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此同时,彻底封锁的25楼楼梯口,一个派头不小的女人,带着两个跟班,被武警和警察,还有嘉盛的保安给坚决的拦了下来。∏∈,

    “你知道这是谁吗?这是我们省台的著名主持人沈雪,明天的这台晚会,她就是主持人之一,当然有事和演出的明星商量,你们这样拦着,要是误了事,主持的时候,衔接得不好,你们负得起这个责任吗?”

    省台的一姐,明天的主持人,在电视上一向温和可亲的沈雪双手抱胸,冷着脸不说话,眼睛越过拦路的几个人,直接看着楼上。

    在省内,进出各种场所,她完全不需要各种证明,刷脸就可以。

    大声在那嚷嚷的,是她旁边一个夹着公包,带着眼镜的人,另一位随员,肩膀上扛着的摄像机,现在正在工作。

    不过,这些话并没有什么用,武警不为所动,至于酒店的保安,同样鸟都不鸟他们。

    警察和她比较熟,领头的出面解释了几句,“你们能上来就不错,再往上,必须要有特殊通行证,而且上面交待下来,人、证,得全都对上才行,就是我们分局领导自己都上不去,对不起啊沈老师,职责所在,请您见谅!”

    沈雪第一次看向解释的这个警察,她对警察的警衔比较熟悉,眼前领头的这个,顶天了就一派出所的所长,平时要见自己一面都难,也就是在这样的场合维持秩序的份,“我也是为了工作,我的职责是要做好这次主持工作,耽误了我的工作,你们负得起这个责任吗?”

    沈雪眼里的不屑。是人都能看出来,但这事也不是电视台的任务,严格的说,沈雪这也是参加商演,虽然她这次只是象征性的收了钱,但这样的机会。一些主持人甚至想塞钱上。

    但领头的警察虽然不爽,还是耐着性子解释了一句,“对不起,您不在名单上,也没有通行证,”

    “你知不知道,沈老师进省委都不用通行证?”戴眼镜的那个又嚷嚷道,“你看看,”他指着扛摄像机的那位说。摄像机的工作指示灯是亮着的,“这些画面都记录了下来,你们就不怕我们向市局领导投诉?”

    最后面的个保安里,一个主管看不惯,站了出来,“这位先生,请您注意音量,不要叨扰到我们酒店的贵客。另外,我想强调一下。这是我们嘉盛的事情,”言外之意这就不是电视台的事,你们抬领导出来也没用。

    “如果想采访,明天上午有专门的新闻发布会,”商量工作,骗岁小孩呢。商量工作用得着扛摄像机吗?

    “算了,走,”在保安准备动手撵人之前,沈雪转身就走。

    这是她在省内遇到的少有的闭门羹,脸上有些挂不住。

    “那也行。沈老师,您先找个地方休息一下,我去和嘉盛老总交涉。”眼镜男说。

    进了电梯,扛摄像机的那位关了机器,叹了口气,“可惜!”

    可不是吗,他们当然知道明天上午有发布会,可是,那样的素材,到时大家都有,如果他们今天能上去,那就是独一份,就是不给台里,也完全可以用高价卖给国内的那些专门报道娱乐新闻的栏目。

    沈雪倒不是很在乎钱,要是今天上去,能采访两个天王们几句,再录下来播出去,自己的知名度不也可以走向全国吗?

    个人悻悻的下到裙楼,眼镜当先开道,想进徐斌的办公室,也被拦住了,“对不起,徐总现在有事,你们请稍等,”

    这不是假话,那边办公室的门开了一个缝,里面人多的很。

    听徐斌的声音,他好像坐在茶几那边,办工桌只能是身份更高的人占着,他们老板?那还是等一下吧!

    拦着他们的秘书也忙得很,电话响个不停,也无暇带他们去哪坐坐,眼镜只好亲自出马,一连推开五间会客室的门,里面都有人,都在热火朝天的议论着,根本没工夫搭理他们,也没人上来要签名或者合照,没办法,今天这一天,亲眼见到的明星太多,沈雪这样的,还真排不上号。

    最后的小会议室门口,眼镜刚想开门,黄静萍刚好拿着毛毯过来,拦在门前,“你们干什么?”

