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会?”冯一平分析道,“现在这样的时候,连那几家门户网站都有些自身难保,没谁会像我们这样,在这个哀鸿遍野时候,还傻傻的准备在互联网领域烧钱,他就是想找,怕也找不到合适的买方。…≦,

    当然,也不排除这种可能,”

    他摸着下巴想了想,“那我们就双管齐下,你把那份期权激励方案,做的再漂亮一些!让他觉得帮着把网站做好,能得到更大的收益。

    另外,哼哼,就是有这样想跟我玩阴的网站,你看我会怎么收拾他们。”

    冯一平这番话并不是吹牛,就凭他现在放在瑞银的那一大笔美元现金,在这两年这个互联网公司风声鹤唳的时候,就能做很多的事。

    要是他下定主意向银行融资,凭旗下这么多收益良好的公司,以及那么多的不动产,而集团的负债率还是无限接近于零,财务总监李琳老早就跟他说,为了争取嘉盛这个大客户,几个银行都给集团开出了授信个亿的条件,现在争取一下,向银行融资四五个亿也不难。

    反观现在国内的互联网企业,那真是,悲催得紧。

    谭校长的那首水花,歌名很贴近现在的这些互联网企业,歌词更贴切,“凄风冷雨,多少繁华如梦,曾经万紫千红,随风吹落,”简直就是他们现在的写照。

    大门户网站,从月份寒潮降临以来,还没上市的网易,时有被并购的消息传出来,而已经上市的那两家,根据他们公开前两个季度的财务报表来看。预计今年全年亏损会增加400%以上。

    其一家的高管甚至公开说,如果股价继续下跌到五美元以下,或者卖掉自己是最好的选择,变成雅虎国,或者aol国。

    然而,比打算卖身更悲哀的是。你头上草标都插好了,悲悲切切,哭哭啼啼的跪在路边,叫你心寒的是,并没有人稀得看你一眼。

    他们的股价,此时已经跌破了五美元,而他愿意委身的那两家公司,受大势的拖累,自身也有麻烦。又是在这样一个互联网企业看起来江河日下的年月,因此对它并不感兴趣,真是想卖身都找不到买家。

    放在今年以前,冯一平就是有钱,想捡这样的便宜,也捡不到。

    为什么,很简单,父母就是想卖孩子。也得假模假式的找个名声好,日子也好的人家。并不是你有钱就可以。

    比如,为了融资,从去年十月开始,年阿里先是去硅谷,拜访各路大佬,无果。只好转回亚洲,然后江湖上就流传着那个传说,孙正义只见了马云五分钟,就决定给他2000万美元的投资。

    阿里为什么先是去硅谷,后来又去找软银。就没想着找其它人投资呢,比如搞钢铁水泥的,或者是倒腾贸易的?2000万美元,其实说多也不多,现在国内的好多有钱人和公司都拿得出来。

    因为硅谷是包括互联网在内的高科技企业的发源地,而软银,全称软件银行,也一向青睐高科技企业。

    一家有点想法和追求的公司找投资,并不仅仅是找钱,也是找志同道合,能理解和支持自己,有共同价值观的合作者。

    就和一个人找自己的另一半一样,会很慎重,综合考虑多方面的因素,是要有钱,但又不是有钱就可以。

    年初的冯一平,就是拿着4000万美元的支票找上阿里,同意和软银一样的条件,但估计阿里还真不一定会要。

    但现在不一样,最迟下个月,冯一平头上就会多上一顶国最年轻的、享誉国际的商业管理领域专家学者的帽子,这顶帽子,还是有说服力的。

    有钱又有想法的专家学者,所有的公司都会欢迎这样的合作伙伴。

    那接下来,只要冯一平想,只要冯一平肯做,他就有做接盘侠的资格,到明年股价更低的时候,收购一家门户网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那一家新组建的和嘉盛汽车类似的网站,还有什么可怕的?

    分分钟挥舞着钞票把它收了,然后,可以随心所欲的把那些玩小动作的,炮制出一百零八般模样来。

    “你有把握?”金翎问。

    “有绝对的把握!他的如意算盘一定会落空,你就想着到时他脸上的神情吧,这件事也不用扩散,你知我知就好,走,下去吃饭,”

    “就这么放着,我还是有些不甘心,”

    “别多想,这也不算你工作失误,就我和他的接触来看,他能力不错,对汽车网站也有很清楚的认识和打算,只是知人知面不知心,谁能想到他会是那样的人?”

    黄首富和陈先生刚合作的时候,还面对着各路媒体的镜头,就像伯牙遇到子期一样,拉着陈先生的手,惺惺相惜的对他说,“这是我最值得信任的兄弟!”

    而冯一平对崔云凌,一开始就没有这么高的评价。

    这也和他们之前的要求有关,他们要确认期权的事,虽然冯一平也表示理解,但是,这还是不太贴合我们国内现在的传统。

    比如洪浩然,到现在就没提期权的事,但他肯定知道,只要智通运作上市,冯一平肯定不会忘了他的那一份。

    酒店的徐斌也一样,他和洪浩然也都有在国外留学和工作的经历,但是他们处理得就比较好,没有一开始就这这那那的要求,首要的任务,是想先做出成绩来。

    想起这些事,下楼的时候,冯一平还小声嘟囔了一句一度风靡网络的那句话,“做人不能太陈晓,用人不能用陈晓”。

    “你嘀咕什么呢?”后面的金翎问。

    “没什么,啊,我闻到香味了,静萍,好香啊,晚上吃什么?”

    “好吃的,”黄静萍笑呵呵的在和刘丹丹布置餐桌。

    这一会的工夫,黄静萍和刘丹丹就聊得很热络,也是,都是同一个地方的,在离家这么远的首都,本来就觉得亲近,成长的环境又接近,共同话题也多。

    “金姐,是我做的菜不好,还是你胃口不好?”吃饭的时候,看着金翎食欲不振的样子,黄静萍问了一句。

    “哦,没有,味道很好,我就是不太饿,”金翎说了一句。

    今天晚上,她连吃饭也心不在焉。

    冯一平明白,她心里还是有个疙瘩,送她上车的时候,特意叮嘱了一句,“就按今天定的计划办,先把他稳住,在他身上榨取尽量多的剩余价值。

    好好睡一觉,醒来什么事都不会有。”

    黄静萍去楼上的时候,在客厅和冯一平看电视的刘丹丹问了一句,“一平,不会有什么事吧?”

    “不会,什么事都不会有,今天要谢谢你,不过以后,你也不用去打听这些消息,免得带来麻烦,你放心,他们都是在痴人说梦。”

    “那就好,我相信你,你说没事,那肯定没事,”(。。)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