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日温暖的阳光下,两人在后院的这一通喧闹,很让旁边两家的主妇瞩目。

    左边那家身材很好的金发熟女,从二楼阳台上欠身看了一下这边,看着这对欢乐的小情侣,笑了笑又躺了回去。

    右边的那家,和黄静萍说过几句话的重庆小媳妇,有些诧异的看着他俩。

    虽然是在自家院子里,不过他们这只是别墅,不是庄园,就是不在二楼,透过院子旁稀疏的树木,在这做什么,左右隔壁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他们俩现在的举动,在老外看来,算不得什么,可是对此刻的国人来讲,还是比较大胆的。

    疯了一阵,黄静萍也反应过来,逃也似的朝屋内跑,“我去打电话,”

    “等等,等明天吧,”

    “我就要现在打,”

    那就打吧!老实说,对这样的会面机会,冯一平真有些患得患失,要是明天轮到接见他的时候,院长临时有要事取消了怎么办,那今天打电话不是闹大笑话?

    不过,记忆里,这一年,国内算是风平浪静,而且,就院长他这个级别的人物而言,安排好的事情,等闲应该不会有大的变动。

    第一个打来电话的,是金翎,“真的吗?”听得出来,她也很兴奋。

    “这样的事我还敢造谣吗?再说,也没什么大不了吧!”冯一平躺在椅子上,美得眼睛都闭上了,话里偏偏是一副云很淡风也轻的样子。

    “得了吧,你说说预谋了多久?”金翎毫不留情拆穿了他,“我现在总算明白,当初和出版社谈判的时候,你为什么要强调。这本书一定要在9月份之前出版,那时就计划着这事吧!”

    “呵呵,也有这方面的考虑,只是,没想到会这么顺利,”冯一平忍不住笑了出来。“不过,就是没有这次的事,以后我还是会有这样的机会,哎呀,没办法,像我这么拉风的男人,就像夜里的萤火虫,到哪都那么出众,”

    这些话金翎完全不往耳朵里去。匆匆撂下一句,“我晚上过来,”就挂了电话。

    …………

    冯一平一本正经的穿着西装,一本正经的打着领带,和副院长坐在学校派出的车上,跟着前面书记和校长的车,驶过绿树掩映下的牌楼,经过穿着军礼服的武警战士排查。从东门进入了园林式的国宾馆。

    正对门就是一个石林景观,上面有小平同志题写的“钓鱼台”个字。虽然冯一平后来曾经在彩云之南的石林前留过影,他现在也很有在这里留影的冲动。

    “紧张?”副院长笑着问他。

    “有点,”冯一平松了松领带,老老实实的回答。

    作为一个没有看穿富贵名利的人,这时没办法不紧张。

    “别担心,放松点。总理很平易近人,另外,不要只说套话就好,”副院长提点了一下。

    “谢谢院长,”

    其实关于这一点。冯一平他们昨天晚上也讨论过,一个在读大学生,在院长那样级别的领导面前说套话,太作,而且院长本来就是以实干出名,想来也不喜欢那些空话套话。

    车最后停在1号楼前,它的另外一个名字,芳菲苑,冯一平挺熟悉,后来的六方会谈,就是在这举行。

    跟在位校领导的身后,经过了几道岗,最后一道,他按要求,把身上所有的随身物品,都放到一个小盒子里,面无表情,穿黑色西装,带耳麦的警卫示意他提着的袋子,冯一平递过去解释了一下,“都是书,”

    里面是他写的书和已经出版的一共十期杂志,特别是杂志,你说,要是院长大人看了以后随口夸一句,那该多美!可以顶他做多少推广工作?

    但是,他果然想多了,这不是简单的串门或者走亲戚,警卫叔叔依然面无表情的接过去,和他的其他随身物品放在一起,如意算盘宣告落空!

    前面等着的副院长笑了笑,“走吧,”

    这是一件不大的会议室,冯一平没工夫打量室内的布局,目光牢牢的被站在房的那个老人吸引住——其实,从外观看,还真不显老!

    跟在校领导后面,冯一平有些晕乎乎的走过去握手,不知道前面的个人感觉怎么样,他是真紧张。

    昨天在家里,商量了不少问候语,结果现在,冯一平好像只干巴巴的说了一句“院长好!”

    偏偏那会还有心思在想,我和院长握手的这一幕,会被拍下来吧,我会收到照片吧!

    院长握住他的手摇了两下,还在他手上拍了拍,“一平同学,你好啊!你很不错!这两天,我听各个国家的人,不止一次提起你的那本书,”

    “院长说我不错!”冯一平一再告诫自己要老诚,要谦虚,不要笑,可是,面上还是忍不住露出喜色来,有点语无伦次的说,“谢谢院长,”

    院长旁边,是一位女士,好在冯一平也认识,现在教育部长,后来的国务委员,这时同样笑着对他说,“小冯同学你好!”

    “部长好!”冯一平一样诚惶诚恐的低头和她握手,这也是平时难得一见的人物,更别说现在这样的近距离接触。

    “大家都坐,”院长招呼道。

    并不是正式的会见,会客室里呈圆形摆了几张单人沙发,冯一平这个小年轻,自然是离院长最远的那一个,不过,他没心思听领导们的谈话,一直盯着院长看。

    院长保养的不错,虽然比爸爸大了一轮多,不过看起来,真的比爸爸还要年轻,最有特色的,应该是他的眉毛,很短,从形态看,像两座小山一样。

    感觉院长跟校领导也没说几分钟的话,就问到了自己,“小冯同学,你那本蓝海战略,什么时候在国内出版?”

    “很快就会,院长,”冯一平坐直了身子,“正在和出版社谈,”

    “那很好,你小小年纪,不但学习不错,创业也有成就,还有自己的商业理论,不简单,肯定也很很用心,不过,一定不要骄傲,要记住,治学要严谨,做事要扎实,”

    “我记住了,院长,”冯一平恭敬的说。

    “我看你已经办了不少公司,也是个小成功人士,那跟我们说说你的规划呗?”院长翘着腿,解开了西装扣子,靠在沙发上笑着问。

    学校书记笑着插了一句,“总理时间有限,你简短点说说,”(。。)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