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进门,黄静萍就抱着冯一平,一句话不说,冯一平把她抱到沙发上坐下,揉着她的头发,“我这不是挺好的?”

    黄静萍把整个脑袋都埋到冯一平胸前,都看不见脸,声音听起来也瓮声瓮气的,“不好!”

    说话的时候,还扭了一下身子,以示强调。▲∴,

    冯一平把她的脸掰出来,她眼里还有水汽,“这些事这么平时都不跟我说?”

    “拜托,你希望我这样的昂藏男儿,像个娘们儿一样,整天的跟你叽歪,小时候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吗?”

    “你才娘们儿,你才叽歪呢,”不过她还是笑了。

    “不过,你要是真心痛我,好不好答应我一个要求?”冯一平借机说。

    黄静萍一看他嬉皮笑脸的,猜得出接下来他会提什么要求,腰一挺,想站起来,“我还有好多事要做,有衣服要熨,有被子要洗,烤箱要擦……,”

    冯一平哪会让她走,双手在她腰间轻轻一哈,她就软的像面条一样,连笑的力气都没有,动都动不了。

    “我想……,”冯一平凑到她耳边说了几句话,她耳朵马上红起来,摇头摆尾,手舞足蹈的说,“我没听到,我没听到,”

    反正这个晚上,冯一平挺舒心!

    …………

    第二天下午到公司处理件的时候,整个公司的员工,看他的眼神都不一样,有亲切,有敬佩。

    亲切,是因为老板原来也是苦孩子出身,不是天生的富人资本家。是自己人;敬佩是因为老板在那样的条件下奋起,居然有了今天这样的局面。

    金翎给他送件的时候,还拿着一个纸袋,没打开,冯一平闻到了非常熟悉的味道,“哪里买的?”

    “上班路上看到有。顺手买的,有点凉,不过已经在微波炉里帮你热了一下,趁热吃,”

    冯一平拿出一个带着甜香味的糖炒板栗,两下剥干净,塞到嘴里,闭上眼睛体会,“嗯。虽然和家里的味道不一样,不过还是很美味,”

    睁开眼睛,正准备再剥一个,看到金翎依然笑着看着自己,那笑容,那眼里的光芒,是慈祥吗?

    不过见冯一平看过来。马上收了,“好吃就好!”

    冯一平非常不习惯被人这样注视。“你没事吧!还是有事要我帮忙,所以贿赂我?”

    “贿赂你?想吃就吃,不想吃还给我,”

    “吃,当然想吃,”冯一平护住那袋子板栗。“你没事找我就好,”

    他当然清楚金翎为什么这么做,看着她的背影,冯一平有些无良的想,“今后。是不是得多在她们面前提提小时候吃的那些苦?”

    五天后,采访冯一平的那一期,在首都电视台正式播放,结果效果又是出奇的好!

    不少首都的员工都反应,爸妈眼睛红了的同时,还总拿冯一平跟他们对比,“看看你们老板,年纪那么小,就懂得替家里分担,为家里着想,好好学着点!”

    不只是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父母喜欢这次采访,年轻人自己也喜欢,采访的冯一平,没有把自己塑造成一个目标明确,性格坚毅,眼光卓越,从不犯错的完美形象,而是时不时的自嘲,说自己是一个胸无大志,也爱慕虚荣,被环境所逼,做了一些儿女应该要做的事的人,顶多就算是一草根成功的奋斗。

    但反倒是这样有缺陷,和普罗大众一样不完美,很接地气的形象,更让大家觉得亲切,真实,不管是那些仇富的,还是嫉妒他才华的,看了这次访谈后,仇不起来,也嫉妒不起来。

    还有不少原来对他一无所知的人,看了这次访谈后,对他路转粉。

    校报的向晓芳,看了这期节目后,把已经写了两千多字的稿件揉做一团,丢进了垃圾桶。

    不管胸大胸小,女孩子的心,一向大度不起来,自从采访冯一平的时候,被冯一平落了面子,她一直耿耿于怀。

    之后想方设法的搜集冯一平的资料,月初还去看了那场演唱会,看到了不少学校老师和同学不知道的情况,她本来也写好了一篇章,准备在校报上发表。

    但是,她写好的章,还没交上去,就被娱乐版的报道抢了先,这一次,好不容易又炮制出一篇章,看了那期访谈,再也硬不起心肠来往校报和其它报社投稿。

    总之,看了这期访谈的人,绝大多数,对冯一平的评价,都非常正面。

    还有一点他没想到的是,前一阵子,那些想通过抹黑他和他的书,提高自己声望的那些所谓“专家学者”,后来在在知名专家和企业家的内外夹击下,已经偃旗息鼓。

    但在听到冯一平终于要露面接受采访以后,又像打了鸡血一样,都在摩拳擦掌,本来打算再搏一搏的,都希望这次能引来冯一平的反驳,但是他们看了采访以后,又关注了一下舆情,很自觉的没有冒天下之大不韪,再发踩冯一平,继续乖乖的偃旗息鼓。

    审时度势,冯一平现在是大家的心头好,这会抹黑他,那就是过街的老鼠,都不用冯一平反驳,大家的口水都能把他们淹死,再一人踩一脚,那别说提高知名度,连翻身都翻不了。

    其它的水平一般,不作不死这个道理,这些人还是知道的。

    除此之外,来自政府的消息说,国家行政学院,正在计划把《蓝海战略》纳入他们的课程当!

    还希望冯一平能去授课!

    听到这个消息,冯一平还真的挺激动,一个作家的作品,能入选义务教育的教科书,那是对一个作家非常高的肯定。

    而国家行政学院,和小初高这些提供应试教育,普及教育的学校不同,她是培训高级公务员的新型学府,是培养高层次管理人才,和政策研究人才的重要基地,是为央提供决策咨询服务、开展公共行政等领域理论研究的重要机构。

    直白点说,就是培训大官们的学校。

    冯一平了解了一下,国家行政学院,培训在职国家公务员的主体班次,是以省部级国家公务员为对象的专题研究班,和以司局级国家公务员为对象的任职培训班、进修班,同时还举办部分优秀后备青年骨干培训班、国有大型企业集团高级管理人员培训班。

    一句话,在那里上课的,要么是将来的高官,更多的是现任的从厅级到部级的高官。

    你说,对着一教室的连平时见一面都难的高官高管讲课,那会是怎么样的一种体会?

    虽然后来随着社会的发展,一些明星的事迹,也被写进了教科书,甚至有一些歌星的作品,比如,到现在还没正式出道,但将来会是“亚洲歌唱界半边天”的周天王,后来有作品入选学生教材,让各路粉丝激动不已,但请注意,他的作品,入选的是“读本教材”,并不是课本。

    而冯一平的这本书,是要成为国家行政学院的教材的,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上!

    反正他现在就觉得挺美,有点小膨胀。

    这一切,虽然都出乎冯一平的意料,但看上去,都算挺好的结果,但是,并不是所有事都这么如意。

    升级成青年偶像,并有望成为高官授课老师的冯一平,哼着小曲,脚步轻快走到公司,金翎却对他说了一个不好的消息,“汽车网的首席科技馆祝求元说,已经确定了崔云凌在跟其它公司的人联系。”

    祝求元,就是网易丁老板的那个校友,在上次刘丹丹反映了崔云凌那些不好的动态后,金翎找祝求元谈了一次,他也欣然接受了总部给他安排的额外任务。(。。)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