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的国庆节,差不多就是一条分界线,9月29号那天,可能还热得只能穿短袖衫,但一到10月2号,穿长袖衫都不行,外面必须得加上外套。△,

    一天之隔,就从夏天走到了秋天。

    方颍芝这还是第一次坐飞机,对机场里的一切都感到很新鲜,不过,她样子做得最足,摆出了一副姐是坐飞机坐到吐的“空飞人”的架势来。

    黄静萍精神也不错,冯一平精神却一般,小声的打着哈欠。

    原因很简单,在省城还没有自己的房子,按惯例,回去的这几天,两个人显然不好亲近,所以昨晚闹腾的比较久,睡的很迟。

    不过,今天的机场比较奇怪,拿着相机的记者很多,他们五个排队换登记卡的时候,门口那边突然喧闹起来,那些穿着马甲,背着摄影包,拿着长镜头相机的记者们,好像得到了命令,一窝蜂的朝门口跑,霎时快门咔咔响个不停,闪光灯此起彼伏,还有一些人拼命把话筒伸进去,声嘶力竭向围在间的那几个人提问。

    就好像是约好了,等冯一平最后一个换好登机牌,这样的情况,已经发生了起。

    “人太多,我看不清楚,那些都是是明星吗?”方颍芝问,“怎么这么多,这么集?”

    “应该就是你们公司请的吧,”同行的小金老师笑着说。

    “哦,对了,这肯定是赶着去省城彩排,”方颍芝笑了起来。

    “对了一平,你怎么不像他们一样,也去贵宾厅?”

    “我想去。可是没那个资格,”冯一平自嘲道,其实,主要是现在国内的航班,头登舱和经济舱基本没什么区别,真没必要花15倍的钱摆那个谱。

    “我们冯老板是打算自己买飞机的。”金翎笑着说。

    “真的啊?”买飞机需要花费多少,方颍芝没概念,但这话惊到了知道一点私人飞机价格的小金老师。

    金翎的话,好像不是说笑,那这个学生,平常在自己面前,这是打了多少埋伏。

    “导员你别当真,笑谈,或者是理想而已。”冯一平连忙撇清。

    …………

    如果说首都机场是热闹,那省城机场就不是热闹,称得上紧张。

    到达大厅里挤满了人,出口的两边,摄影记者们辛苦的站在前排,用力的抵挡着身后的人潮,他们身后,是小姑娘和大姑娘占多数的歌迷。

    一些今天来省城的普通旅客。有点搞不清楚状况,这是有什么大事吗?

    旅客们只当热闹看。机场安保部门却是压力山大!

    这是有史以来,会有那么多明星同一天空降省城,这固然是荣幸,但是外面那乌泱泱的歌迷,真的出乎他们的预料。

    由于没有参照的对象,第一次做这样的安排。原有的预案,严重低估了这些明星的号召力,加上昨天来增援的一个武警队,现场警力依然严重不足,后来还是市局协调了附近几个分局的过来支援。此外,又调派来了一个武警队。

    10点5分,第一批香港的明星,乘坐港龙航空的包机抵达机场,歌神带着他们环球公司的几个小弟和小妹,以及大家随行的工作人员,先行抵达。

    于是,嘉缘的那十辆大奔,和那两辆加长的凯迪拉克,终于长驱直入,破例直接开到停机坪。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机场公安局,根本就不敢想让这么多明星从前面走,去挑战一下前面那些歌迷的热情,或者说疯狂程度,要是有踩踏事故发生,他们谁都负不起那个责任。

    何况,据说机场有几个领导的子女,也在前面凑热闹呢。

    但是,这样的举动,瞒不住那些相同时间段抵达的航班上的旅客,最先得到消息的记者们,又费力的朝外面挤,朝机场出口处那边跑。

    然并卵,早有武警守在通道边,那贴着膜的十二辆车顺畅的呼啸而去,里面坐的谁都不知道,更遑论抢到照片。

    冯一平他们抵达省城机场之前,刘天王乘坐的那般包机也已经抵达,应该是为了补偿一下广大歌迷受伤的心吧——一大早就赶过来,结果连根明星的毛都没看见。

    和他们同机抵达的国内的几个歌星,终于不再从停机坪直接走,而是经过候机大厅,多少宽慰了一下那些苦等的记者和歌迷有点小受伤的心。

    明星们也挺满意,从来没有碰到这么盛大的欢迎场面,都有点舍不得走,多希望这是红毯啊,那就能光明正大的逗留个十几分钟。

    只不过,看着两男女,五个眼生的年轻人,上了那辆大家很熟悉的凯迪拉克,司机还特别殷勤,记者和歌迷们就有点找不着北,这几位是什么人?

    就是同机的那些明星也有些诧异,那车明显比大奔气派,有几个的经纪人上车就嘀咕了几句,“那车不是应该给我们坐的吗?”

    他们这就纯粹是耍大牌,每个天王的身边,随行的团队,在二十人以上,但国内的这些并不是一线的明星,身边也就那么两只人,一辆奔驰完全坐得下。

    听到这个问题的司机,都不动声色的说,“那是我们老板,”

    有这句话就够了!

    一来,这场演唱会,不是嘉盛找他们,是他们主动找上嘉盛,要求参演,二来,嘉盛给的出场费也不低,那老板的面子,多少还是要给。

    “你们看,”到了沿江大道,方颍芝指着路边的房子说。

    “什么?”冯一平一看,之间靠江这一面房子的窗子里,有不少人拿着望远镜朝对面观看着。

    其实,这样的天气条件,肉眼就看得到那边舞台上有人在彩排,熟悉场地。

    到酒店的那座桥,临时设了一个卡,旁边有警察和武警在检查,冯一平终于也体验了一把大门口有武警站岗的感觉,别说,真挺不错!

    不过,到了酒店,时间就不属于他自己,找上来的那一大堆事先放在一边,匆匆洗了把脸,就去楼上挨个拜访,这么说这些大腕也算是卖他的面子,自己这个主人,总得出面招呼一下。

    “哟,这么多人?”忙完一圈下来,推门一看,徐斌的办公室里热闹的很,金翎占了他的桌子,他搬到茶几那边,两个人身前,都有不少人在请示工作。

    “一平,你坐这里,”徐斌站起来。

    “别,我去小会议室,”接待工作小舅是总负责,不用想,他办公室的人,肯定会比这边还多。

    “你抓紧看看邮箱,还有这些,”金翎指着桌子上的那几份件说,“这是明天的流程和安排,你也抓紧看看,”

    这两天的接待任务很重,不止是明星们,明天,不收供应商,也会拖儿带女的过来,不过,这一次,他们依然只能住快捷酒店。

    还不止这些,冯一平刚坐下一会,手机响了起来,先坐火车出发的金宝他们到了车站,又得安排人去接。

    手头和邮箱上的工作还没处理完,方颍芝就又送了一大堆过来,几样事挤在一起,事情太多,从最终的舞台方案,到明天陪省里要参加演唱会的领导的接待方案,都需要冯一平过目和了解。

    “你要不先回家休息,或者让徐斌给你开个房间,眯一会?”吃完了迟来的午饭,冯一平对一直陪着他的黄静萍说。

    “不,我不困,这里好玩,”

    “那你上网吧,我就在这眯一会,哎呦我这老腰哦,”冯一平装模作样的说。

    黄静萍杏眼含春的看着他,“怪得了谁!”

    看着冯一平靠在椅背上,一会就打起了呼噜,她轻轻起身,准备去拿一条毛毯来给他披上。(。。)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