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了他这话,几个人像看到了救命稻草一样,马上围了过去,“什么想法?”

    “大家有多少钱,或者说大家能调来多少钱?”财务部的老常却问起了一个不相关的问题。

    “能有多少钱?都是在一个公司上班,能有多少家底,你还不清楚?”

    “就是,能有多少钱啊?”

    “我家最差,还住那个老楼,公司分房等不到,自己买,又没钱,”

    老常这个问题问得突兀,虽然现在并没有像十多年后那么如火如荼的反腐,不过,国企的人,对这事,比私企敏感太多,没一个正面回答他的问题,倒是哭穷的多。

    老常有些鄙夷,作为一个老财务,他对大家的家底,多少有点数,在我面前哭穷,哼!再说,目光都这么短浅吗,难道就我一个想到了这个问题?

    人事部的老卫先反应过来,“老常,你的意思是?”

    总算有人明白我,老常点点头“是的,”心里对老卫又高看了一分。

    他心里有个估计,如果自己预估的不错,这个一年到头,只有那么几套衣服轮换着穿的矮胖子,就是几个人家底最厚实的,工资外的收入,比负责采购的老孙还要高。

    没办法,国企的人事部门,一向油水丰厚,那些招进公司的家属,谁不会提前跟老卫打招呼?更别说下面那些分店的店长,做的事比普通员工轻松,工资却比普通的人还高出一截,为了这样的位置,谁不找老卫打点。

    办公室的老余也明白过来,“你们的意思是。我们把它收购了?”

    “收购?”剩下的几个人总算明白过来。

    “对,就是收购,公司的主营业务,虽然比不上有佳,其实真还过得去,就是其他方面的费用高了些。”老常说。

    这个其它费用,大家自然心知肚明,如果真成了自己的生意,这一块,肯定好控制。

    “再看看有佳,同样是便利店,他们就能一年一个样,年大变样,我们这些在百货商场打滚了一辈子的老家伙。论经验,论人脉,哪些比不上他们?我就不信这个邪,没有那些小年轻在上头瞎指挥,我们用用心,这么个事还做不好?”老常说。

    于是,从最开始的金翎,到现在的何志韬。成了佳美发展到现在这个境地的主因。

    “对,我同意。就算是在省内实现连锁,这也是一个很有前景的生意,所以,这是一个机会!”老卫说。

    “对,好好做,规模不会比总公司小。”

    “不错!”

    一番话,把大家的热情都勾了起来。

    在场的人,论损公肥私,一个人都不会落下,但是。多少都还是有些见地和能力的,就是工作上再不用心,毕竟也在省商系统内摸爬滚打了几十年,自然分辨得出来,老常和老卫的话,很在理。

    没想到,公司的坏事,搞不好却是自己这一辈最好的机会,只要把握住,以后的日子,会比现在还好!

    福兮,祸所伏,古人诚不欺我。

    “那就是大家都同意?”

    “同意,”

    “都同意,”

    “那就好,我就先说说接下来的安排,首先我们都去找找人,疏通疏通,让总公司同意我们的做法,另外,想办法筹钱吧,私人借,银行借,总之,越多越好,不过这些事都要靠你们几位,我没时间,”老常说。

    “这些事不用你管,你好好把公司的家底盘一下,这些天和总公司财务部的那些人多走动走动,发票都留下来,”老卫说。

    这会没人多余的问为什么,既然定下来收购,那收购的价格,就是一个很关键的问题,如果老常把报表做得出色,总公司也认可,哎哟,那不要太美好吧!

    那就等于,把公司一接手过来,大家就先赚了一大笔。

    可是,老一辈的人也说了,群众的力量是无穷的,老一辈的人还说了,群众的智慧,也是无穷的。

    从这件事里看出机会的,不止有他们几个,底下的不少人也一样,在他们几个还没定下来摆明了跟总部谈的时候,第二天早上,何志韬正在办公室里,给他们交待公司清算前要做的工作,一大群员工闯了进来,连秘书都拦不住。

    “你们干什么?”何志韬迎上去,“这事是总公司定的,改变不了,不过,请大家放心,关于大家的去处,在我的多次努力争取下,总公司已经有了妥善安排,过两天就会明确下来,”

    何志韬这会提都不提为什么通知还没下,大家就都已经知道了这事的问题。

    可是,他这一次,完全搞错了这些人的来意,这些来的人,可不在乎总公司接来下给他们安排的工作。

    “何总,我们来不是找你闹事的,我们也不想为公司增添负担,和家里商量以后,我们决定自谋出路,”

    这是怎么回事?何志韬下意识的看了看太阳,还挂在东边啊,依然是从东边出来的!

