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店主楼右边,是附属的独栋别墅,那栋掩映在凤凰树棕榈树下,隐私最好,还有专属海滩的别墅里,此时还非常静谧,静谧到只能听到海浪的哗哗声。

    一个助理兴冲冲的跑进来大声嚷嚷着,“好消息好消息!”

    有被吵醒的工作人员就在心里替他着急,这是早上的那顿挂落还没吃够吗?

    果然,“吵什么?”主卧里的那位马上没好气的说。

    嚷嚷着的那个人,立马安静了下来。

    其实啊,这位平常脾气也没这么大的,但是今天不同,那个,伦家本来就窝火着呢。

    来之前就做了功课,都打听好了,据说冯一平每天早上六点起来跑步,在这是在海滩边跑,根据这个情况,团队里针对性的做了一些安排。

    她这边凌晨5点就爬起来化了一个素颜的妆,还特意穿了运动服在等着,就想来个偶遇,一起晨练。

    这样的海滩,跑着跑着,半路不崴个脚都不好意思是不是?

    一女孩子崴脚了,冯一平作为一爷们,不得搀一下扶一下,或者背一下?

    那距离不是被迅速拉近了?

    或者不来崴脚这样要么对演技要求高,要么真的身体受罪的戏码,就跟着跑几圈,然后一起吃个早餐,那不也挺不错?

    就怀着这么美好的愿望等啊等啊,结果从晨光熹微,等到骄阳万丈,海滩从静谧无人,等到人声鼎沸,大家也从原本的精神十足,等到昏昏欲睡……,传说中,雷打不动,每天6点都要晨跑的冯一平,就愣是没出现!

    希望有多大,失望就有多大,工作人员里,有那脑袋灵活的,马上就说这冯一平居然也搞假新闻,但是,这显然阻挡不了那位的怒火,从先导团队到随行的人,有一个算一个,那一通骂啊!

    也只能阿Q的想,有好多粉丝想找这样的骂都找不到呢。

    现在也就刚睡下没一会,你说这位为什么又朝枪口上撞?

    “关于冯一平的,”那位小声说了一句。

    主卧里有了点动静,“说,”

    “他好像病了,”

    “又是听说,你们还有没有个准信?”

    “这次错不了,我亲眼看到一大群医生带着好多设备,直接上了顶楼,酒店主楼的顶楼,就是冯一平的个人空间,现在就只住着他一个人,”

    “而且,他早上不是没下来跑步吗?

    这好像说得挺有道理。

    “可这又算什么好消息?”

    听了这话,工作人员都有点无奈,这怎么不是好消息啊亲?这是比晨跑更好的机会嘛不是。

    好在里面那位也不笨,尤其是在这样创造和把握机会的事上。

    “这好像确实是个好消息,”下一刻,那位穿着睡衣拉开门,“快,再给我化妆,”

    “嗯,等等,他究竟是什么病?这么兴师动众,会不会传染?”

    这话说得大家都紧张了起来,非典还历历在目,禽流感又在周边肆虐,这个问题是得考虑。

    “我再去问问,不过我觉得,这应不是什么大事,冯一平这么年轻,能有什么病?我估计,也就是头疼脑热什么的,”

    “但是他们这样的人,不是越有钱越惜命吗,我觉得这应该是小题大做,”打探来消息的那位说。

    你别说,这真相,好多时候,往往就影藏在大家的瞎掰里。

    “你去那边盯着,我们在这里准备,”贴身助理发话。

    …………

    上海,金翎也终于等到了吴倩的电话,“就是普通的流感?确认了,好,”

    一直担心的她终于放松下来,“等他好了,你马上给我打电话,我会让他马上回来,那边离越南太近,这一阵还是离得远一点好,”

    “金总,”吴倩弱弱的解释了一句,“越南是在岛西边,我们这是在南边,”

    “那还是近,”金翎说,“他一个内地出生和长大的人,有这么离不开海吗?”

    “你知不知道,我刚才都在想着要不要通知他家里,”

    “总之你告诉他,好了以后,把那边的事尽快处理完,之后马上回来,”

    她这是又一次摆明了不想讲道理,在跟冯一平有关的很多事上,她总是高标准严要求到有些矫枉过正。

    “那好的,还有金总,对这一次我们的安排,一平他好像有意见,觉得太小题大作,”

    “我知道,肯定是心疼花费,对吧,”金翎半是无奈半是恼火的说,“别听他的,他这就是习惯性的抠门,”

    “这两天辛苦了,好好照顾他,等他再去美国,我给你放大假,”

    其实吴倩想说,我也想陪着老板去美国的,但是金翎已经挂掉了电话。

    自己这是不是有点小题大做呢?金翎想。

    “颖芝,你来一趟,”她拨通了方颖芝的电话。

    “金总,什么事?”方颖芝马上赶到。

    “你安排一下,一平所有的房子,包括美国的,都重新设计一个健身房,具体的方案,包括里面最好配置哪些设施,都找最专业最顶级的的人来做,年底前我要看到方案,”

    她觉得,增强体质,提高免疫力才最关键,冯一平只靠跑步来锻炼,可能有些不够。

    “好的,我马上办,”方颖芝虽然不明白这是为什么,还是麻利的答应下来,并且提出了自己的意见,“那几栋大厦里的健身房,需不需要重新区隔出一个他的专属空间,”

    “也可以,你就一并办了,”

    …………

    宿舍里,听到同事的话之后,张彦就再也睡不着,原来他病了,原来他是因为这个原因,早上没下来。

    原来门口那两辆医院的车,是为他来的。

    她马上担心起来,那阵仗,看起来真挺严重。

    他究竟得了什么病?他现在怎么样?

    她凝神听着隔壁,可是通了那通电话之后,隔壁就再没有动静。

    她忍不住喊了一声,“小莉,我刚才听你说,是冯总病了吗?”

    “嗯,”隔壁那位跟她不一样,看来接到那个电话之后,睡得挺踏实,此时说话都含含糊糊的,“对,都说冯总今天没有晨练,还来了好多医生带着不少设备上了顶楼,”

    “哦,顶楼只有冯总一个人住,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你打个电话问问前台呗,”小莉说,“有消息告诉我一声,”

    这事自然轮不到她来教,但是张彦因为要刻意的和冯一平保持距离,在平常的工作中,只要是跟冯一平有关的事,她都特意的表示不感兴趣,所以才不想那么做。

    但是这会,她觉得确实顾不了那么多。

    她马上拨通了前台的电话,“医生还没下来?现在大家都不清楚?”

    好嘛,电话一打,她更着急了。

    那么大的阵仗,还真是因为他病了。

    张彦再也坐不住,昨天不是还好好的,跟女明星在海边谈笑风生,送自己上晚班吗,这怎么就病了呢?还这么兴师动众的。

    她在房间里转了好几圈,思忖良久,终于还是拨通了冯一平的电话。

    “喂,”响了几声,那边终于接起来,“你现在怎么样?”张彦紧张的问。

    “是你啊,”冯一平的声音听起来是没有平常那么有力,“我挺好的啊,怎么了?”

    “医生怎么说?”

    原来这事连她都知道?冯一平脑海里顿时转了好多个圈,好多电影里面的情节浮现在眼前,是不是借这个机会,想办法把关系更拉近一步?

    但是,所有的那些念头,马上都被他弃之脑后,对她怎么能用这样的手段?

    “就是普通的流感而已,是吴倩他们小题大作,”

    “只是感冒?”张彦本能的不相信。

    “真就是感冒,你也别担心,”冯一平听出了她说话都有点颤,“你先好好休息,上班时就知道我有没有骗你,”(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