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意识到了一个问题,”冯一平挂掉张彦的电话,心情不错,“你们搞的这一番大阵仗,让酒店的员工很不安,还以为我怎么的了,现在这个问题该怎么解决?”

    在宿舍休息的张彦都知道这个消息,想必在酒店里应该已经传遍了。

    洪浩然想了想,“对,这个确实欠考虑,主要是当时太急,”

    当时大家都想着禽流感,自己吓自己,有些事确实欠考虑,现在想想,不管真假,真不好那么大张旗鼓。

    “我在这边已经没事了,要不,麻烦老板你送一送?”他说。

    “应该的,”

    …………

    楼下大堂,打探消息的那位才到不久,就看到那几位医生一脸轻松的跟徐斌一道说笑着下来,看来是就和自己想的一样,真没什么事?

    酒店的员工很明显也很感兴趣,但是徐斌在,没人冒昧的上去问什么,这位也一样,徐斌毕竟是上市公司的总裁,跟他可没什么交情。

    但这事可难不住他。

    等载着医生的那辆车走了,他主动去帮忙朝车上搬了一台设备,也没问那些护士,而是问那个司机,“这个,我们老板究竟是哪里不舒服?这么多设备,怎么刚搬上去,这么快就搬下来?”

    这个司机可不知道他压根不是酒店的工作人员,马上吐槽,“就是一个普通的流感而已,你们老板手下的那些人偏要弄得兴师动众的,就是苦了我们,这搬上搬下,搬进搬出的,”

    “辛苦了师傅,只要我们老板没事就好,”

    “像你们老板那么年轻那么有钱,吃好喝好住好穿好的,怎么会有什么事,”司机看起来有些仇富。

    可能也是因为今天这事,额外增加了他的劳动量,但是他却没能上楼看那传说中的首富一眼。

    但是等他吐槽完这句后,一转身,咦,人呢?

    人家才没兴致听到吐槽,早溜了,这会正在朝别墅跑的路上,“打听清楚了,就是普通的流行感冒,”他兴奋的对着电话里说。

    话说,其实他完全不用这么费力,就在他离开没一会后,就穿着件毛衣的冯一平,和提着行李箱的洪浩然,汇合上这会还没上楼的徐斌,谈笑风生的走到酒店门口。

    酒店那些原本还在胡乱联想的员工,看到这一幕,马上安心下来。

    都这样,还能有什么大事?如果真有事,洪总说什么也不会这会离开不是。

    “老洪,辛苦了,”冯一平在车旁握住洪浩然的手,“这两年,智通在自身业务发展良好的同时,也源源不断的为集团旗下其它的互联网公司,输送了大量的人才,有力的保证了公司在高科技行业的发展,从这一点上讲,老洪,你和智通居功至伟,”

    “说起这个,洪总,我也得感谢你,”徐斌马上接起来,“酒店维护和管理网站的那些人,也全是由智通调来的,真是为我们省了不少事,”

    “这有什么,这不是我应该做的吗,”洪浩然笑着说,“刚好,我一向就认为,一个公司,就应该保持适当的人员流动,我们向其它的公司输送工程师,恰好就解决了这个问题,”

    “而且,这一次次的招聘,也为智通提供了更多招募到优秀工程师的机会,何乐而不为呢,”

    “好哇,你的意思是,你输送出来的,都是你觉得不可惜的人,那些厉害的,你一直留在智通?”徐斌说,“洪总,我真是看错了你,想不到你这么相貌堂堂的人,竟然也会玩这样的手段,”

    “呵呵,这个跟我可没什么关系,现在都是双向选择,他们选择留下来,说明智通对他们更有吸引力,”

