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好在她现在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她回房打了几个电话,很快,徐斌和洪浩然急匆匆的跑上来。

    “还好有你们在,”吴倩毕竟是个女孩子,面对这样的事,觉得压力好大,“一平说不去医院,我觉得这会也不去医院的好,你们说呢?”

    虽然现在还没有发现禽流感能在人际间传染,但是从去年的非典后,大家对医院的发热门诊,依然有些敬而远之。

    “先看看,”徐斌和洪浩然去看了看已经睡着了的冯一平,但以他们那脸业余也算不上的水平,当然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脸有点红,看来确实有些烧,”洪浩然说。

    “按理应该不会是那个,”徐斌说,“酒店餐厅从上个月起,就剔除了所有和家禽有关的菜单,一平这几天也只在傍晚的时候去海滩,那会哪还有什么候鸟?”

    现在有专家说,这次禽流感,是由候鸟迁徙引起的。

    “先联系本地的医院来检查,如果他们确定只是普通的流感,那就再好不过,我再联系香港的包总,香港的医院对禽流感有经验,让那边派专家过来确诊,”年纪最大的洪浩然拿了主意。

    已经不止一次遭受禽流感的香港,这方面确实有经验。

    “就这么办,”三个人分头打起电话来。

    …………

    酒店楼下,交完班的张彦,感觉有点小失落,他这回怎么不下来溜达一趟?

    很忙吗?还是在跟明星吃早餐?

    昨天明星追到海滩上的那一幕,瞒得住游客,但自然瞒不住酒店的员工。

    不过,大家都是带着点自豪的在传这事,“看,连这样的明星也来找老板,”

    这样的事,不是从侧面说明他们的老板牛吗?

    刚走到酒店对面,她看到连着两辆医院的救护车开到门口,头一辆车上,下来几个外面穿着白大褂,里面还看得到领章的军医,拎着一个箱子,急匆匆的朝里走。

    后面的那辆车,好像是装设备的,在酒店员工的帮助下,好几个人从车上抬下来大小好几台她叫不出名字的设备。

    难道是这边的员工今天开始体检,也没看到通知啊?

    那难道是酒店里住着一个要员?但这两天好像也没这样的事。

    现在酒店里最大牌的,就是那个压根不知道哪里长得好看的女明星。

    难道是她有什么问题?别说,这样的做派,那些拽得跟二五八万似的明星还真做得出来。

    不会真是她吧,嘿嘿!

    张彦却是下意识的把冯一平排除在外,按他那体格,估计整年连药都不用吃。

    回到宿舍,洗了个澡,她躺在床上看了会余秋雨的《行者无疆》,自去年的旅行后,她就喜欢上了看游记。

    从游记方面来看,这书写的不错,但是论可读性,跟他前几部散文明显有差距,也就看了不到一章,她就感觉倦意上涌,刚把书丢到一旁,听到隔壁房间的同事在打电话,“什么,冯总可能生病了?刚刚来了一车的医生和设备?”

    她“腾”的一声从床上坐起来。

    …………

    “一平,一平,”睡得晕晕乎乎的冯一平被人叫醒,“药买回来了?”他随口问了一句。

    一睁眼,看到洪浩然站在身前,“老洪,有事?”他连忙坐起来。

    “没事,我们把医生请来了,走,我扶你进屋,”徐斌也过来帮手。

    “哪那么麻烦,一个寻常的感冒而已,就是有点发烧头晕,”

    他稳稳当当的走起来,接过吴倩递过来的水喝了几口,“哪还用这么煞有介事的?”

    吴倩低着头不说话。

    “别多想,我说的是金总,总爱这样一惊一乍,”他怕吴倩觉得委屈,解释了一句。

    哪知道吴倩说,“我觉得金总做得对,”

    啧,这姑娘,要不要这么耿直咧?

    “我跟你们说,就我这身板,只要再休息一会,连药都不用吃,到明天,绝对什么事都没有,我大多数感冒,真的连药都不用吃,”

    他带着他们几位朝屋里走,说实话,有这么多人发自内心的关心,那感觉还是挺不错。

    “咦?”刚迈进门一步,他又退了回来,“我没走错吧,”他看了看周围,没错,这是自己的酒店,这是自己的套房啊。

    “没错,这几位,就是我们从海军医院请来的专家,”洪浩然说。

    “这,”冯一平这才进屋,看着厅里的两男一女三位军医,还有好几个护士,“谢谢各位,不好意思劳烦几位,”

    “其实真没事,小感冒而已,呵呵,就他们小题大做,”

    “治病救人本来就是我们的天职,没有什么劳烦的,冯总这边请,这感冒,还真不能小看,”为首的那位有些年纪的专家说。

    冯一平有些不解的跟着他走,就在客厅不能问诊吗,还要去日光浴室干什么?

