担心,因为该担心的已经处理好了。

    他记得很清楚,这波禽流感,对国内的影响,主要是那些养鸡场,以及肯德基麦当劳这些以鸡为主要原料的餐厅,人,至少国内真没什么事。

    清粥很快上来,冯一平确实没什么胃口,也没什么精神,就只喝了两口,然不以为意的拿着电脑到楼顶,但是,头真的很晕,一封邮件还没看完,就又沉沉睡去。

    吴倩过来看了一眼,见他这个样子,还真有些慌,以前感冒也没见他这么厉害的呀?(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