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高气爽,桂子飘香。

    省城,嘉盛假日酒店。

    今天是周末,偏偏有不少员工,自觉自发的打着各种借口来公司加班。

    酒店前面,高高的舞台已经完工,上面竖着很大的一块喷绘布,上面写着“嘉盛假日第一次相亲大会”,主办单位排第一的,是市妇联,下面还有一溜的政府单位名字,什么团委、民政局之类的。

    承办单位只有两个,嘉盛假日酒店和嘉缘婚庆公司。

    旁边的那一圈圈椅子上,已经有了不少人,不过,老人居多,没辙,家里那些不省心的孩子脸皮薄啊!

    这些老人都还挺专业,挺正规的,就像那些求职的新扎毕业生一样,手里都拿着贴着自家孩子照片的简历。

    这些细节,也是报纸上宣传这一次相亲大会时提的建议。

    裙楼现在是办公楼,市里那些挤不下的部门,都搬了过来,窗前挤满了人头,有男也有女,“真没劲,怎么就只有家长呢?”

    张秋玲白天还是要学习,于莲在上班,肖志杰和王昌宁两个,也混了一身婚庆公司的制服,拿着一个水壶,在人群走动着,“大爷,大妈,水还有吗,要不要加一点?”服务很周到。

    梅义良和徐斌抱着手,也站在窗前看着楼下的这一幕,“这里面不知道有几对,以后会选择在酒店办婚礼?”梅义良说。

    “一次能有几对就很好,这可是要持续办下去的。一平这一手真是一举多得,既和那些单位拉了交情,又为酒店和婚庆公司打了广告,他说得对,不管有多少人最终选择在这里办婚礼。只要他们知道我们公司,知道我们酒店是省城最佳的婚礼举办地,我们的婚庆公司,是省城最好的婚庆公司就行。”

    对冯一平的这个想法,徐斌很推崇。

    “而且,我觉得一平的心思。好像没有这么简单,”徐斌看着间自家的那个小棚子,笑着对梅义良说。

    小棚子下,摆着几张桌子,一张当然是分发自家婚庆公司的各种套餐。

    剩下的几张桌子子,用来免费帮忙记录这些相亲人士的资料,记录条目很详尽,包括了家庭条件,兴趣爱好。以及对另一半的一些想法和要求。

    下一次,来相亲的人,愿意的话,就可以来查询有没有符合她/他条件的人选。

    这个软件,还是特意找智通开发的。

    有了下个月初的那场演唱会,酒店的名气是很容易打响,可是,那么的大的一个宴会大厅。要总能高朋满座,买了两个豪华车队的婚庆公司。要一直生意兴隆,还真得花些工夫,不过,这当然难不倒冯一平。

    随着大家日子慢慢好起来,像冯玉萱这样的情况也越来越多,儿女不急。父母很急。

    后来国内不少地方,比如公园里,都有一些自发的,或者是相关单位组织的相亲大会,省城这会没有。那不正好?

    嘉盛把自己的这个想法和相关单位一说,马上就得到了赞同,所有的费用全部由嘉盛负责,自己单位也不用有人到场,挂个名而已,就能在群众和上级眼里,落一个急群众所急,想群众所想的好形象来,怎么不做?

    而且嘉盛一再承诺,只要活动形成常例,他们雨天会搭雨棚,夏天会搭遮阳篷,还免费提供茶水,现场还有员工维持秩序,挺好的事嘛。

    送完一壶水的肖志杰和王昌宁从人群里挤出来,回到棚子下,棚子下的两处,却是两个天地,婚庆公司的桌前,围着的人不少,好些家长,都在拿着资料问上面那些套餐的详情。

    虽然看一眼就知道,在这地方办婚事,花销肯定高,但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婚事,这样大多数人一生只有一次的事,多花点也正常。

    再说,在这办多气派,多方便。

    就是预算有限,那了解一下也没关系吧,就当进奢侈品店里转一圈,买不了,总能开开眼界,做什么事,不都得货比家吗?

    但是另外的那几张准备免费录入资料的桌子,却是门可罗雀,桌子后面的几个女孩子冷清得都要得感冒。

    “刚才有没有人问你的个人情况?”肖志杰问王昌宁,两眼却骨碌碌的往人多的地方打量,不看那些为孩子操碎了心的父母,也不看那些打扮精神的未婚男青年、男年,只想找出一个天仙来。

    别说,还真有几个,虽然都有点年纪。

    这和之前这些天,酒店拉着那些单位,在报纸上打的软广告有关,省城硬件最高档的酒店,又是那么多相关单位举办的,想必档次应该过得去,闲着也是闲着,不若过来看看先。

    “我说你怎么这么热心呢,原来还打着这样的主意,秋玲现在可是在省城,你千万悠着点,别得意忘形。”

    王昌宁郑重的告诫肖志杰,“想想上半年张校长来的时候,那会多难?要不是一平帮忙,你现在能这么如意?别安生日子没过几天,你又生出事来,”

    肖志杰有些脸红,“你还不了解我吗?我现在哪会有这样的想法,顶多就是有贼心,过过眼瘾而已,就是想着你这么帅,那些有女儿的大爷大妈就没人问你几句?”

    转移话题,肖志杰是一把好手。

    王昌宁指了指身上的制服和手里的水壶,“像我们这样端茶倒水的角色,他们会在意?”

    是啊,在今天到场的那些人眼里,他们就是两条小杂鱼,完全不够格。

    “你说一平花这么大力气,还倒贴钱这么做,会有效果吗?”肖志杰又问。

    “效果怎么样,不好说,不过,多一些人来,总是好的,”

    王昌宁这话还是有见地的,冯一平现在做的这些事,就和后来的一些网站和公司一样,虽然还没有获利模式,也不知道将来怎么赚钱,但是不管二十一,先多吸引一些注册用户来再说。

    总之注册用户就是财富,这一点大家是公认的。

    “我觉得,之所以没多少人来录入资料,是因为免费,要是收费,来的人还会多一些。”肖志杰说。

    要是冯一平在场,真会觉得挺欣慰,这两个兄弟,还真是理解他的,他们俩这一说,其实把冯一平的意图差不多已经说了出来。

    是的,人口增长太快,月老太忙,敬老和乐于助人的冯老板打算替他分分忧,再办一个相亲网站。

    “听说一平还打算和省台和做办一个栏目?”看了一会热闹,徐斌问梅义良。

    “好像是相亲类的栏目吧,综艺类的,一平出了个方案,还在谈,”

    既然想替月老分忧,冯一平就想索性做个全套,后来的那档“非诚勿扰”,虽然纷扰颇多,非议也不少,可是收视率,一度比水果台的那几个栏目还要高。

    只不过以相亲为主的综艺类节目,在国内还是首创,省台还拿不定主意。

    当然了,作为生意人的冯一平,可没想着在省台这棵树上吊死,刚组建的嘉盛传媒,已经在和国内的多家卫视联系。

    “怎么还没来?”梅义良看了看手表,姐姐姐夫他们可是说了,要自己把玉萱也拉过来的,都这个点了,她怎么还没来?

    冯玉萱其实已经到了,她直接从车库到了楼上,看着下面那热闹的场面,她有一种找到了组织的感觉,原来和我一样情况的人这么多?

    比自己小四岁的弟弟,几年前就找了女朋友,要说冯玉萱一点都不着急,那也是假的,只不过,好像缘分一直没到。

    但是,叫她去楼下那群人里面,她还真不好意思。(。。)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