    他很快明白是为什么。

    日光浴室,此时跟早上看起来的情形大相径庭,里面放了好几台大大小小的设备,冯一平只认出其中的一样,约莫是台X线机。

    总之,以他的眼光看,这儿现在绝对可以成为一家对外营业的诊所。

    此情此景,他都有点不知道说什么,顺从的按医生的要求在椅子上坐下,“老实说,我真的有点被吓到了,”

    “呵呵,冯总也别担心,你说的也对,一般的感冒确实问题不大,尤其是冯总你这样免疫力强,年轻力壮的人,”

    刚刚说感冒不可小觑的医生,现在又安慰他,他也用一只红外测温仪在冯一平额头上量了一下,“除了头晕头痛,还感觉那里不舒服?”

    “有点咳嗽,”

    “好,张嘴,”

    冯一平张开嘴让他看了看,然后,一个冰凉的听诊器被放在胸口,“全身乏力,对吧,”

    “对,”

    感觉很牛的海军医院的专家望闻问切了一番,冯一平感觉带着白口罩的他明显放松了些,但是,看了看外面客厅里的那么多走来走去的人,专家说,“抽个血吧,”

    …………

    冯一平按着手指头上的棉签从日光浴室里走出来,“你们这些家伙,”

    他哭笑不得的说,这些医生,居然连验血都不用回医院,可见他们带的设备之齐全。

    “一平,小心无大错,”洪浩然说,“你也知道现在的这形势,”

    “好吧好吧,”冯一平还能说什么呢?

    “怎么就验血,其它的设备怎么不用?不是应该照照X光吗?”吴倩还担心这样不够。

    “那个,能不照就不照,”冯一平说。

    “哦,”小姑娘又一次低下头。

    过了几分钟,几个医生从里面出来,问诊的那位摘掉口罩,“这是验血报告,”他神色轻松的把手里的那张纸给冯一平。

    冯一平看了看,顺嘴溜出一句,“病毒感染,”

    这下那三位医生顿时对冯一平有些刮目相看,“原来冯总连这个也看得懂?”

    能看不懂吗?后来经常大半夜的抱着孩子朝医院跑,有时连着几天,天天验血,每次花费近百块不说,孩子还痛得哇哇大哭。

    怎么能不知道白细胞数量高于1万,是炎症比较厉害;白细胞数量低于4000,说明抵抗力比较低;;如果淋巴细胞百分比高,则是病毒感染;中性粒细胞百分比高,则是细菌感染……。

    “那个,没事时,我就喜欢瞎看书,”冯一平随便扯了一句。

    “你说得对,你这是病毒感染引起的流感,没什么大问题,我们开点药就好,”

    “真就是普通的流感?”洪浩然不放心的问了一句。

    被当面质疑,那专家也不恼,他能明白洪浩然的担忧,“就是普通的流感,吃吃药,注意休息,几天就会好,”

    “吴倩,带一平去休息,”洪浩然说。

    “谢谢几位,麻烦了,”

    “应该的,”几位医生的态度都得不得了。

    话说,他们对冯一平这个年轻的首富,也挺感兴趣。

    这第一印象,就是他确实和那些报道里说的一样,真是个谦逊温和的小伙子。

    也明显是他公司的主心骨。

    “我想问问几位,接下来有什么要注意的,”朝楼顶走的时候,冯一平还听到徐斌在那边问。

    “放心了?”他问吴倩。

    “放心了,”吴倩终于开怀起来,“你先坐,或者躺着也行,我去给你拿药,”

    啧,冯一平躺在沙发上,看着头顶的蓝天白云,忍不住又摇了摇头。

    他听着洪浩然在送那几位医生下楼,又听到好多人在搬那些设备,没一会,那三个始作俑者一脸轻松的来到楼顶,“一平,药,”

    冯一平一看,好嘛,首先就是他很熟悉的复方氨酚烷胺胶囊,拜托,这都是非处方药好不好?

    “我估计那几位专家也挺无语的,”他麻利的吞了一粒。

    “我们还准备请香港的专家来,”吴倩笑着递给他下一种药,“还有这个,抗病毒颗粒,”

    “你们还真是,”冯一平指着他们三个说,“我该说什么好呢?”

    “哦,我想起《大腕》里李成儒说的那句话,‘看感冒就得花万八千的,’是不是我看个感冒,就得比他说的那个标准还高,至少花个几万?今天这一通折腾,肯定代价不小,”

    “值得的,一平,”洪浩然笑着说。(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