    他不明白,倒是坐着的那几个,秒懂了这些人的来意。

    果然,这些闯进来的人马上说,“我决定为公司分忧,把人民路的一号店盘下来的,”

    “对,我也一样,我想盘胜利路的二号店,”

    “我也是,我想要山路的……,”

    到最后,连一些地段一般的店,也有人抢着要。

    “何总,现在就等你一句话,我们连钱都筹了不少,”

    看着这些抢着要为公司排忧解难的店长门,何志韬有些凌乱!

    平时开会,你们不都说,因为这个那个的,店里的生意不好做吗?现在怎么都这么积极?

    …………

    随着佳美清算的通知,正式明下发,王副总关于佳美何去何从的报告,也马上交给了董事长。

    排第一的,是原管理层整体收购,排第二的,是由原来的员工分散接盘,和其它公司商谈收购的事,排在第,关停的意见,放在最后。

    他还特意提到了原公司的管理层和员工,积极热情的愿意为公司排忧解难的事。

    没想到,董事长批复的结果完全出乎他的意料,头两条,用红笔给重重的划掉了,只同意后两条处理意见。

    在有心人的帮助下,这个消息,马上扩散开来,顿时引起了轩然大波,并直接导致了省商历史上,第一次群体**件的发生。

    那些已经美滋滋的在打着小算盘的人,听到总公司这样的决定,都觉得很受伤,纷纷表示很心塞,“我们已经出离了愤怒!”

    要说国企的员工,大多数人,大多数时候,对领导和上司,绝对非常尊重。

    这是大多数时候,但也有些时候,就是当他们的切身利益受到了侵害,他们决定豁出去的时候,那对不起,不管这些领导,在平时,他们要如何仰视,这会一律喷你没商量。

    于是,当天下午,省商自建立以来,第一次的群体**件,正式上演。

    董事长和高层所在的那一楼,被一些员工们自发的堵了起来!

    不少人在那边喊,“有黑幕!”什么“肯定有利益交换,”还有人喊出了“宁与外人”这样过激的话来。

    听到这话,会议室里,老董事长拿水杯的手都在抖,做记录的利大姐连忙过去,帮着把保温杯拧开。

    大家也清楚董事长为什么这么生气,说“宁与外人”这话,最出名的,当然是西太后慈禧。

    “董事长你别生气,”王副总说,“不过底下的员工,确实很热情,那我们是不是,也适当考虑一下他们的呼声?”

    “老王,你还不明白吗?他们现在越积极,越热情,我就越生气!小何,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董事长问低头坐在后面的何志韬。

    何志韬不说话。

    “咣!”董事长把水杯重重的顿在会议桌上,“我还就宁与外人,宁愿关停了,也不便宜这些人!”

    “好在小何你不在提出收购的那些管理层里面,不然,哼!”董事长又提了何志韬一句。

    “现在这么积极热情,说明什么?说明他们非常看好便利店的生意,这是个赚钱的生意,那我就想问一句,为什么把他们也看好的生意,交给他们做,却给我们一个年年亏损的结果?”

    “你们想想,要是现在答应他们,开了这个头,接下来,人民路的那家大商场,他们说不定也会有想法,赚钱不容易,亏还不容易,也让公司亏上两年,然后来一个管理层收购,这是多么好的事!”

    “你们怕得罪人,我这个快要退了的糟老头子可不怕,”他马上吩咐道,“利主任,立即下发一个件,让监察部牵头,成立一个工作组,彻底调查佳美的这些管理层,不看其他,就找他们的经济问题,还有今天闹事的那几个,看看平时都有哪些劣迹,够得上开除的,一律开除了事!”

    虎死雄风在,这些闹事的家伙,真没挑个好时候,要是董事长还能再干几年,说不定还真会妥协,可现在他都要退了,权利正是过期就用不了的时候,这些人,让他刚好用一把

    …………

    然后,早就得知佳美近况的周新宇,没想到冯一平早前的那句话,还真的应验了,省商主动和有佳联系,想和他商讨,有佳并购佳美的可能。(。。)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