    “用会议室啊,”

    “里面有人,”黄静萍小声说。

    “谁?在开会吗?我倒要看一看,”黄静萍连酒店统一西装制服也没穿,还拿着一床毛毯,客房部的服务员吧,眼镜哪会在意她的意见,伸手就去开门。

    “你们去其它地方吧,我男朋友在里面休息,”黄静萍还真不认识沈雪,就是认识,那又如何?这是一平的公司,这是一平的酒店,在这他就是主人。

    “大家都这么忙,你男朋友偷懒睡觉不说,还要占一间会议室?我倒要看看他是谁,一会非得跟徐总说说不可,”一路被拒绝过来,眼镜的火气总算找到了地方发泄,他看了一眼,摄像的那个大个子把黄静萍隔到一旁,眼镜打开门,沈雪走了进去,看都不看一旁气得脸红黄静萍一样。

    这些小人物的愤怒和不甘,完全不在她眼里。

    会议室桌上的电脑都黑了屏,旁边,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和衣躺在椅子上,看上去睡得挺美。

    “嘿,”黄静萍阻挡不及,眼镜径直走过去,踢了踢椅子,“你醒醒,去其它地方偷懒,这会议室我们要用,”

    沈雪理都不理这边的事,款款走到桌旁坐了下来,拿出镜子检查自己的妆容。

    眼镜看到,椅子上的那个小伙子睁开了眼睛,有些迷惘,有些惊讶,跟着脸上浮起了笑,但听完他的话以后,笑容消逝得很快。

    冯一平是有点小惊吓,不是静萍陪在身边吗,怎么是这一位糙爷们?

    他想起自己是主人,正想笑着打个招呼,眼镜那比他这个主人还主人的话,让他立马笑不起来。

    “对不起一平,我没有拦住他们,”

    “没事,”冯一平拍了拍她的手,“你们是哪里的,什么事?”他转头问道。

    看这些人的作派就知道,肯定不是自己公司的,应该也不是合作单位的。

    “我们是谁,有什么事,和你说不着,这里不是你们秀恩爱的地方,没听到我的话吗,这间会议室我们要用,还不出去?”眼镜站在旁边说。

    沈雪靠在椅背上,双眼望着窗外,像是在想什么大问题,完全不理睬这边的事,那个摄像的,正在鼓捣自己的宝贝机器,同样觉得他们做的这些事,说的这些话,很理所当然。

    饶是冯一平修养好,这会也挺生气,不过,对刺回去,显然有失他身份,他拿起手机,准备让保安把这些不知所谓的人请出去,就那女的是一个官二代,也特么照请不误。

    还没拨通高志毅电话,门被人轻轻的打开,方颍芝拿着一个件夹走了进来,“一平,你醒了,金总说,省里的郭副省长……,”

    话没说完,冯一平抬手止住了她,看也不看的朝那位一指,方颍芝这才注意到那个人,她走回去拉开门,“几位对不起,这间会议室我们要用,你们是哪个单位的?有事请找前台,”

    这样子是赶他们走,沈雪这一次是出离愤怒了,几次吃闭门羹不说,被人赶也不提,刷脸都刷了这么多年,今天怎么居然有这么多人不认识自己?

    刚刚照镜子的时候,明明妆化得很好呀!

    这一次不用等眼镜出马,她直接开口,“我是省台的主持人沈雪,你们是什么部门的?这是什么工作态度,老陆,你记下来,一会一定跟徐总反应一下。”

    跟徐总反应?方颍芝笑了,“这位是我们集团的冯董事长,几位如果有事,请先和前台或者办公室联系,对不起,请!”

    那个人,包括沈雪在内,这一刻内心是崩溃的,他们现在才想起来,传说,嘉盛的老板,不正是一个年轻人吗?

    雍容如沈雪,跋扈如沈雪,这会也不得不在脸上挤出一个笑来,忙站起来伸手过来出手来,“不好意思冯董,我的工作人员不太懂事,”

    冯一平睬都不睬,接过黄静萍递来的件夹看了起来,只当作没看到。

    “沈主持是吧,有事请和前台或者办公室先联系,我们冯董现在很忙。”方颍芝又把他们朝外面请。

    这次是真的呆不下去,沈雪出门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那个年轻得过分的董事长,正埋头看件,看也不看这边一眼,好像这边根本就没事发生一样。

    向来都是她无视人的时候多,没想到,这一次,是彻底的被人无视。

    会议室的门,在身后轻轻关上,沈雪很想再回去把门敲开,好好解释一下,没办法,这次的机会,对她真的很难得。

    眼镜也没有了刚才的气焰,低着头说,“我们还是去找徐总吧,解释一下,我顺道表达一下歉意,再提提通行证的事,”

    “还提什么通行证?”沈雪白了他一眼,“老陆,你做事也稳妥一点好不好?无端就得罪了他们老板,”

    “是,现在不是担心通行证的时候,”摄像说了半句话,应该担心的,是明天还能不能继续上台主持。

    “走吧,不用找徐总,”

    “好的,”黑锅侠老陆也明白过来,这样的事,为什么要主动跟徐总提呢?

    只是他心里也非常不踏实,那个小老板,会把这事放在心上吗?(。。)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