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刘继忠

 热门推荐:
    目前的这个时代,同样是一个英雄辈出的时代,同样有太多的人起于微末,却成就了一番事业,进而成为这个时代的英雄,比如现在在滨江区孙区长办公室的这一位。

    这是个矮个子,最多也就一米六吧,发际线比较靠后,但精力很充沛,穿的很讲究,此时却把一只西装袖子撸了起来。

    坐得很直,左手握拳,杵在大腿上,右手在不停做着各种动作,为自己的话添加助力,虽然在区长的办公室,却一点都不见外,更说不上怯场和拘谨。

    从这一点来看,他就是一个成功人士,省城下属区的一个区长办公室,不是随便谁都能当作舞台的。

    刘继忠信心十足的说完了自己的想法,这才端起茶几上的杯子喝了一口水,“孙区长,你觉得我这个想法怎么样?能不能帮着引荐一下?”

    刘继忠说话的时候,孙区长一直翘着腿斜靠在沙发里,手里拿着茶杯,不过一直没喝,就在那转那个杯盖。

    听他问起,依然保持那个姿势和动作,“想法不是不行,不过,我明确跟你说吧,这事肯定不行,他们早就有了规划,所以这样肯定不会有结果的引荐,还是算了吧,”

    刘继忠闻言,脸色有些不太好看,“那就不引荐,你就帮着打个电话介绍一下也行,”

    孙区长摇摇头,“老刘,我劝你,这件事你还是算了吧,从目前的这些事来看,他们的规划,肯定比你的想法更好,更具体。

    而且这个年代。好想法缺吗?缺的是载体、平台、资金这些实现想法的条件。

    你现在的生意也不错,也很有前途,区里可以说是看着你一步一步成长到今天的,还是把自己手上的事先做好。”

    看起来叫孙区长居出面,好像不太现实,刘继忠就不再提这事。转而发出了邀请,“区长今天晚上有安排吗?店里空运到了不少海鲜,要不要去坐坐?”

    “今天就算了,”孙区长挥挥手,“医生一再叫我戒酒,这两天肠胃也不大好,”

    “那您忙,我不打扰,”刘继忠站起来道别。孙区长还没在办工桌后坐定,他人已经出了办公室。

    这一幕,让孙区长多少还是有些不舒服,好像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的时候没脾气,等到身家越来越丰厚,原本那些放下的脾气又都找了回来。

    像梅义良他们这样越有钱越是脾气好的人,真的越来越少见。

    想到梅义良。孙区长想要不要给他去个电话说一下,一想。还是算了吧,嘉盛做事,有章法得很,不用他操心。

    倒是这个刘继忠,居然想这么好的事,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他。

    要说这个刘继忠。真算得上滨江区的一号人物。

    孙区长到滨江区任职的时候,刘老板那时就已经崭露头角,他同样是做餐饮业的,不过,和冯一平家的面馆不一样。他做的比较高大上。

    刘老板第一个把广式早茶引入到了省城,后来就顺理成章的开起了生猛海鲜城,目前为止,在省城已经有六家店,加上最开始的那一家,名下一共有家酒楼,目前正在准备进军旅游业。

    而在二十年前,不到15岁的刘继忠,刚刚顶替平反摘帽的爸爸,到滨江区家具厂上班,因为年龄不够,所以他虚报了两岁,体检前,体重也不够,就灌了一大肚子水,这才蒙混过关。

    不过,他脑子够用,在家具厂上班没多久,就被调到门市部工作,之后,不但业绩不错,而且居然都能捞到外快,小日子过得挺美。

    如果没什么意外的话,他搞不好就会在家具厂发展下去,但是,有一次,一个办公室的同事,看不惯他的得瑟样,说了一句,“你做得再好,一辈子也不过是个营业员,”

    这话深深的刺激了他,他马上就辞职,和准备考大学的哥哥一起发奋读书,最后,居然成功的考上了省城大学。

    毕业后,被顺利的分配到省政府工作,终于也成了坐办公室的,不过,本性难改,以他的性子,和同事的关系很一般,跟领导的关系也说不上好,混了几年,居然都没能提上一级,索性乘着“下海”的那股热潮,也当起了弄潮儿。

    别说,商场果然是适合他的地方,以一家小店起步,做到现在这个地步,在滨江区早就能算一号人物,轻松的碾压了之前那些看不起他的同事。

    刘继忠当然是非常适应现在这个社会的人,不过,孙区长感觉,和冯一平梅义良相比,他好像又差点力度。

    怎么说呢,虽然都发展的不错,而且刘继忠早就大学毕业,目前还担任着省城大学校友会的副会长,但和只上过初,以及正在上大学的冯一平来比,感觉好像就不是一个层次上的人。

    一方比较外露,不说有钱后买了多少辆车这些外在的事,事业有成后,到处说自己的创业和发家史,恨不得处处以自己为心;另一方,事业发展的越好,反倒越内敛,就怕自己成为周围人的心。

    刘继忠披着风衣,提着包,沉着脸出了区政府,路上遇到的那些区里的干部,他都只是点点头,因为心情不好,连笑都懒得挤一个出来,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这的领导。

    见他走到办公楼门口,停车场上一辆黑色的奔驰马上开过来,司机非常尽职的下来给他打开车门,刘继忠一言不发的坐进去,把包往旁边一扔,一句话不说。

    “怎么了,孙区长没同意?”副驾驶座的刘继善回头问。

    “没同意,连电话都不愿意打,”

    司机小心问道,“刘总,现在去哪里?”

    “回公司,”刘继忠看着窗外说,“不就是建了一家酒店吗?我们公司这些年,给区里交了多少税?他居然转的这么快,现在就瞧不上我们这些人,”

    他口的这个“他”,自然指的是孙区长。

    “老二,我觉得我们现在这样也不错,酒楼一直不错,旅游业也已经成了一个热点,把这两样踏实做好,不也挺好?”大哥刘继善劝了一句。

    “哥,生意哪有嫌多的,都说了,这些你不用管,”

    “可是,就了解来的那些情况看,嘉盛既不缺钱,也不缺人,他们怎么会跟我们合作?”刘继善还是说了一句。

    “啧,这些真不用你操心!难道这么多年你还没明白这个道理吗,做生意哪有十拿九稳的事,只要有一点机会,当然要全力以赴,不然你以为我们能做到今天这个地步?”

    刘继忠这话说的很不客气,不过,他大哥已经习惯了他的作派,在家里,最有能力的那个,当然是脾气最大,也最有性格的。

    “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做?”刘继善又问。

    “那还不简单,他不引荐,不介绍,我们就不能自己找上门去?那么大的一座酒店就在那里呢!明天就去。”(。)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