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话同样说得很突兀,让冯一平有些摸不着头脑,不过听语气,应该是对《前沿》杂志比较推崇的样子,就笑着说了一句,“黄总见笑了,不过我的这本杂志,明年初,就可以在内地正式出版,”

    这是他这些天也一直在做的工作之一,商务印书馆在其出力很大,帮他引荐了不少人,不过,要等程序跑下来,盖章盖完,至少也得到明年初或者明年上半年。

    黄冠福重重的拍了一下椅子扶手,“唉,要是今年初就同时在内地出版就好啦!”

    这是怎么回事?冯一平看了看金翎,她也不明白。

    好在黄玉谨及时说明了原因,“我哥哥在美国留学,这两年一直在炒股票,去年专程回来了几次,后来,我们把家里的好多资产,包括四家宾馆,向银行抵押贷款,都投到了纳斯达克上,后来的事情……,您也清楚,所以我爸爸在前几天看到您那本杂志月刊的时候,就一个劲的叹气,”

    “只要所买股票的公司没倒闭,还是可能有翻盘那一天的,”冯一平顺着安慰了一句。

    但现实可能是,就是他们及时的看到了那本月刊,怕是轻易也不会改变主意,可能还觉得好笑吧。

    “冒昧的问一句,您那四家宾馆有多大面积?”金翎第一参与谈话。

    “建筑面积最小的200,两家000多,最大的一家4000多,”黄玉谨说,

    “不过,楼层都比较高,每家宾馆占地面积并不是很大。”知道他们关心的是什么,黄玉谨补充了一句。

    即使占地面积小,加起来建筑面积就是1万多平方,那怎么算,老黄同志也是资产上亿的主,怎么还这么冒险?看来他儿子是一个很有说服力的人。

    以这么多房产去贷款。那数额也不会小,冯一平其实更想问的是,“亲,那么多钱你们是怎么转移到国外的?有渠道吗,有联系方式吗,下个月我也要用钱,越多越好啊!”

    “本来,我另外还有一家手表公司,我最早就是从香港运手表进来销售。后来干脆自己办了家工厂,主要外销,客户遍及世界各地,效益也可以。

    但是,这两年,竞争越来越激烈,利润越来越薄,我们想着加大内销的力度。同时提高一下档次,就从瑞士定做机芯。做档的机械表,你看看,就是这个,”黄冠福把手上的手表摘下来给他们看,“当然和几位手上的不能比,不过我们平均定价也就一千出头。算得上是一分钱一分货,”

    这方面,冯一平其实是个外行,看不出什么来,不过当然得说。“确实物超所值,”

    但老实说吧,现在1000多块的国产表,真算不上便宜。

    “就是品牌知名度不高,对销售不利,所以我们去年花大价钱,请了一位明星代言,在地方电视台投入了很多广告,”

    听他这么一说,冯一平还真有点印象,好像回省城的时候,在电视上晃过一眼。

    “不过,内销就是启动比较慢,在手表厂投入那么多升级,这边买的那些股票又都变成了废纸,银行还贷的日子一天比一天近,老实说,现在对我而言,真是个坎。

    也有不少人看了我手里的这几家宾馆,谈过后才知道,他们买过去,却不是开酒店,听说想改成娱乐城,我这个年纪,有些念旧,不希望起家的这些地方,另作他用,最好还是酒店。

    我今天来,是有些病急乱投医,但我是真的看好怡佳这种模式,也看好冯总你这个人,所以我有个意见,希望冯总您能考虑一下。”

    “您说,”

    “我最大的那家宾馆,离火车站很近,地段真的很稀缺,如果可以,我想冯总您是不是也能把产权买下来,如果那家宾馆出售给贵公司,还我银行的贷款也绰绰有余,同时,贵公司在南方最黄金的地段,也有一个非常完美的桥头堡,我也相信,在贵公司的手上,那家宾馆肯定会比在我手上经营的要好,我觉得只是一件双赢的事。

    另外,我另外的家宾馆,也希望能加入怡佳的特许经营体系。”和盘托出了自己的想法之后,黄家父女俩,紧紧的盯着冯一平。

    看冯一平和金翎脸色有些凝重,徐斌不想冷场,“黄总,您可能不知道,我们对特许经营是有要求的,比如希望加入我们特许经营的酒店,面积要在000至6000平方之间,您那200的那一家,并不满足我们的条件,”

