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有没有好运规律,就是有,大部分人也碰不到吧,一般人,毕其一生,倒是经常性的,一次又一次的验证墨菲定律。

    就比如架子太大的沈雪,事情的发展,果然和她担心的一样,昨晚那么闪耀的主持机会,凭空落在台里她非常看不惯的那个小婊砸身上。

    冯一平也一样,按他对自己的规划和包装,最好先是以一位学术成果瞩目,而且相当之年轻的专家学者身份,出现在公众面前,退而求其次,可以以非常励志的、年轻有为的,商界菁英的身份登场。

    他最不愿意的,是作为一个娱乐圈里的人,第一次被全国人民所熟知,他在娱乐圈的那些交情和地位,能不提就最好。

    但事情就真和墨菲定律一样,你越是担心某种情况发生,那么它就更有可能发生。

    头天国内不少晚报上,虽然都提了一句,这样一家新生的传媒公司,能请到这么多大腕,是因为企业负责人和那些大腕有不菲的交情。

    但报道的重点,还是明星和即将开始的那场演唱会,主要是对于这个企业负责人,大家没有什么资料,多说多错。

    但是昨天晚上的那场新歌、好歌辈出的演唱会,让观众震撼的同时,也让广大娱记,越发对嘉盛的那个老板好奇起来。

    然后,很没道理的,第一个因为这事受益的,竟然是工商局!

    大早上的刚一上班,资料室的几位连一杯热茶都没喝完,报纸才刚拿在手里,一个操着外地口音的人,就找上门来。“你好,我想查查这家公司的工商注册资料,”

    郑勇客客气气的递上去写着嘉盛假日酒店的条子。

    “哟,昨天办演唱会的那家?”接待的年妇女问了一句。

    经过前一阵子电视报纸网络上的宣传,还有昨天那么轰动的演唱会,至少省内人。现在都知道嘉盛。

    “对,就是那家,”

    年妇女刷刷刷的写了一张收据递给他,“费用00,”

    郑勇刚想大叫,你们这是乱收费!我们那查外档是不收费的,但想想昨天的遭遇,得,算了吧。还是花钱省事,乖乖的递过去百块钱,也没有不开眼的一定要发票。

    他还没看完留档的资料,同行们也一个接一个的跟进来,都是查嘉盛假日酒店的注册资料。

    看着那么多人排队,接待人员脸上居然都有了笑容,好家伙,这一早上。至少得收上万块钱!

    可是,记者们一看资料上法人的住址。又犯了愁,那是一个农村的地址,本地的地图上都找不到,而且他们就是用手想都知道,冯一平现在肯定不会住在那。

    但是,嘉盛集团的那些人。口风都很紧,难道一定得去那个偏僻的小山村一趟?

    可是,我们是娱记好不好?再说,那样偏避的地方,天知道有没有通公路。说不定还要步行。

    算了,还是就这样对付着简单提几句吧,谁爱挖掘谁去。

    最开始接待郑勇的那个年妇女,看着小金库里迅速增多的钱,这会心情不错,见他要走,问了一句,“我们这还有嘉盛其它公司的注册资料,你要查吗?”

    “有哪些?”郑勇把那一张价值00块的纸塞进包里,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句。

    “嘉盛装饰、嘉盛快运、有佳便利、怡佳……,”

    “有佳便利?”郑勇记得,这个便利店,在这个城市好像大街小巷都是,自己下榻的那家酒店前面,好像就有一家这样,只是没想到他也是嘉盛的。

    这倒是个可能的突破口!

    他自觉的递过去百块钱,“这个我也查,”

    有佳便利店里,郑勇拿着一瓶矿泉水,和一条绿箭,在收银台结账,很自然的笑着问那个小姑娘,“你们集团昨天办的演唱会,你看了吗?”

    “昨天客人太多,我们没去现场,”

    “我看了,真不错,”郑勇夸了一句。

    “对,大家都说不错,这是您的找零,请慢走,欢迎下次光临!”

    郑勇接过袋子和零钱,装作好奇的问了一句,“对了,你们冯总又要上学,又要忙公司的事,学习成绩不太好吧!”

    “怎么会?”小姑娘不知道郑勇的用心,很认真的说,“不说大学的成绩,我们冯总,可是去年我们省的高考科状元!”

