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停在办公楼前,从保安到前台,以及路上遇到每一个人,都笑着问他,“回来啦!”

    冯一平笑着点头,看来今天这事,已经扩散到了公司。

    到了楼上,一堆男女员工围了上来,嘴八舌的问,“见到了吗?”“都谈了些什么?”握手拍照了吗?”

    冯一平发现,连那些平时比较内向的几个员工,这时也围了过来,一脸热切的看着自己。

    “见到了,”他这话一说出口,大家马上欢呼起来。

    “一平,过来一下,”金翎站在办公室门口,朝这边挥手,看来连她也不能免俗。

    连黄静萍也在,一进门,她就抱着冯一平的手,“怎么样?”

    “挺好,谈了大概五六分钟,我记得很清楚,期间,院长一共说了四次很好,一次挺好,一次很不错,次不错,”冯一平面有得色的显摆了一下。

    “真的?”黄静萍笑得嘴都快裂到耳朵后面。

    金翎这次也没挑刺,“那真的不错!”

    “合照了吗?”黄静萍又问。

    “当然,和院长照了,也和教育部长照了,”

    “呵呵,等照片送过来,我一定要多洗几张,给你家里寄一张,给我家里寄一张,我们家里摆一张,你办公室里摆一张,”黄静萍扳着手指算。

    “告诉你们,握手合影都不算是事,”冯一平故作神秘的压低了声音,“会面结束的时候,我都拥抱了院长一下,”

    听了这话,黄静萍拉着他的胳膊一个劲的摇。“喔哦!”

    冯一平看出金翎有点不相信,“不骗你,我也不知道啊当时是怎么想的,反正就提出了这个要求,院长也同意了,”

    看冯一平高兴得有点过头。金翎忍住不给他泼泼冷水,“你知道,这种会见时说的话,你不能……,”

    “我明白,”冯一平打断了她的话,“就像我轻易也不会责骂那些一线的员工一样,”

    他和院长之间,比他和那些还没有正式上岗的学员之间。隔的层级还要多,会面时院长说的那些话,很大程度上,都是一个长辈,对表现还不错的年轻后辈的肯定,其当然有客气的成份。

    要是因此而沾沾自喜,喜不自胜,那就太不成熟。

    不过。冯一平马上又找到了其它显摆的东西,他掏出一盒名片来。“你们院长的名片你有吗?”

    他把哈佛商学院院长克拉克的名片,在金翎眼前晃啊晃的。

    “他也来了?”金翎抢下去看了几眼。

    “是的,他也是委员之一,还有,你看,”冯一平把那些名片一张张的摆在桌子上。“麦肯锡、高通、高盛、摩根大通、柯达、沃尔玛、诺基亚、可口可乐、福特、软银、联想、国银行、建设银行、证监会主席……,”

    “这个不错,”金翎一张张的看过去,这些都不是一般人,都是这些企业的一把手。也只有这样的场合,才能一次性收集这么多。

    “另外,我还接到了不少邀请,国外的就有十多个,唉,真的是无暇分身,”

    他那得瑟的样子,真的有点欠扁。

    “哦,我要马上和出版社联系,”显摆了一会,冯一平想起来有大事要做,院长都亲自关注的事,还能不抓紧吗?

    几次联系冯一平,却始终是前台小美接的电话,所以商务印书馆出版部的人,接到冯一平电话的时候,非常高兴,“那您明天有时间吗?”

    虽然创建于上海,但商务印书馆其实在五十年代,就把总部迁到了首都,方便得很。

    “那麻烦你,明天下午吧,两点钟,我在公司,”

    放下电话,冯一平许了一个愿望,希望明天早上,再多几家报纸报道这本书吧!

    晚上吃火锅,黄静萍偏一个劲的催,“吃快点,不要让爸妈他们等,”

    自从昨天向家里报告了这个消息之后,爸妈估计一直在翘首期待着。

    可是,亲,这是火锅好不好,很烫的咧。

    结果,新闻联播还没完,客厅的电话就欢快的响了起来,不消说,肯定是家里的。

    果然,接起电话,那边很吵,梅秋萍刚问了一句,“一平,晚饭吃了吗?”

    冯一平还没回答,就听爸爸说,“这个时候还问这个干什么?”

    接下来就换他问,“快说说,见到了吗?见了多长时间?有没有握手?有没有合影?”

    梅秋萍一直在旁边说,“我来问,”

    然后有个人在叫,“按免提,”

    哟,这是外公!

    那边一按免提,好家伙,冯一平听出来,不但外公在,大舅也在,还听到了几个叔伯的声音,这是开会吗?

    是的,真和开会差不多,家里的客厅,现在满满的都是人,非常热闹。

    下午已经说过一遍,冯一平花了四五份钟,把今天的事好好的跟各位长辈做了汇报,然后是外公先问,“你表现得怎么样?”

    冯一平想了想,虽然刚开始的时候说话可能不太利索,虽然最后的那个要求挺唐突,但总体来说,应该还算可以,“还可以,”

    梅秋萍则最关心照片的事,“会给你寄照片吧,他们不会忘吧?”

    冯振昌说,“你瞎操什么心,他们身边的人办事,还会出错吗?”

    不过,下一句话,说明他也同样紧张这事,“一平,你不是跟学校领导一起去的吗,要是过两天没收到照片,你托领导问问。”

    大伯和二伯,陪着外公坐在客厅的一角,喝茶闲聊,二伯说,“一平这孩子,小时候我就觉得他长大了会有出息,没想到有这么大的出息,”

    “也是他们碰上了个好时候吧,”外公说。

    这个电话,前前后后,打了半个多小时,冯一平刚放下,黄静萍端着一杯水过来,“快喝一口,再给我家里也打一个吧,”

    得,这是逼着冯一平显摆。

    黄承家里也聚着不少人,都是同事,还管了晚饭,这些体制的人,对这样的事更在乎。

    当然,王淦青是不会来的,不过,今天在镇政府里遇到的时候,那笑容好像更真诚些。

    没办法,冯家的那个小子,太能折腾了些,在市里读书,搭上了市长,在首都读书,居然就搭上了总理,要不要这么玩啊?

    黄妈妈已经打过了次电话,那边一直占线,“要不打手机问问,”

    黄承拦了下来,“等会吧,肯定是在给家里打呢,他们会打过来的,”

    果然,不一会,冯一平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

    如冯一平所愿,经营报刊登了两篇关于他的书和他的事的报道之后,地方性报纸不说,比如省、市里的报纸,肯定不能落后,他们仗着地利,更详细的报道了冯一平的一些事。

    商务印书馆的人,来和冯一平谈出版事宜的时候,国务院主办的央直属党报,全国经济类报刊权威性、公信力最强的《经济日报》,也报道了冯一平的这本书。

    这个报道真的非常是时候,布置会议室的小姑娘,在桌子上放了好几份,还非常贴心的翻到了那个版面。

    虽然这么做非常刻意,不过冯一平还是很赞赏他们这种自发的行为,有这样的条件不用,那才傻呢!

    有这么多媒体免费帮他打广告,冯一平这本在国内还没出版,就已经很红的书,给他争取到了非常满意的版税,用商务印书馆的话说,“这是国内最顶级作家的版税!”。

    不过,老祖宗早就说了,物极必反,就在媒体都在热捧,不少人都在期待能早日买到这本书的时候,有一群人,也盯上了这个热门的话题。(。。)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