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一平万万没想到的是,他在出版社接到电话后的那一番话,让一个人彻底的产生了误会。

    有佳前台的小美,是个地道的北京大妞,本人比名字小美还要美,不然也不会让金翎选作门面,但她有一点不好——性格彪悍得一塌糊涂,堪称女汉子的战斗机。

    怎么形容呢,用冯大老板的话说,再好的套装,穿在她身上,感觉都像穿的是彪悍的黑色皮衣一样。

    从上初起,小美就为自己的名字,和爸妈展开了艰苦卓绝的生死抗争,她不止一次的含泪对爸妈说,“你们能想象我头发都白了的时候,别人还叫我小美的场景吗,我宁愿死也不要那样,”

    但这些努力的结果,就是没有结果,未成年时改名,一定要父母同意,成年了上大学的时候,也改不了,爸妈把户口簿锁了起来。

    曾经有一次,她好容易把户口簿偷了出来,但也没用,她老头子就在公安局工作,早就跟户籍科打了招呼。

    等大学毕业参加了工作,爸妈终于不拦着她,笑眯眯的看着她她兴高采烈的去了公安局,然后果然,她自己被吓了回来。

    改名字要牵涉到的事太多,之前所有的记录,包括从幼儿园到大学的毕业证、社保证、公积金账户、保险合同、银行账户……,所有的这一切,都需要更正。

    彪悍的小美想了想要更正这些件所需花费的时间和精力,彻底死心,算了,爱咋咋地吧!

    不过,就是这么彪悍的小美,这几天。也变得格外的八卦,除了做好自己的本质工作,就是盯着桌上的一个手机,那手机不是她的,是她老板冯一平的。

    话说自从前两天金总交代给她这个任务后,她都没想到自己身体内。也藏着这么熊熊的八卦之火。

    对小老板,公司从上到下,大家都很好奇,刚进公司不了解情况的员工,都以为老板是个二代,像她这样有一定资历的员工,才知道老板是个妥妥的一代。

    他年纪轻轻的,不,都不好说是年轻。应该是小小年纪的时候,怎么就会想着赚钱,还赚了那么多钱呢?是遇到贵人了?还是大奖了?

    另外,像他这样年少多金,才华横溢,进得了大会堂,也能赤脚到田里插秧……的名牌大学的大学生,真的就只有黄静萍那一个女朋友吗?

    要知道现在这时代。像他这样事业有成的,都用不着主动招惹。就会有女孩子主动往身上扑,比如,小美之前就很看不惯,营运部的那个方颍芝,据说和老板女朋友还是校友呢,在老板面前骚浪贱的模样。

    像她那样的货。应该不少,而且只要老板勾一下手指头,她们就会迫不及待的往床上爬。

    所以这两天,她个人精力的百分之八十,都是放在冯一平的手机上。晚上睡觉的时候,也时刻警惕着,她曾经幻想过,如果大半夜的接到一个老板已经忘到耳后的,哀怨前女友打来的电话,自己该怎么办?

    然而,她希望出现的这些情况,一律没有出现过,这些天那个手机来电确实多,一天至少要用两块电池,而且百分之八十以上都是国际长途,无一例外,都是关于老板刚出版的那本书的。

    在她整理邮件的时候,那个手机又响了起来,一看前面的区号,她马上来了一句,“请说英语,”

    呜哩哇啦的德语,姐我听不懂,更不会说。

    挂掉电话,她在电脑上邀请的那个栏目下,又添了一笔记录,“慕尼黑工业大学的邀请,”

    刚做好,电话又响了起来,这次是国内的,一接,原来是商务印书馆打电话来联系版的出版事宜,这个估计是老板喜欢听到的消息,她把这条记录,调到今天最优先的位置上。

    再签收了一批邮件,用眼光把那个明显想多看自己几眼的送邮件的小哥逼退到门外,手机又响了起来,就是首都的区号。

    一接通,她马上全身的细胞都活跃起来,电话里一个女声问,“喂,你好,是一平吗?”

    这个声音很甜,问的时候,又带着一丝紧张,里面还透着希望,很符合一个被有钱人无情甩掉,但一直不抛弃,不放弃,始终对始乱终弃的那个人抱有希望的,可怜前女友的形象。

    “你好,我是前台小美,冯总所有的来电,一律由我转接,请告诉我,你找冯总有什么事,我会第一时间转告他,”

    那边半晌不说话,小美越发以为自己终于等到了想接的电话,柔声问,“请问你贵姓?你完全可以放心,你说的事,只有冯总会知道,”

    那边还是不肯说有什么事,“你能把一平的电话告诉我吗?”

    “不好意思,”小美回绝了她的要求,“你要是有什么急事,我一定马上转告给冯总,”

    那边的女孩子想了想,“这样好吧,麻烦你转告一平,我是他邻居的外甥女,找他有急事,请他一定给我回电话,”

    “好的,我马上转告给冯总,”小美记下来电号码,揉了揉脸,天啦噜!结合前后的这些情况,她有终于遇上大绯闻的赶脚。

    她马上脑补出自家小老板寒假回家过年的时候,和领居家漂亮的外甥女,春风几度,后来不闻不问,现在女方千里迢迢的寻到了首都。

    等等,春节到现在,过去了半年多,不会是闹出了人命,挺着大肚子来的吧,这可耽误不得!

    然后冯一平接到她电话时,那慌乱又牛头不对马嘴的说法,更是印证了她的猜测,小美甚至想,老板这一定是在女朋友身边吧。

    邻居的外甥女?冯一平想起来刘家姐妹的事,她们也到首都了吗?他按小美发过来的号码打了过去,电话马上被接起来,“是一平吗?我是刘丹丹,我有要紧事要跟你说,”

    “你现在在哪里,我过来接你,”冯一平也没问什么事,就是冲小时候冯家升家对自家的帮助,她外甥女的事,肯定要重视一下。

    首都第一家怡佳经济酒店不远处的大华电影院外墙上,挂着大幅的海报,整体颜色很暧昧,一个看不清脸的男人,从背后抱着张曼玉,那双手,结实的压在她胸前,又好像是要解她旗袍领口处的扣子,张曼玉能看得很清楚,双眼紧闭,双唇微张,情动又享受的样子,手放在男人的手上,不知是阻止呢,还是帮忙,这就是黄静萍也提过,上映后一定要来看的《花样年华》。

    冯一平很容易就看到了售票处雨棚下的那个俏生生的身影,他摇下车窗,朝那边招了招手,“刘丹丹,”

    刘丹丹马上跑了过来,半年不见,从她身上再也看不出乡下女孩子的印迹,整个一个时髦的都市美少女,化妆也不错——酒店有培训过。

    “一平,不好意思,这么急把你叫出来,不耽误你的事吧,”

    “没有,我也正准备回家,刚好带你去家里认认门,你把安全带系上,”冯一平指了一下,看她不太熟练,把自己的也取下来,给她做了一个示范,“你什么时候到首都来的,你姐姐呢?”

    “我姐姐还在省城,首都第一家怡佳准备开业的时候,我就申请调了过来,”

    那就是有两个多月,“不好意思,我是现在才知道,工作上和生活上还习惯吧?”冯一平问。

    “挺习惯的,一平,我今天找你,是听到住在酒店里的那些从美国回来的人的谈话,那个崔总,他们在和其它的公司联系,还说要和投资公司保持接触,将来引入新的投资,稀释公司的比例,扩大他们在汽车网站里的话语权,这些我不太懂,但是他们几个总是偷偷摸摸的说这些话,我觉得不是什么好话,就想抓紧跟你说一声。”(。。)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