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雪他们个,有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关于这事,冯一平并不准备说什么。

    这并不是说不是他不生气,主要是他不想给徐斌和小舅他们添麻烦,他们这两天忙得都火上房了,就是换一个主持人,那人私下里估计和沈雪是一样一样的。

    既如此,那还给徐斌和小舅添麻烦干什么?

    这种有了点名气,就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的人多了去,想在他们间找一个不会耍大牌的,跟要找出一只白乌鸦一样,是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主要是因为他们不认识冯一平,不然,刚才沈雪和她身边的人,绝对会是另外的一副嘴脸,因为现在是他们有求于冯一平。

    不过,演唱会之后他们对冯一平是什么态度,他大抵也猜得到。

    对这些人来说,冯一平这样的,就是无名的踏脚石,踩过之后,自然是用屁股对着这些踩过的,至于笑脸,总是给前面那些想要踩的准备的。

    “你看她的那副样子,不过省台的一个主持人而已,就狂倒这个份上,要是她和楼上的那些大腕们一样有知名度,怕是地球都装不下她。”听黄静萍小声说了经过原委,黄静萍笑着调侃了一句。

    听了这话,冯一平明白,刚才那个很拽的主持人,怕是跟明天的演唱会无缘。

    这样的事,方颍芝等会肯定会跟金翎说一嘴,而金翎,她本身就很讨厌这些沾了体制的光,之后到处摆架子的人,更重要的是,私下她虽然总跟冯一平唱反调。但其实,她是最支持和维护冯一平的那个人。

    “她们的大牌,还不是我们惯出来的,”冯一平笑着说了一句。

    追星这事,最违背经济原理。

    对一个明星来说,原本粉丝最重要。没了粉丝,明星就是无源之水,明星所有的荣耀和财富,归根结底,都是喜欢他/她的那些人带来的。

    按这样的逻辑,明星们对待粉丝,应该像曾经的小老板冯一平,对那些给他带来收入的客户一样,非常在意。非常尊重,但是,明星们有这样做吗?你做梦呢吧!

    在明星们心目,这些让他们/她们成为明星的人,和那些讨厌的狗仔队记者大概并没有什么两样,可能会好一点,但也好不了太多。

    不过,谁年少时都会经过这么一段。后来,慢慢的自然会淡下来。

    说白了。这些明星的大牌,就和贪官一样,一定程度上,也是被我们给惯出来的。

    “一平你看问题就是跟我们不一样,”方颍芝又非常到位的捧了一下冯一平的臭脚,“那你忙。我去帮金总,”

    方颍芝刚走,妈妈的电话打了过来,“一平,你和静萍今天早点回家吧。东正他们在山上打到了一头野猪,给我们送了一半,晚上准备给你们做,”

    野猪啊,这可是野得很正宗的野猪,不是后来饲养的那种,吃货冯一平听了吞了口口水,“妈,晚上我和静萍怕是会回来的迟,我们要请首都来的那些同学吃饭,过了明天吧好不好,后天我们一定在。”

    “哦,那就等后天再做,”宝贝儿子今天回来到现在,只打了个电话问了一声,都没回家看一眼,梅秋萍有点失落,以前在那个星期天从学校放假回来,不是离得老远就开始喊妈?

    旁边冯玉萱抱怨的声音传过来,“我就晓得是这样,有点什么好吃的,你们的宝贝儿子不在,那我这个拣来的女儿肯定吃不成,”

    梅秋萍没好气的说道,“你没吃过吗?好好开你的车,一平,你们晚上少喝点酒,早点回来,”

    “好的,妈,”冯一平挂了电话,有些好笑,这个姐姐呀,怕是等到自己孩子都大了,还会和自己争执爸妈是不是偏心的问题吧!

