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快进来,”冯一平说。

    “你真的没事?”张彦又重复了一遍。

    “当然没事,不信你摸摸,就是有一点点烧而已,”冯一平这一刻变成了坚定的行动派,飞快的拉着张彦的手,放在自己的额头上,“对不对?”

    这事张彦肯定没想到,她楞了一下,满脸通红,手同样飞快的收回来,不过,可能是没感觉到,自己又伸手去认真的摸了一下,“对,是有点烧,”

    “只是感冒就好,”她低头从包里掏出一个玻璃瓶子,“我知道你现在只能吃稀饭,这个是家里寄给我的,”她脸又有些红,“只不过被我吃掉了一些,”

    “喔,这个一看就很正宗,”冯一平一把抢过去,打开瓶子一闻,一脸的陶醉,“就是这个味,”

    “有这个,我就能吃两碗干饭,”

    他拿着那个瓶子朝屋里走去,“进来啊,好像稀饭还有剩的,”

    张彦迟疑了一下,一想,反正刚才自己火急火燎的上楼这事,现在肯定已经有很多同事知道,进去就进去吧。

    前面,冯一平都不朝那边天台看一眼,拿着那个瓶子就直奔厨房。

    那其实真不是什么稀罕玩意,不过一瓶自家做的腐乳。

    但是,这玩意,绝对是各地有各地的风味,超市里卖的绍兴产的那种,还真不合他的口味,除了甜就是咸,还有一股黄酒的味道。

    还就是他们那先霉再晒的这种,味道虽然不好用语言形容,但吃起来只有两个字,“好吃!”

    …………

    屋外的天台上,那位一边打量着周围的布置,一边和颜悦色的跟吴倩闲聊,她非常清楚,要攻下冯一平这个山头,外围必须先摆平的那些障碍里,眼前这位形象气质俱佳,只不过看起来不太柔和的女孩子,就是最主要的一个。

    这位,如果处理得好,能拉到自己这边来,那就是最重要的助力,以后就绝不会出现类似今天早上那样的乌龙事件。

    但要是处理得不好,那绝对会为这场看来本就不轻松的攻坚战,再额外增加难度。

    “小吴,小吴对吧,哪个大学毕业的?”

    “上外,”吴倩言简意赅的说。

    “难怪呢,气质这么好,”

    吴倩就不明白这两者之间的因果关系,不过,这怎么也是夸奖,“谢谢!”

    “你要是也考中戏,一定也会很有前途,”

    这个,我现在好像也挺不错的。

    那位当然不会犯这样的错误,“不过,肯定比不上你现在的成就,我们中的好多人,可能终其一生,都不能留下一部让很多人记住的作品,但是像你现在,跟在你们冯总身边,肯定能做出很多改变很多人生活的大事,”

    要说这话说的,那绝对高端大气上档次。

    此情此景,要是那些制片人见了,一定会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你居然也能如斯谦逊?”

    就连是受冯一平的影响,对这位的看法,绝称不上太正面的吴倩听了这话,都感觉她顺眼了好多,“我们努力的范畴和方向不一样,”她说。

    这是这场谈话里,她说得最长的一句话。

    “是啊,但是你们的目标明确,而我们,好多人容易在路上迷失方向,”

    这话好像是有感而发,说得也很真诚。

    确实,她们那条路上,坚持走到底,也不一定能成为名副其实的“腕儿”,有时候,感觉还是路旁那些金灿灿的饭票更实在。

    但是这话吴倩却不太喜欢听。

    这事其实跟目标无关,只跟三观有关好咩。

    要是我三观稍有些不正,读大学那会就能找到一个至少看起来很好的归宿好不好,哪用得着像现在这样,没日没夜的忙?

    所以这次她没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只不过,她的这次点头,其实是跟书上所说的印度人点头一样,表示的是否定的意思。

    还真难伺候,刚才感觉聊得还挺好,现在怎么就又这么冷淡?

    她决定不再聊这些稍微有些深度,所以可能很难完全观点相同的话题,“你们冯总每次来都住在这?”

    “对,”这话问得好没营养,自家在这有酒店,不住这住哪?

    吴倩觉得这对话好没意思,不知怎么就在心里默诵那个意为智力低、精神缺乏的长英文单词,feeblemindednessfloccinaucinihilipilification。

    作为一个还算优秀的演员,那位在察言观色方面的功夫自然不错,看得出吴倩此时的心不在焉,心下委实恼火。

    你知不知道,我有多长时间没跟一个无名小卒这么和颜悦色,又十分耐心的说话吗?

    你知不知道多少人会因为我对他笑了一下,而觉得万分荣幸吗?你知不知道我现在的时间有多么宝贵吗?……

    但是,她心里再恼火,面上却控制得非常好,笑得更热情,她使了个眼色,跟来的几个助理看似站起来欣赏风景,其实把她们俩挡的严严实实的,至少屋内看不到她们现在在干什么。

    “吴倩,我看你真是越看越喜欢,我要是能有一个你这样的妹妹就好了,”

    “我应该比你大,”吴倩插了一句。

    “哦,”那位有点小尴尬,“那我真羡慕你,你看看,在其它人眼里,我看起来至少会比你大几岁,”

    这话让那几位助理也为之侧目,这确实是她说的?

