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敲门声,洪浩然依然利落的敲打着键盘,头也不抬的说了一声,“请进,”

    来人刚叫了一声“洪总,”洪浩然依然头也不抬的说,“等一下,”

    等把几行程序写完,他才有些不高兴的看着进来的这位问,“什么事?”

    却看到员工旁边还站着笑眯眯的徐斌,“老徐,你怎么来了,刚才怎么也不吱一声?快请坐,”

    “见你老兄忙,不好打扰,”徐斌知道,洪浩然这个人,你打断他和老婆亲热没事,你要是打断他的思路,搞不好他就跟你翻脸。∷,

    “得,你也不用泡茶,网站打开非常慢,又是龟速,这一次,我必须拉着你亲自去帮我看看,”

    “什么,又不行?”洪浩然哑然,问带徐斌进来的项目主管,“什么问题?”

    “应该还是流量过大,”

    徐斌却不管,拉着他就往外走走,“这个我不懂,你们已经说过两次流量过大,我们这个网站,是你做的,也委托给你们维护,你现在就给我彻底的解决问题去。”

    酒店的预定系统,这几天格外热闹,但是,这些热闹,与怡佳快捷酒店无关,大家都在预订嘉盛假日酒店的房间。

    这通热闹,还是徐斌导致的。

    两万多张门票早就售罄,主要是演唱会的场地,包括舞台在内,一共只有60多亩,还要留出足够的通道,所有他们把总容量限制在两万五千人左右。

    这个家伙受冯一平的影响,总琢磨着是不是能借这场演唱会,多增加一些收入,于是前两天就提议,靠前面这边的客房也可以卖啊。这边虽然没有室外阳台,但都有大幅的玻璃窗,而且听到的音效,甚至会比底下的那些观众还好。

    唯一的不足之处就是,大多数时候,看不到明星的正脸。但是,这总是和这些大明星们近距离接触的机会吧。

    如果一间客房的窗前只安排坐五个人,除掉最上面的6层给明星们住之外,那这一面,又能多出千多张票来,又是几十万的进项,何乐而不为呢?

    而且,顺道给网站添点人气,他当时还在想。就这一千多张票,能不能像之前有佳网站上的那个视频一样,让大家把网站挤爆呢?

    事实证明,他太小看了这些明星的影响力,这个消息一放出去,怡佳的网站,算是翻了天。

    本来嘛,现在不像后来韩流肆虐。正是香港的这些明星横扫全亚洲的时候,单就两个天王同台。这样的演唱会,你找一个四万人的体育馆,也绝对能爆满,现在只售两万多张票,除了关系票之外,还有那么多的供应商。他们有优先购买的权利,真正对外发售的,也就万把张张,这万把张里面,大多数又落在省内。外省的真是想抢都抢不到。

    现在突然多出来一千多张,这么多明星的粉丝们怎么不激动,就是不想买,也想凑个热闹,于是,还没到预定时间,怡佳的网站,昨天就被热情的网友挤爆了一次,今天早上又不能登录,智通已经维护了两次,现在,又像后来的刚上线的1206一样,完全做不了什么事。

    “只能再给你临时租一台服务器,老徐,你说说,就为了这千多张票,你给我们找了多少麻烦?”洪浩然指着徐斌说。

    “洪总,洪大哥,你这就不对了啊,上线的这几个月,平时都没麻烦你们什么事,维护的钱,还不是每个月照给?养兵几个月,用这一天还不行吗?其实一天都不用,只要你保证网站顺畅,几个小时这些房间就会预订一空,”

    都是年轻人,又有着类似的经历,在所有的高层里面,洪浩然和徐斌私交最好,两个人平时说话交流,也很随便。

    …………

    这件事麻烦的不只是洪浩然,当传出怡佳网站上有演唱会的门票销售之后,这场演唱会是冯一平公司举办的这件事,就再也瞒不住。

    最苦的是小美,冯一平的那个手机,完全停不下来,连做电话记录的工夫都没有,这一次比较集,都是他的同学,或者同学的同学打来的电话,就一个目的,要票,不白要,花钱买!

    还搞不清楚状况的冯一平,上午上课的时候,被热情的同学们,里层外层围起来,直到教授进来了,大家还不放过他,搞笑的是,问清原因的教授竟然也问了一句,“有没有多的?我女儿也一直吵着要这场演唱会的门票,”

    为了自己能安全的囫囵着从学校出去,冯一平第一次胆大包天的在大课的途,趁教授板书的工夫,堂而皇之的提前退堂!

    退堂之路也非常不顺畅,见他要跑,通道边的同学,纷纷伸手抓他,等他好不容易突围而出,腰带都差点被人扯下来,这其好像还有些女同学,你们这是借机揩油吗?

    被喧闹声引得转过身来的教授,刚好看到衣衫不整的冯一平要朝门外跑,四目相对,冯一平好不尴尬,不过,这个时候,得罪一个人,肯定比得罪一群人好,而且,相比这些真够了的同学来说,教授应该还是能理解他的苦衷的。

    当下冯一平也顾不了那么多,对着讲台鞠了一躬,就惶惶然如丧家之犬,戚戚然似漏网之鱼,步并作两步的落荒而逃。

    这一路,他把车子蹬得飞快,明明旁边有人叫,也只作没听见,到了停车场,开着车一溜烟的就往外跑,今天的校园对他来说,就是梁园,不是久留之地。

    这样堂而皇之的大早上逃课,他还是第一次,居然感觉挺刺激。

    今天是不能再进学校,那也不急着去公司,他打了几个电话,去接了刘丹丹,他们到了**广场不久,黄静萍也带着温红赶了过来。

    已经正常上班的温红,总算恢复了朝气和活力,比冯一平在广交会遇到她时,要年轻好几岁,看着广场,高兴的赞叹道,“哇,好美啊!”

    是的,真的很美!

    每年国庆前的广场,绝对值得来转一圈,和其它的十一个月,这一个月的广场,是截然不同的景象。

    天安丽日,本来就是首都十六景之一,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这里比平时更美。

    冯一平留意了一下,长安街复兴门至建国门的这十几里路的两旁,都布置着各种形式的花卉,这气派,就是再土豪的土豪,也摆不出来。

    天是十多年后,首都的民众做梦都怀念的那种蓝,蓝天下面,往日庄严肃穆的广场,被几十万盆各色鲜花,装点一新。

    又因为今年不是大庆,没有阅兵,所以广场上的花坛,比去年的规模大的多,也漂亮的多,其实更像公园。

    广场央的“万众一心”主题喷泉花坛,直径十多米,大气壮观,又匠心独具,最引人瞩目,旁边围着拍照的人,不比那些5a级景区的经典景观前的人少。

    周围的四个小花坛,其实也不小,只是比主花坛小,“奔向未来”和“企盼奥运”还算简单,“绿色呼唤”和“锦绣山河”,都非常有特色,这两个花坛,没有喷泉,但它有瀑布。

    冯一平和黄静萍,平时合照不多,主要怪冯一平,不怎么喜欢拍照,今天总算让黄静萍过了一下瘾,温红和刘丹丹毫不吝啬的对着他们按快门。

    黄静萍牵着他的手,看着广场上高兴的游人,看着那边巍峨的城楼,城楼正的伟人像,说了一句,“以后我们每年这个时候,都来这里拍一张照片好不好?”

    冯一平愣了一下,黄静萍嗔道,“怎么了,你不愿意?”

    “哪有?”冯一平心说,姐姐,你不会也是重生的吧,这么流行的主意也有?(。。)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