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当然很简单,钱,当然是不能少的,大学以前,老师们经常对我们说,一定要好好读书,不要等书到用时方恨少,我想接一句,毕业之后,一定要努力工作赚钱,不要等钱到用时方恨少,”

    “那按你的标准,什么样才能算是有钱?”

    现场观众果然很关心这个话题,在有钱人的心目,究竟怎样才能算是有钱呢?

    “老实说,从小到大,这个标准其实也是一直在变的,现在,我还真得想想,不过,从广义上讲,我一个同学的观点,应该是大部分人的心声,他说,什么是有钱,简单,那就是有钱花,随便花!”

    此处果然有掌声,不消说,这样的境界,真是大多数人向往和追求的。

    “精辟,是啊,我也想有钱花,然后有一天能随便花,”主持人也拍着手,“那你现在呢,是什么标准?”

    “我是一个吃货,一个不太有品的吃货,不管是路边摊还是苍蝇馆子,也不管荤素,热量高低,只要味道好,我都喜欢。

    那我就从一个吃货的角度来说说这个问题。

    吃货嘛,有时心血来潮,会特别馋一样东西,比如,我爸妈在省城开了一家面馆——我就不说名字,免得有打广告的嫌疑,”

    主持人心说,你都这样提了一句,成功的激起了不少人的好奇心,还好意思说不打广告?

    “我家面馆里,最贵的面,是五块钱一碗,但是,打比方啊,为了满足我一时的口腹之欲。为了吃那碗五块钱的面,我来回花二十块钱的打车费,也觉得无所谓,就是平均一个星期这样去一次,不是很心痛,也不会影响我正常的生活水平。那我认为,这样的日子就算是过得去。

    那如果我是今天想吃,就花二十块钱去一趟,明天又想吃,再花二十块钱去一趟,就是天天这样,也负担得起,不会影响到生活其它方面的开支,那这样的日子。就算是不错。

    再进一步,我现在,人在首都,录完节目,突然非常想吃一碗妈妈煮的面,一会就去机场买机票,飞回省城,然后从机场。直接打一辆出租车回到村里,而我妈妈也不会怪我浪费。那样的日子,应该就算得上是奢侈。”

    那些还在学校的同学,这会多半还想着以后能不能像冯一平说的那样,过上类似最后那一种说法的奢侈日子,他们其实不知道,对好多人来说。冯一平认为的这种奢侈,真是非常小儿科。

    比如,影帝梁先生,每当心情不咋个美丽的时候——比如,梁太太刘小姐。又被曝光在夜店和猛男嗨到飞起的时候,梁先生就会坐最近的航班,到伦敦喂鸽子。

    而在场的那些上有老下有小的成年人,想着每月工资到手后,除掉两边父母的赡养费,孩子的教育费,交通费,剩下有数的生活费,一般还真舍不得花二十块钱的路费,去吃一碗五块的面。

    至于最一种,拜托,那是过日子吗,那纯是有病瞎折腾。

    “你的这个分档,真很别致,”主持人虽然最希望冯一平说一个具体数字出来,那样才算有钱,不过,从开始到现在,她也算明白了,眼前这个粉嫩青葱的家伙,不是盏省油的灯。

    “最后,我们再来说一说你这书,我知道,你以前就写过一本很畅销的小说,但这一次,你写的,是一本商业管理方面的书籍,是什么促使你在大一的时候就想写一本这样的书?要知道,给你授课的不少教授,都没能出一本专业书籍。

    另外,在你写这本书的时候,你预计到了它受欢迎的程度吗?因为据我们所知,美国的不少报纸刊物,对你这本书的评价很高,更不用说世界上大多数的跨国企业,现在也都在谈论你的这本著作,对他们的工作,可能带来的益处。”

    “如之前所说,我是很早就在思考该怎么做生意,怎么把生意做好,哪怕我在做这些思考的时候,上帝一直在发笑,我依然没有停止。

    上大学以后,不管是工作还是生活,我都做了不少新的安排,在做这些新安排的同时,自然对之前在做的事,以及在想的问题,都有一个总结,现在这本书的很大篇幅,都是那时总结的结果。

    刚好,去年底,我在香港办了一家杂志社,计划出版一本严肃的政经类刊物,定位比较高,针对的用户群,和今天欢迎我这本书的那些读者们,重合度比较高。

    不过,当时因为是一本新办的刊物,所以组稿比较困难,我就假公济私,把我这本书放在上面连载,主要是希望能和大家讨论我这一点浅薄的认识,没想到,连载的这些,很受欢迎。

    我的假公济私之举,反而为刊物吸引了更多的关注,好多订我们刊物的单位,就是为了看上面连载的那一部分,从第一期发行开始,就有不少个人和公司,给出版社打电话,问的却是和刊物无关的事,希望得到作者的电话,希望邀请我去跟他们讲一讲蓝海战略。

    后来,因为那本刊物办得还算成功,不再需要我的连载为它招徕读者和广告用户,再加上一直有不少出版社都在联系,要出版那本书,你也知道,像我这样的年轻人嘛,当然是有虚荣心的,既然他们想出,那就出吧!