    吴倩心想,这原因还不简单,你心事多呗,所以才显老。

    “哪里,你现在的状态,看起来绝对是80后,”

    “真的?”那位至少看起来有些小开心,“我们的工作性质,其实对保养真不利,经常性的熬夜,频繁的化妆……,”

    这个话题,要是展开聊,绝对能扯上几天几夜,不过那位也是挺有自控力,而且很有章法的一个人,知道这会正事要紧,马上把话题转回来,“总之,今天见你,我是真的觉得一见如故,说实话,见到你这样的姑娘,是我这次最大的收获,你看,我也没准备什么,这个你收着,”

    她大方的褪下手腕上的那条钻石手链,“就当是我的见面礼,”

    话说这位今天的打扮,以看病来说,真的有些用力过猛,倒像是出席正规的宴会,首饰那是一样不少。

    她也拉过吴倩的手,就准备给她戴上——好吧,今天这屋子里的人,都喜欢拉女孩子的手。

    吴倩还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硬送礼的场面,不过,她哪能收这个?马上跳起来,“不不,你太客气了,我也非常荣幸能跟你这样的大明星有面对面的机会,不过这礼物,我无论如何不能收,”

    “真不用这么客气,这就是我的一点心意,你要是不喜欢这个款式,现在跟我说,我跟一些品牌的珠宝商关系不错,我可以让他们为你定制,或者,你要是喜欢那些限量版的,我同样能想办法,”

    她此时热情又大度,这一幕要是让其它那些人看了,同样能掉一地眼珠子,你不是只往里收珠宝的么,现在居然还能往外送?

    没办法,要成事,哪能不付出代价呢?

    “不不,真不用,”吴倩一个劲的摆手,对这些闪闪亮的东西,她同样喜欢,但说不上喜爱,而且,现在的她,只要不是太奢侈的珠宝,她自己就能消费得起,将来更是不在话下,现在肯定不会收下这个。

    “收下吧,真别客气,”那位也站了起来。

    “哎,冯总回来了,他那拿的是什么?”吴倩突然说了一句。

    一个助理也咳了一声,几个人若无其事的散开,一副换个地方看风景的意思。

    那位不动声色的把手链窝在手心,看到刚才还还精神不振,说话的时候也能睡着的冯一平,这会健步如飞的拿着一个玻璃瓶走进房间,但是,他居然都不朝这边看一眼?

    等等,进来的这个小姑娘是谁?

    …………

    张彦这是第一次来到冯一平这边酒店的顶楼豪宅,只看了一眼就确定,他这人,至少在有些事上还真是挺专一,这套房子,和省城的那套,除了周围的环境不一样,内里其实真是换汤不换药。

    都很大,采光都好,装饰也一样的简洁现代。

    咦,外面那么热闹?她马上看到了那位大明星和吴倩,好啊,生病了居然还这么忙!

    她突然有点不想再朝里走。

    但是,就这么离开?

    她还是朝里走。

    冯一平好像对这些全不在意,他已经兴冲冲的把一碗稀饭放进微波炉里,非常迫不及待的样子,“我这次回家也没吃到这个,”

    “你外面不是有客人吗?”

    “啊,什么,哦,那个,不用管,吴倩会送她们走,呵呵,这个真香,”

    “你不是都在酒店餐厅吃饭吗,怎么还要吃这个?”

    他刚才的回答让张彦挺满意,她有些不好意思,“有时就想吃几片面包,”

    她说的这个有时,是上晚班,所以白天休息,或者是休息日,呆在宿舍里睡懒觉,懒得到酒店餐厅吃饭的时候。

    冯一平其实大概猜得出那是什么时候,也不点破,“成龙在《龙兄虎弟》里说得没错,这个真可以说是中国黄油,涂在面包上,那也是绝配,”

    其实,吃腐乳这事,冯一平本来就是受张彦影响,他们后来开发出了不少用腐乳的菜品,比如懒得做饭,就经常吃腐乳焖面。

    微波炉“叮”一声响,“哈哈,稀饭好了,”

    他把腐乳拌进稀饭里,美美的吃了一大口——其实主要是做给张彦看的,“真香,你饿吗?”

    “什么这么香呢?”门口有人问。

    得,冯一平这下真有些尴尬,刚才还说肚子太饱,连汤都不喝,现在这样大碗的吃着稀饭,“那个,我家乡的味道,”

    那位其实心里是生气的,我炖的汤,嗯,哪怕是我买的汤,那也是特意跑到市区叫人做的,你只喝了一口,但是现在吃稀饭都吃得这么香。

    一个你公司的同事,一个黄毛丫头送来的东西,都能让你胃口大开,你这肚子也是看人的吧。

    不过,她明白,越是这样的时候,越是不好让冯一平感到尴尬,所以压根就没提这些,只是看着张彦问,“这位是?”

    “公司的同事,”吴倩抢着说。

    张彦这会特淡定,淡淡的看了平常只能在大银幕上才能看到的那位一眼,“你好,”

    “你好,小姑娘长得真好,”她这也不全是客气,都说十八无丑女,张彦胜就胜在年轻。

    “这样霉的东西,是下饭,但是,你身体不舒服,这样的还是少吃,”如果可以,她现在真想把冯一平手上的碗给夺下来。

    “你好好休息,晚上我再来看你,”虽然心里恼得不行,她却非常温和说。

    “真不用麻烦,吴倩,代我送送几位贵客,”

    见那一行人消失在门外,张彦说,“你既然没事,那我也走了,”

    “别啊,”冯一平连忙放下碗,“聊聊?”

    …………

    一回到别墅,助理们一个个的紧张起来,在哗哗的海浪声中,弥漫着暴风雨来临之前的紧张气氛,果然,不一会,主卧里就发出“啊啊啊”的大叫,还有东西被摔倒地上的声音……。(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