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然是那句老话,事物总是两面的。

    还没在科技园那个方便、宽敞、高端的办公室里把屁股坐热,可怜的冯一平,又不得不重新回到有佳办公楼里,那个逼仄、昏暗、简陋的办公室里办公。

    没办法,这些日子,找各种原因,或者干脆不找原因,来科技园欲一睹冯一平真面目的师姐师妹们真不少。

    就是冯一平关上办公室的门,放下百叶窗,也难不住她们,有的直接敲门,有的随便在神奇工场里找个人,让他去冯一平办公室汇报工作——那门自然是不关的,方便她们观察和审视。

    冯一平很有一种珍稀动物的感觉。

    这些师姐师妹们,都是成年人了,不是那些身高不足一米的儿童,进动物园看狮子老虎神马的,也得买张票吧。

    就是那些免票的儿童,进了动物园以后,看到猴子大象的时候,不也会自发的、毫不吝惜的,把手里的那些舍不得和其它人分享的零食,朝笼子里面投喂吗?

    你们这又是远观,又是审视,门票不买不说,还没想着带点礼物来,作为商人,他感觉最不能接受的其实是这一点。

    不过呢,又不好往外轰人,因为这一阵各路报纸的报道,冯一平在学校真的成了名人,而学校,好像也乐见如此。

    冯一平自己估计,这可能有之前作为典型来宣传的易得方舟,璀璨登场,却又像流星一样,转瞬即逝的原因吧,学校也迫切需要一个另一个让大众瞩目的典型,而刚大学二年级。就已经成功横跨学术界、商业界、娱乐界,在国外比在国内还红的冯一平,真的是非常适合的人选。

    所以,在冯一平还没有对那些抹黑者采取行动的时候,学校先站了出来,非常迅速的发了一个严正声明。“本校从未聘请,那位自称‘国学应用大师’的瞿先生,为客座教授,”

    既然已经成了榜样,在自己和慕名而来的同学间,竖起一道墙来,肯定就有些一朝得志,便崖岸自高的感觉来,这样不好。

    估计。下一步就该有同学来问他创业的经历,混娱乐圈的来龙去脉,估计还会顺道问他索要明星签名,所以,惹不起的冯一平,只好变身躲得起,又会有佳办公。

    他刚在电话里推掉了一家外媒采访的要求,就看到金翎一脸纠结的走进来。“来,坐。”冯一平看了下她的表情,也不问她什么事,“我跟你说说,平时多吃苹果、柑桔、香蕉和梨,还有个见效更快的土方子,用白萝卜榨汁。再加热水和蜂蜜冲服,功效保证杠杠的!”

    金翎有些摸不着头脑,“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冯一平反问,“看样子,你不是便秘吗。这些都是改善的好方法,”

    然后下一刻,一个件夹,在离冯一平的鼻尖001公分的地方飞过,如果不想办法解释,在四分之一柱香之后,他将迎来金翎的追杀,机智如他,马上决定扯一个看上去靠谱的借口。

    “请你不要在意,刚才的我,是以一个医生的身份在和你对话,所以你千万不要想多,只是医太过博大精深,而我连一点皮毛都没接触到,所以做出了错误的诊断,但是,有一点请你一定要相信,我说那些话,真的是出于医者父母心,”

    金翎自己也觉得奇怪,对冯一平这个年龄是自己的弟弟,身份却是自己老板的人,现在好像怎么也恨不起来,只是很乐意见到他尴尬的样子。

    “正经点,有正事跟你商量,你知道吗?周总刚来电话,佳美正式和他联系,想商讨有佳合并佳美的事,”

    原来如此,冯一平算是明白了金翎脸上那表情的由来。

    作为佳美的创始人,她肯定是不乐意见到这样局面的,但是,作为有佳的老总,她又应该乐见这样的局面。

    在乐见和不乐见,这两样矛盾对立情绪的作用下,金翎才露出了那样的表情。

    冯一平高兴的一拍手,“好事啊!之前遗弃的孩子,辗转一圈之后,又一次回到了妈妈的怀抱,母子再度重逢,这是多么可喜可贺的事情。”

    看到金翎不善的目光,他又马上改口,“比喻不是很恰当,是被逼出走的创始人,终于有机会,高调重返当初自己胼手砥足创建起来的企业,这是多么可喜可贺的事情,值得庆祝!”

    金翎还是面带不虞。

    “放心吧,购并佳美的事,不会让你为难,会让你避嫌的,而且,从明年开始,你也不用再兼任有佳的总经理,专职成为集团的执行总裁,那些人就是想说闲话,也不会找到借口,”冯一平宽慰道。

    要是金翎参与佳美的购并,她金主任女儿,和佳美创始人这两个身份,肯定会为这件好事增添一些不和谐的声音。

    “我也有一个顾虑,我们在省城的分店也不少,还有必要再并购佳美的这几十家吗?”金翎问。

    “当然不会全盘接下来,那些只隔着几十米之内的店,肯定没有存在的必要,这些周总肯定也是有数的,至于那些距离在500米以外的店,就是现在位置偏一些,也要接下来,”

    冯一平看着金翎说,“相信我,没了佳美,以后省城肯定会有其它品牌的连锁便利店开出来,所以,我们就是要到处开店,让后来者无店好开,”

    “那我把你的意见转告给周新宇,”

    “好的,”冯一平现在也坐不住。

    虽然之前收购了市里的铝制品厂,但那一次,是郑佳怡她妈,有带点强迫的性质压下来的,主要是替市长大人分忧,而这一次,不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真正找上门来的并购,让他感觉,自己的企业,终于小小的成了点气候。

    金翎走到门口,想起了什么,转过身来,“在佳美的头几家店还在装修,没有正式开业的时候,你就对周新宇说过,‘佳美将来会求着你收购’,是不是?”

    “我好像说过,不过,前面应该还有‘说不定’个字做前缀,而且,那时的我,并不知道佳美是姐姐你创建和掌舵的,不然,我怎么会说这么狂妄无知的话,”看着金翎在那里活动手脚,冯一平忙不迭的解释道。

    看着金翎笑着逼过来,而自己的这件办公室,只有几个平方,连个闪转腾挪的余地都没有,冯一平放下了所以的架子,“那时的我,还未成年,说话多半不经过大脑,我知道你现在心情复杂,冷静,一定要冷静,千万不要迁怒于我。”

    最后,金翎只在冯一平面前摆了摆拳头,扬了扬腿,再很酷的用大拇指拨了一下鼻尖,心情舒畅的走了出去。

    发现虚惊一场的冯一平,相当羞愧,面对勤练跆拳道的金翎,刚才真是节操扫地,“你这是逼我去嵩山,或者是武当山,去好好进修一下吗?”(。。)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