    呵呵,得来全不费工夫,有这句就好,郑勇当下一句话也不说,马上朝教育局跑,当天下午的时候,他就赶到了市一,一了解,哎呀我去,原来这家伙98年的时候,就和张大师搭上了线。

    虽然根据他的小说改编的那部电影票房一般,可是,作为金牌娱记,他记得很清楚,凭这部电影,张大师去年在威尼斯,捧回了一座金狮奖,还有国内的金鸡奖,以及其它好几项国际大奖,可以说是好好的在国际上刷了一下声望,也进步一步夯实了他“第五代导演”领头人的座椅。

    至于冯一平把买电影版权,所得来的稿费5万块,全部捐给了之前的初学校,这样对冯一平的个人形象锦上添花的事,郑勇选择性的无视了,金牌记者,哪怕是娱记,也是有脾气的!

    这一次采访,是这几天他最满意的,结束的时候,学校还送了他一本冯一平的《那些年》,这本在国内开创了一个流派的书,他以前也有耳闻,据说加起来销售了过百万册,不过,看到封面上的笔名,他就有些心不在焉,深海?咋这么眼熟呢?好像以前就不知一次见过这个笔名。

    然后,想着心事的他,就心不在焉的答应了学校,一定会在报道里好好提一提一的大名,还没出校园,他就拨通了上司的电话,“头,我这边挖出了大新闻,包你满意,明天一定把版面给我留出来。”

    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后,他马上找了一辆出租车,“师傅,带我去市里最大的音像店,”

    …………

    在郑勇忙着挖掘和拼凑冯一平过去经历的时候,冯老板终于能消停的带着黄静萍,和爸妈好好说说话。

    爸妈从村里带来的,不仅有野猪肉,还有村里林场的秋梨,冯振昌亲自给他削了一个,“尝尝,是不是原来的那个味?”

    这是冯一平印象最好吃的梨子,他咬了一口,酸甘生津,“比原来的还好吃!”他竖起了大拇指。

    “当然比以前的好吃,这是好的,不是以前那些摔坏的,”梅秋萍说。

    老家那一带,夏天的时候,都有去火的习惯,家家户户,都会去村里林场里,提一麻袋梨子回来。

    只不过,就几毛一斤的梨子,对那时的他家来说,也是一笔不小的开销,所以冯振昌专门挑那些丛树上打下来的时候,摔坏了的梨子,因为那样的便宜。

    用菜刀把坏了的那些削掉,再吃那些没坏没烂的,就这样的梨子,冯一平和妈妈,以前连那些酸酸的核都吃掉了,只舍得把间的籽吐掉。

    黄静萍听了这些,轻轻的在冯一平手上按了一下,冯一平笑着拍了拍他的手,过往的那些事,现在想起来,并不觉得苦。

    “妈,野猪肉还有多少?”

    “多的是,东正送给我们的那一半,净重九十多斤,外公家分了一点,静萍家也分了点,我们这次带来了四十多斤,给蔡虹娘家送去十斤,剩下的,至少还有二十多斤吧,”

    “爸,给我切点呗,我让金翎给她爸带点回去,”

    “应该的,我们也说来着,只是不知道她家在哪里,你跟她说,山上以后肯定还能打到野猪。”冯振昌说。

    冯一平笑着给金翎打电话,“金姐,在哪里?”

    金翎没好气的说,“还能在哪里,办公室,”

    “辛苦了,告诉你,我今天见到了你一个近亲,你要不要过来看一眼?”

    黄静萍听了,在旁边嘿嘿笑,梅秋萍笑着说,“你就不会好好说话?”

    金翎很熟悉他的套路,“有事就说,我还忙呢,”

    “那位长话短说,在党央的英明决策下,在各级政府的戮力协同下,我们村的退耕还林工作,取得了长远的进步……,”

    “没事我挂了,”

    “别,简单说,就是山上现在有你家那啥,野猪近亲,我堂哥打到了一头,这样的好东西,当然不能忘了你和金叔叔,所以想孝敬你一点,”

    “那你给我送过来吧,”

    “好的,我让静萍给你送过去,”

    这个时候,他才不会傻到去领略金翎可能的野蛮冲撞呢!(。。)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