    这是行内对经济型快捷酒店物业的标准,面积小于000的,算下来,平均成本太高,而大于6000的,风险太大。

    “那没关系,剩下满足条件的两家总可以吧,”

    冯一平这时说话了,“黄总,您既然了解过怡佳,就应该知道,我们计划要尽快在国内一二线城市布点,就是物业全部租赁,对资金的需求还是很大,所以我们计划的是,等条件成熟的时候,会到资本市场融资,买入这样的大宗物业,投入太大,回报周期很长,这样的商业决策和行为,显然是不被资本市场看好的,”

    其实冯一平心里一千个知道,如果真的按黄冠福所说的,这家4000多平的酒店,就在火车站附近,那这时买下来,肯定是一项不错的投资,再过几年,翻几番不要太容易。

    可是,做怡佳,他是冲着在纳斯达克上市去的,主要卖点就是低投入——平均每家店投入可以控制在500万左右;高回报——单店年回报率在0%至50%之间;高扩张率,要是申请加盟的多,一年新增上百家店也很容易。

    像投入好几千万,买一大宗房产,要近二十年才能收回成本的事,对那些投资家来说,绝对是败笔。

    虽然到后来,就是房产每年的增值会非常可观,但房地产市场非常成熟的欧美投资家,现在不可能接受国内一线城市房价打着滚朝上翻,几年就翻几番,十年后就赶超曼哈顿这样的国情。

    “另外,我想黄总您也应该明白,按国内这两年的趋势来看,物业价格上涨会很快,你以后会不会后悔做这样的决定?”

    黄冠福既然手里有上万平方的酒店,不可能不了解这样的趋势,所以话还是挑明了说好。

    “冯总是个厚道人,”黄冠福苦笑着说,“我当然清楚,可是,想过目前这个坎,只能卖房子,至于怎么让那些投资家满意,不会影响到怡佳日后上市,我想这对冯总您这样的人来说,不是问题,”

    “那好,二位稍等,我们要商量一下,”

    黄玉谨看着他们个走出去,小声说,“爸,你不是说这个冯总很厉害吗?怎么好像也没什么魄力?”

    “好歹也是好几千万的大事,当然要慎重,另外,主要的,还是他们所图者大,不想影响将来上市。大学一年级的时候,就精准的盯住了一块市场,谋划着把那家公司在纳斯达克上市,这样的人,怎么会没有魄力?你老爸我跟他完全没得比!”黄冠福喝了一口茶,叹道。

    “你是真的想买吗?”一关上门,金翎就问,她知道冯一平对房产的看法,现在买就是捡便宜,“那可是4000多平方,至少要5、6千万,”

    一听这个数目,徐斌急了,“冯总,公司的资金你是知道的,要是抽出这么多,其它的项目只能停下来,”

    “我还是倾向于买,资金的问题你不用担心,我想把怡佳重组一下,把现有的那几宗产权,归属到新成立的置业公司,或者是资产公司名下,这样不会影响到怡佳的回报率。

    同时,新成立的资产公司,以后可以酌情收购一些物业,再出租给怡佳,你们觉得呢?”冯一平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只要是不影响怡佳现在其他项目的开展,以及将来的上市,徐斌当然没意见,至于金翎,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看着自己买的那套房子,一年就升值那么多,对冯一平的这个决定,真也挑不出刺来,其实也没意见。

    “而且,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开始,这样做,既对公司有利,又帮助了黄总他们,如果我这样的好名声在业内传开,说不定将来还有更多的机会送上门来,你们说呢?”

    只演讲一次,就有人上门求收购,这还真不错,所以说,名气和声望,这还真是个好东西。

    “那你是不是再多去几家协会?”金翎笑着说。

    黄冠福看着他们个笑着走进来,知道这事是成了,笑着迎上来,“看来得麻烦徐总跟我去一趟羊城,”

    “不麻烦,应该的,”徐斌差不多和他一样高兴。

    不但在重要的羊城,提前落实了一家旗舰店,顺道还有两家可能的加盟店,有时,幸福就是来得如此突然。

    …………

    与此同时,在省城,也有人找到了嘉盛,不过,这便是是求着买,那边是磨着卖。(。)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