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冯一平听了这句话,很吃惊!

    费大力气,花高价钱,金翎他们亲自去请回来的这些人里面,居然一些骨干,一开始就抱着这样的念头?

    崔云凌他们这些刚从美国回来的高管,暂时都住在怡佳里,冯一平真没想到,他居然打着这样的主意!

    按说,这些在资本主义社会打拼了那么长时间的人,不该是都具有很强的契约精神和职业道德吗?公司还没开张呢,怎么现在就谋算起了这样的事?

    冯一平很愤怒!

    可是,这好像是很有难度的一件事,现在及不久的将来,在上市之前,自己都没有打算引入其它资本投入,就是上市也简单,自己的股份至少要压着5%这条线,让自己和上市之后的公司联系更紧密,其余的,除了给高管,都留给嘉盛投资。

    难道,他们会想办法说服自己,逐渐引入一些投资商?这可真是打错了主意,办这样一家网站的钱,自己还是不缺的。

    小美惊讶的看到,老板开车来到公司,还带着一位漂亮的女孩子,这就是刚才通电话的那位吗?

    冯一平走到前台,“今天来电记录整理好了吗?”

    “整理好了冯总,要不要现在打印出来?”小美问。

    “你发我邮箱吧,”

    “好的,”小美按捺住自己的八卦之心,发邮件的时候,还提醒道,“商务印书馆打来了电话,也是问关于出版的事,”

    “哦,”冯一平只应了一声。

    小美这下更确定了。老板一定有事,那不是其它出版社,可是商务印书馆呢!

    刘丹丹走到台前,笑着跟她打招呼,“小美是吧,你好。我是刘丹丹,之前跟你通过电话,谢谢你!”

    “不用谢,我应该做的,”小美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她的小腹,很平坦。

    电梯那边,金翎提着包急匆匆的下来,“什么事这么急?”

    “跟我走,对了。介绍一下,这位是刘丹丹,在怡佳工作,”冯一平简单的做了个介绍。

    “金总好!”集团老总,刘丹丹是认识的。

    “你好,”金翎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个漂亮的女孩子,难道跟她有关?

    小美看着外面的老板和老总一前一后的开着车远去,有些搞不清楚状况。难道老板这是让老总帮着解决这个难题?可好像又不像哦。

    第一次来到冯一平家的刘丹丹当然有些震惊,这样的地方。她只在电视上看到过,想起前面的那个男孩子几年前的模样,这一切真的是像梦一样。

    “金姐你来啦,”黄静萍高兴的招呼着,“这位是?”她看着后面的那个漂亮女孩子问道。

    进了家门的刘丹丹,稍微有些畏缩。不过黄静萍看过来,她马上直起了腰杆,这一位,肯定是冯一平的女朋友。

    “静萍,这是家升哥的小外甥女刘丹丹。现在在怡佳上班,丹丹,这位是我女朋友黄静萍,静萍,丹丹今晚也在家里住,你把房间整理一下,丹丹,我先和金姐商量下你说的事,等会再陪你。”

    “这么急,什么事?”一进书房,金翎就问了起来。

    冯一平把刘丹丹说的重复了一遍,金翎马上拍案而起,“我没想到他竟然是这样的人!我们也算救他于危难之,他居然一开始就怀着这样的心思,别说职业道德,连道德都没有,我马上炒了他,不管是美国还是国内,都顺道帮他宣传一下,看他还能在哪里找到饭碗,”

    “不用气,不用急,他应该是输急眼了,就一直想着尽快大捞一笔吧,”冯一平拦住暴怒的金翎,“再想想,现在炒了他,当然容易,也简单,不过这好像不是最好的办法,”

    他闭着眼睛揉着太阳穴,“如果现在这样做,我们还要给他赔偿,算起来还是我们吃亏,不划算,也太便宜了他!”

    “其实有一点你完全不用担心,他这样的管理层,梦想通过一些手段,把我们排除在外,得到我们公司控制权,那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冯一平在心里补充了一句,我可不是后来那个因为“高明”的资本运作,最后把自己折腾进去十几年的黄姓首富。

    金翎想想也是,除了家具厂,冯一平其它的所有公司,只有两个股东,一个是自然人股东,自然是他,一个是法人股东,嘉盛投资,而嘉盛投资的所有权,依然是归冯一平所有。

    因此所有的股权,其实都在他一个人手里,嘉盛汽车网站也是。

    “那就这样不管不问吗?”

    “怎么可能?我和你一样生气,恨不得现在就收拾他一顿,不过还是那句话,现在收拾他,太便宜了他,”冯一平想了想,“来而不往非礼也,他既然想耍花招,那我就满足他,要玩就玩把大的,玩把绝的,玩把他承受不起的,玩把他后悔莫及的!。”

    他说的这话,里面透着一股杀气。

    隔了一会,金翎才问道,“怎么说?”

    在她面前,冯一平以前一直是一副好好先生的模样,金翎还是第一次见他这个样子。

    不过,男人放这些狠话的时候,那个魅力值简直爆棚。

    “我想最痛苦的,莫过于看着原以为十拿九稳的事,在成功之前的那一刻,突然鸡飞蛋打,自己看的锅里的那块肥肉,原来一直牢牢的夹在别人的筷子里。

    既然知道了他们的如意算盘,那我们一定要陪着他把这出戏唱好,首先,找人留心他的举动,尽量掌握他对公司不利的一些证据。

    其次,他的合同,首签两年,他们不清楚,我跟你交个底,按我的计划,两年后,那时公司肯定已经上市在即,那就在上市之前,不再跟他续约,要是有他出卖公司利益的铁证,还要追究他的法律责任。

    你想想,美梦一朝成泡影,那会是何等酸爽的一种体验?”冯一平想想都笑了。

    金翎却不太喜欢他这种有些阴险的模样,只看着他不说话。

    冯一平马上收了笑,“还有,平时要警惕他任何引入其它投资者的建议,我想他肯定会有这样的举动,到时就都跟他说会酌情考虑,但到最后,一律不予以考虑。”

    不引入其它投资者,崔云凌就是能把所有管理层的期权全部集起来,也成不了事,要想实现他的梦想,必须得找外援。

    “那要是他现在就向竞争对手出卖我们的信息呢,岂不是拿他没办法?难道要由着他?”金翎提出了另一种可能。(。。)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