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妈在身边,冯一平总睡得安稳些,这应该是心理作用吧,虽然他早已经不用爸妈保护,但他打心里知道,这个世界上,爸妈是会毫不犹豫的豁出命来保护他的人,因此只要爸妈在身边,他都感觉特别安心。¢£,

    不但睡得好,也睡得早,十一点不到就睡了,睡到自然醒的时候,一摸身边,黄静萍不在,也是,爸妈在呢,她不好意思,也不好晚起。

    一看时间,已经九点多,外面很安静,他大叫起来,“妈,妈,”

    梅秋萍身上系着围裙笑着走进来,“这么大了还像小时候一样,叫什么呢?还不起来,太阳都晒屁股了,”

    冯一平在热被窝里伸了个懒腰,“早饭还有吗?”

    “都还剩的有,快起来,我和静萍在准备午饭,还有,给他们两个打个电话,他们也真可怜,一男到头,吃不上几次妈妈做的饭,”

    是,他们是吃不上妈妈做的饭,但是,有女朋友做的饭就好。

    吃了一大碗粥,啃了妈妈自己包的两个大包子,在消灭糯米鸡的时候,姐姐跟着爸爸走了进来,看了冯一平一眼,对正在处理鱼和排骨的梅秋萍和黄静萍说,“呵呵,妈,静萍,你们先放一放,快来看,你们的大宝蛋现在成了名人!”

    “什么名人?”梅秋萍急匆匆的和同样还系着围裙的黄静萍从厨房走出来。

    “你看,”冯玉萱对着念了起来,“是学生、作家、词曲作家、还是企业家?”

    这正是郑勇写的那篇报道,开篇就很吸引人,“你知道刚刚落幕的那场星光璀璨,经典之作辈出的演唱会。背后的那个人吗?”

    要说郑勇他们栏目也真大胆,真敢拼,当其它的娱乐栏目都还在报道余热未退的那场演唱会的时候,他们却在头版刊出了这样的一篇报道,这一次,演唱会上的那些明星。那些注定会成为经典的新歌,都沦为配角。

    冯振昌手里拿着好几份同样的报纸,笑眯眯的对冯一平说,“要看吗?”

    这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冯一平放下刚啃了几口的糯米鸡,胡乱擦了擦手,接过一份,泥煤啊,这个郑勇。真的不当人子,你就不能迟报道几天吗?可惜我筹谋多年的完美形象啊,就这样毁于一旦!

    第一次上这样的大报,恰恰是自己最不想上的娱乐新闻,怕是从今之后,自己多半会被不少人打上一个娱乐圈人的标签吧!

    “你怎么好像还不高兴?”冯玉萱看着他说,“清华大学二年级在读的学生,写小说。作词作曲,小说改编成电影。办公司,这些都没错啊?再说,现出名还不好啊,”

    冯一平现在不怕出名,其实也到了要养一养望的时候,只是。他真是不喜欢贴上这样的标签出名。

    “我是不太高兴,”他有些沮丧的说,“再过几天,应该会有财经类的报纸报道我,那时我的头上将会多一顶我喜欢的帽子。”

    你说,要是以一个“享誉国际的最年轻学者”身份,在全国人民面前闪亮登场,该是一件多么高大上和赏心悦目的事。

    “你就别不知足了,这可是全国性的报纸,你以前上过吗?”冯玉萱说,“再说,你怎么知道过几天会有财经类的报纸报道你?难道你买通了一些记者?”

    “这几天,我们学校就会开一个有央领导参加的会,”

    “这和报道你有什么关系,就是你能参加,肯定也是报道上面的领导,”

    “这个会,会有好多国外知名跨国公司的董事长和总裁来参加,”

    “是啊,那就更没报道你的份,”冯玉萱有些恼火的盯着弟弟,“你这就是典型的有肉嫌肥,”

    “我写的一本书商业方面的书,,很受那些来开会的老外们追捧,他们一定会提到我,你说到时那些财经报纸,会不会报道我?”

    冯一平真有些恨,恨国内的那些财经记者不敏感,不作为,也恨娱记出手太快,要是今天的这个报道能迟上一个星期,该有多完美!

    其实,这一点,他真的有些苛责国内的那些财经记者,他们不是没看到国外的报纸报刊,对冯一平那本书的热捧,只是,那么厚的英专著,有几个记者能静下心来看一遍呢?

    哪有娱记报道这么容易,只要和明星相关,关注的人一定多。

    听黄静萍说了出书的事,冯振昌高兴的问,“真的?你真的在国外出了书?快拿一本给我看看,”

    “一本顶什么用,多拿几本来,我们好送人,”冯玉萱说。

    “全英的,你打算送给谁?”

    “你不知道,全英的,才显得我弟弟水平高嘛!”

    “也显得你档次高是吧,”梅秋萍摩挲着一个字也不认识的封面,看了看封底,“怕是不便宜吧,能少送就少送,送了他们也看不懂,静萍不是说要出版的吗,到时再叫他们买,不,我们送也行,”

    她现在,真的大方了不少。

    回首都的火车硬座车厢里,武馨阳和小蔡两个靠在一起,伴随着列车低沉规律的“况且况”,迷迷糊糊的睡着,突然,间的小桌板被人结实的拍了一巴掌,还有人大叫,“我说,难怪呢!”

    两个女孩子一下子被惊醒,对面的梁永高一脸无辜的朝坐外面的金宝示意。

    “金宝,你故意的是吧!”低头揉了揉眼睛,小蔡嚷嚷道。

    “真不是故意的,你看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金宝笑着把手里的报纸递给她。

    小蔡狐疑的接过来,和武馨阳一起看那个标题,不明白,这和她们有什么关系?

    “继续往下看,”金宝对她们说。

    再一看,她们有点头绪,“这说的,是冯一平?”

    金宝点点头,“可不是吗?难怪他能请来这么多大腕,他把我们瞒的真紧,”

    武馨阳也叫了起来,“他写的小说,真的在98年就被张导演拍成了电影?”

    “应该不会错,这是他高学校的领导说的,”

    “天啦,那么多歌都是他写的?”小蔡读着报纸上列举出来的那么多耳熟能详的歌曲名,不敢相信。

    “还有他的那本小说,加上港澳台,已经卖了不止一百万本,”

    由不得他们不惊叹、感叹,这些事,等闲人一生只要做成了一件,就是很荣光的事,冯一平却同时做到了这么多。

    武馨阳玩味的看着“深海”那个笔名,“深海,深海,藏得还真深!”

    当初冯一平和高珩在教室里发生冲突的时候,对冯一平示威或者炫耀的报出自己的那些成就,武馨阳多半有些看法,认为他是一个爱显摆的小男生,没想到,冯一平居然还埋下了这么多伏笔。

    当然,他们并不知道,虽然这是冯一平第一次,被记者扒出来他瞒着的一些事,但有些事,郑勇这篇急着赶出来吸引眼球的报道,并没有写出来。

    不过,郑勇完美的达到了他的目的,他的这篇报道,破天荒的大败其它那些报道明星的新闻。

    因为这事符合大家的期望,以前大家都喜欢看穷书生状元当大官尚公主的戏,现在的老百姓,对底层的普通人逆袭的事,兴趣同样浓厚的很。

    …………

    其实国内的财经记者,这时也有人在沮丧着,已经准备了一篇很好的章,正准备发表,没曾想,却被娱乐新闻先抢了些风头去。

    于是,等冯一平他们,5号午到首都机场的时候,惊讶的发现,国经营报上,头版头条正是他一直所期望的那个标题,“神童和天才,蜚声国际的最年轻的专家学者”(。。)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