    “一平,你好好休息,再见,徐总,”洪浩然带着一丝得意,坐进旁边的车里。

    这个,还真是各人都有各人的打算。

    “你就别装了,酒店负责IT业务的那帮人,难道不称职吗?”冯一平对看起来有些郁闷的徐斌说。

    “没有,我就是没想到洪总居然也给我们打这样的埋伏,”徐斌说。

    冯一平跟他边走边说,和平常一样,跟遇到的员工打招呼,走到前台的时候,刚好那边的没有客人办手续,他在口袋里摸了一下,几步跑过去,“纸巾有吗?下来忘了带,这感冒还真是让鼻子遭殃的事,”

    “有,有,”前台的姑娘马上拿出一盒面纸,冯一平抽了几张捏在鼻子上,做要擤鼻涕的样子,“谢谢,”

    都这样做了,大家应该不会再瞎猜疑了吧。

    …………

    冯一平刚上楼不久,一行人在大家的注目下施施然走进大堂,“她又来了,”“一定是去顶楼,”大家窃窃私语。

    这也不是假日酒店的员工盲目自信,因为这一行人里,有拿果篮的,有拿鲜花的,连大明星本人,都降尊纡贵的提着一个保温桶,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妥妥的是看病人的架势。

    但是,在顶楼的时候,她们却遇到了点小障碍,障碍是堵在门口的那个外国大个子。

    被老板批评过的欧文,已经很明确的知道,自家老板至少对眼前这位没什么兴趣,因为她已经挨过一次批评,这次说什么也不让她们进去。

    而且,这家伙还装作听不懂中文的样子,一直板着脸堵在那里。

    就在大明星感觉有点不爽的时候,吴倩打开门,“原来是您,快请进,抱歉,冯总刚吃了感冒药,现在有些困,不能来迎接你,”

    “没事没事,他养病要紧,”

    “这位是哪里找的,”她指着欧文说,“还真挺尽职,”

    “听说是美国海豹的,脑袋里也练得全是肌肉,所以您别介意,他听不懂中文,而且早上的时候,我们已经取消了冯总今天所有的安排,包括会客,”

    “没有,怎么会,我只是觉得这样的人才很难得,我也想找一位,”

    这个话茬吴倩却不接了,谁知道她会不会真因为这事拜托冯总。

    “几位这边请,”她带着大家穿堂过厅,直接来到楼顶,在那,冯一平坐在遮阳伞下,靠在躺椅上昏昏欲睡,见她们过来,从桌上拿起一个口罩戴上,“抱歉,怕感染你们,”

    “没事没事,”那位拉了张椅子在冯一平旁边坐下来,一脸的关切,“现在还难受吗?不会是昨晚在海边吹风着凉了吧,你看,都怪我,”

    话说,我去海边,真跟你没关系好吗?

    “这是我刚熬的姜丝萝卜汤,我小时候感冒了,我妈就给我炖这个,也算是个偏方,挺有效的,你尝尝?”她打开提着的保温桶说。

    “谢谢,有心了,”冯一平这真不是客气,这位还真是有心。

    也不好太不给面子,他端起来喝了一口,“你炖的挺不错,但我还是不习惯吃姜,”

    “再加上刚刚才吃的稀饭,后来又是药又是水,肚子里确实装不下,”

    “哦,不喜欢喝这个就别喝,那我再去炖其它不含姜的汤,你留着吃点喝,我看,你这就有厨房,对吗?”

    “心领了,真不用这么麻烦,再吃两次药,估计到晚上,我就什么事都没有,”

    “说实话,我现在真没有什么精神,你也挺忙的,不好因为我的这点小事,耽误你的正事,”冯一平婉言送客,“下次你有新作上映,一定通知我,我带着公司员工去包场,”

    泡你就是正事,那位心想,“不麻烦,煮这样的汤很快的,”

    冯一平现在有点后悔开门,看样子,这位还真挺难拒绝,恰好这时,电话响了起来,他一看来电,明显精神起来,“对不起,我要去接个人,吴倩,你帮我照顾这几位,”

    接人?我刚才不是听说取消了今天所有的会见吗?

    冯一平一阵风的跑到门前,张彦提着一个包俏生生的站在门口,“你真的没事?”(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