    至于出版后的情形,老实说,真的出乎我的意料。”

    “怎么感觉,你这出书,好像也是被逼的一样?”女主持人笑着说。

    “有那么一点逼的成份在,但是和我被逼做的其它事一样,这件事的结果,让我也非常满意。”

    “那你自己能不能概括一下,为什么你的这本书,会这么受欢迎?”

    “商业发展到今天,商家提供的产品、服务以及解决方案,越来越同质化,而现行的一些被大家广泛运用的商业理论,也都诞生了好长一段时间。

    那些经营相同项目的公司,从产品到奉行的战略,都高度一致,为了占有更大的市场份额,只有展开激烈的竞争,没办法,饼就只有那么大一块,你多咬一口,我就少吃一口。

    蓝海蓝略的主体思想,就是让大家发现,在他们所见到的这块饼之外,还有牛排,鼓励大家向那些牛排发起进攻。

    那我想,喜欢我这本书的,肯定都是喜欢吃牛排的。”

    “难怪都说你提出的这种战略,是颠覆性的商业之道,就是我,也喜欢吃牛排。”主持人举起手总的书,面向观众,“而且我也看了,一平同学的这本书,不但有详细的理论,还有很多实例,相信能让不少困扰于公司和个人发展的读者,都吃到牛排。”

    “其实,如果能让大家有一丝启发,我个人就很满足,”冯一平欠了欠身,对着镜头说。

    “那关于之前一些报刊杂志上,对你这本书的批评,你怎么看?”

    “我听说过,但我还没看相关的报道,我每天的时间都排得很紧,公司有的同事,看到有的章后,很气愤,我还安慰他们,这很正常。

    这种性质的书籍,说的又不是一加一等于二这样的公理,不可能所有人都接受,可以理解。”

    你忙,你还没看?听了这话,被冯一平组织的那些报道,被逼低调很多的成大师,以及躲到香港的瞿大师,无端吐出一口老血来。

    “但是,我个人认为,我在书里,不仅阐明了什么是蓝海战略,还阐明了如何去开创、制定,以及执行符合自己公司的蓝海战略。

    我觉得对读者们,虽然不像有些报纸上评论的那样,‘遇到这本书,足以改变你的一生’,但它至少能给改变一些你的想法,为你提供一些新的思路,多好还是能有些帮助的。”

    “好的,非常感谢一平同学,今天做客我们栏目,我们也期待你的这本书,能带给大家更多的帮助!”

    “谢谢大家,谢谢主持人,”

    “还没结束呢,最后一个问题,在总理接见你的时候,你为什么会提出来拥抱他一下?”

    好吧,这个消息,在场的绝大部分人,还是头一次听说,马上引起了轰动。

    “这个,你知道,总理他一直是我们学院的院长,但对我而言,他更是我的偶像,粉丝见到了偶像,提出拥抱的要求,可以理解吧!”

    “我理解,更羡慕!”女主持人说。

    等主持人她说完结幕词,冯一平一时却走不掉,现场的不少观众跑上台来——又以女性居多,拉着冯一平合影,其一个女生,让冯一平在书上签名的同时,还问,“你方便把电话也写上吗?”

    彪悍!

    还有大叔大妈也上台来跟他合影,大叔会拍拍他的肩膀,“好好干!”

    大妈们则是另一个角度,“孩子,你不容易!”

    金翎和黄静萍身边,围着公司的人,大家都看着台上被围在心的冯一平,不过,这会看他,和以前在公司看他,完全不一样,眼里都是佩服,谁想到,小老板开始的时候,竟然这么不容易呢?

    “静萍,以前,真的那么困难吗?”金翎问。

    冯一平说的那些,在城市长大的她,真的完全没想到。

    “是的,我们那,现在还这样困难的家庭,依然不少,所以一平才执意在我们镇里投资那么多。”

    黄静萍的眼睛,这会还是红红的,这些细节,她还是第一次有机会听冯一平说起这么多,真的有些心痛。(。。)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