    …………

    晚上的聚餐很热闹,汇聚了冯一平的小学同学,初同学,高同学,以及现在的大学同学。

    其,小学一只,冯,高一枚,郑佳怡,初和大学的最多,但大学要说最正宗的同学,也只有一个,那就是团支书武馨阳,她竟然也跟了过来。

    “今天真是怠慢了大家,我先向大家赔罪,”

    宿舍那些牲口们,今天出奇的有风度,金宝开口说,“意思一下就行,知道冯总你今天事多,”

    “对,意思一下就好,不过,答应我们的签名可不能少,”其它的四个也跟着附和。

    居然这么好说话?冯一平觉得有些不对劲,他们这边,只有他和肖、王以及冯,四个男的,那边可是有五个,没道理这么谦让的啊。

    再一看他们和肖志杰有时候很类似的骨碌碌的眼睛,冯一平明白了,那边,韩贵亮正和郑佳怡套着近乎,金宝也在向旁边的胡珺婷献殷勤,原来是这么回事。

    肖志杰小声跟冯一平说,“怎么回事,你们学校也不是没有美女啊,那位姓武的就挺不错,你这些室友怎么这副德行?”

    黄静萍和张秋玲王金菊个,这会好像在说私房话,但是,冯一平的话风还是很紧,“美女,我们学校应该有吧,不过,我真没注意,”

    王昌宁被他的厚颜无耻给呛到了,于莲连忙紧张的帮他捶背,等缓过气来,他小声的说,“你有病,”

    肖志杰更像个神医一样的帮他明确了,“对,气管上的病,”

    冯一平懒得解释,在校园里,遇到漂亮女孩子的时候,他当然是会行注目礼,但看了也就忘了,都没往心里去的,不管弱水是千万还是十万,他最多只取两瓢饮。

    肖志杰同志,本质上是个人来疯,越是在外面,越是人多,他发挥的越好,金宝也是个老手,有他们两个在,开始没多久,气氛就热烈起来,女孩子都被他们带动得不喝果汁改喝酒。

    冯一平喝红酒的作派,遭到了他们一致的鄙视,“你们这的啤酒这么爽口,喝那个干什么?别忘了今天你可是地主,”

    为了这来之不易的热闹场面,冯一平也豁出去了,不顾他们的嗤笑,拿着红酒杯跟他们拼啤酒,啤酒这玩意,他真不喜欢灌多,醉是很难醉,但是涨肚子咧。

    虽然都是年轻人,但是肾好并不意味着膀胱的容量也大,啤酒下去几箱之后,大家轮流告罪,冯一平也不例外,他甩着手从卫生间出来,看到一个女孩子站在包厢外过道的窗前,好像是要透透气。

    在两边包厢里酒肉的香气和热闹高亢的酒令声,那背影,是那么的婉约动人,清丽脱俗。

    郑佳怡并不是喝多了,她发现,在喝酒这事上,自己好像继承了妈妈的优点,量还不错,她只是不太耐烦韩贵亮的殷勤,看到桌上那一对对的,也不是太舒爽,大家都轮流出来,她顺道也出来透透气。

    望着天上的那弯蛾眉月,不知不觉的念起了印象很深的两句诗,“双燕复双燕,双飞令人羡,”

    冷不防一个人在背后拍了一下她肩膀,“你厌什么呢?”

    郑佳怡吓了一大跳,拍着胸口看着冯一平,“吓死我了,你走路没声的吗?”

    只是她在心里问自己,“我是说令人羡吧,不是令人厌,应该是吧,肯定是!”

    “我看你喝的有点多,不过也没必要躲出来,放心吧,有我们几个在,不会让你这个女孩子吃亏,走,跟我进去,”推着她的肩膀,把她朝包厢里推。

    郑佳怡扭了一下肩膀,“说得好听,刚才怎么没见你拦着,”

    “刚才我不是有点自顾不暇吗?放心吧,现在我状态很好,一切有我,”冯一平拍着胸脯说。

    郑佳怡跟在他后面笑眯眯的进了包厢,心说,真喝起来,还不知谁照顾谁呢!

    不过,此时此刻,这话她当然不会说出口。(。。)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