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平了金翎心头的那点小褶皱,冯一平自己,倒是又有些踌躇。

    从重生的那一天起,财富,就真不是他刻意要追求的目标。

    虽然现实生活,大多数人都在为钱辛苦为钱忙,但是,不论之前过得如何苦鳖,只要是重生了,应该不会有人把精力就只放在赚钱,早日当上国内首富,亚洲首富,世界首富上,那样真的太狭隘。

    当你很容易就能实现财务自由的时候,只是赚钱,真的对你并没有那么大的吸引力。

    按他的性子,如果不是觉得自己有责任,要让身边的人,日子都好起来,在9年、98年的金融风暴,捞到那一大笔之后,他完全可以什么事都不用做,把那笔钱的一部分用来投资,比如股票和房地产,然后逍遥自在的看世界——反正爸妈和姐姐,凭老家味道的面馆,在省城,也能过上上水平的日子。

    即便如此,他也坚决的避开了一些来钱快,但也非常可能有麻烦的行业,比如房地产,比如其兴可能也勃焉,其亡可能也忽焉的国内资本市场。

    比方说,在滨江区政府那么热情的请求下,他完全可以买下来更多的地,先小小的开发一些,剩下的都捂着,过个四五年,不嫌麻烦自己开发,嫌麻烦就转手,不管怎么做,翻上几番很容易。

    同样,以他现有的,以及可以调集的资金,在国内的股市上,覆雨翻云做不到,庄家还是可以当一把的。

    但是,这样可能带来麻烦的钱,他真的非常排斥去赚。

    一定程度上。命运又可以说是公平的。

    比如上次去保税港订车的时候,冯一平遇到了一个非土豪的德隆车队,当时周围的人谈起来德隆来,就像后来国内的人谈起马首富一样,不仅是艳羡,也很佩服。

    但是冯一平知道。虽然要到04年才开始崩溃,其实从现在开始,看上去依然金光闪闪的德隆系,已经陷入了泥淖。

    国内那些罪长袖善舞的资本家,最后却都栽在自己最擅长和最值得称道的事上。

    至于靠房地产起家,最后又栽在房地产上的富豪,从现在开始到以后,更是络绎不绝。

    很简单,自己实力不够。又想赚到更多利润的房地产公司,免不了要和政府机关及一些强力人士纠缠很深,和政府,特别是政府的一些官员挂的太紧,固然是他现在获利的有利保证,同样,也是他后来可能获罪的原因。

    到现在为止,冯一平这个小富豪。就压根没有原罪之类的事情,他也非常不想沾上这样的事。所以,其实他也挺排斥购并国有企业的事。

    上一次购并市里的铝制品厂,虽然有来自方市长的压力,但他最终同意的原因,除了不想让那些蠹虫侵吞国有资产,主要原因。也是想让铝制品厂员工的日子,过得好一些。

    而且,那一次的购并,非常公开合理,也非常透明。就是带上显微镜,也找不出嘉盛占国家和集体便宜的事来。

    这一次,佳美虽然是主动,但是,它毕竟也是国企。

    等到再过几年,人们翻开嘉盛的资料,发现她在发展的过程,收购了一家又一家国企之后,才不会管你当时收购的时候,究竟是如何公平合理,只会想到你是靠着占国家的便宜发展壮大的。

    也不能怪大家这么想,购并国企,这里面的猫腻太多。

    你说购并国企非常干净,就和冯一平后来卖发电机的时候,对客户说,自己的毛利都不到五个点一样,固然是真话,但是并没有人会相信。

    所以,这事高兴过后,他其实真的有些忧虑。

    可是,难不成就放弃?肯定不好!

    他想得到,省里的那些人,比如周新宇他们,现在该有多么高兴,同时,这件事对金翎来说,也很有意义。

    他想了想,敲开金翎办公室的们,“金姐,告诉周总,收购的条件,一定要公平合理,随时都可以放在大太阳底下晒的那种,同时,参与并购的公司员工,一定要注意自己的态度,”

    “好的,我有数,”

    “另外,”冯一平踌躇了一下,还是坚决的说了出来,“现在,我们两个,划一条线,定一个规矩下来吧,自此以后,购并国有性质企业的事,原则上一律不考虑,越是大型的国企,就越不考虑,你觉得如何?”

    金翎笑了,“哟,这是成了名人之后,开始爱惜羽毛了吗?”

    “和是不是名人没关系,我们把公司发展壮大的途径有很多,时间也很充足,还是尽量避免这些可能让人诟病的事情吧!”

    “我不知道,我做这样思考的时候,上帝会不会发笑,但这一点,我真的想坚持下去,”冯一平又强调了一下。

    “那好的,我会把这条精神传达下去,”金翎点点头。

    冯一平的这一点,其实正是金翎欣赏他的地方。

    当初加盟嘉盛的时候,她其实就有冯一平看的并不是她的能力,而是自己老爸在省里的权势想法,但是,冯一平主动让她来北方,打消了她的顾虑。

    至于后来,也不是没有麻烦过金主任,比如今年春交会展位的事,当然,也只有这一件。

    帮老家味道面馆,拿下几个高速服务区店面承包的事,还是金翎自己主动帮忙做的。

    和这样有原则,有很高底线的,而不是和那些为了钱,就可以践踏所有能践踏的事情的人合作,是金翎很喜欢的。

    …………

    省城,来自集团各个不同部门,要参与这起并购案的人聚在一起,意气风发的周新宇在台上,给大家强调注意事项,“首先,这次购并的基调是,自然要为公司的利益考虑,但是,也不能趁火打劫,提出太过份的条件,我们嘉盛和有佳,绝不占国家和集体,一分钱的便宜。”

    不管这话是真是假,反正在坐的人听了,都很提气,都很自豪。

    “其次,在坐的所有人,到佳美以后,一定要非常注意自己的态度,我们可以笑,但是不能嘲笑。

    做这项工作的过程,也不排除佳美的一些员工,会有故意挑衅的举动,只要不是特别过份,我希望大家能像一个胜利者一样,保持高贵的克制,”(。。)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