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混过一阵子江湖,曾经也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的梅义良,这两年变化很大。

    随着嘉盛的各项业务蒸蒸日上,他和外甥女一起,自学了不少东西,虽说不上腹有诗书气自华吧,也说不行儒雅,但是,看上去确实和以前有些不一样。

    道理其实也很简单,一个管着几十个人,并通过这几十人管着上千人,又已经实现财务自由的人,和一个被好几个人管着,每天为钱发愁的人相比,外在的气质肯定也不一样。

    当然,那段闯荡江湖,按着《武林》杂志瞎练武术的日子,还是给他留下了一些好习惯,比如说,坚持锻炼。

    他锻炼的方式非常平民,不用说高尔夫这么高大上的运动,篮球他都不会打,健身房他也不去,也就是坚持跑步,偶尔耍一套以前瞎练过的假把式

    不管怎么样吧,他的身材一直保持得很好,这就给了蔡虹很大压力,过了十岁,女人本来就比男人显老,梅义良渐渐的看着比她还年轻,要是自己身材又太差,还怎么一起出去见人嘛!

    逼得她不得不拉冯玉萱,在省城最好的健身会所办了一张卡,工作再忙,事情再多,每周都要坚持去锻炼两次。

    不过,虽然变化很大,但有些老习惯梅义良还是改不了,比如说,他现在能在办公室里坐更长时间,但只要不影响工作,他还是喜欢呆在外面,而且,他还是喜欢瞎鼓捣机器,所以,冯一平执意要办的那家汽修厂。就是他经常去休闲的地方。

    这不,在公司把件处理好以后,看了安排,今天上午没什么事,又借故朝修理厂溜。

    在修理厂办公室,他熟练的脱下西装。换上工作服,朝改装车间走过去,这几天,改装车间正在按冯一平的提议,准备把一辆依维柯,改装成橱柜厂的展示车,他就对这些感兴趣。

    冯一平之所以想出这个主意,还是跟他从事机电行业有关。

    机电行业里,特别是那些知名的工具企业。经常会进行这样的改装,把所有的产品,都陈列在车上,开着这样的改装车去拜访客户,比你只拿着样本介绍,直观的多,而且也给人很高档,很科技的感觉。

    他就想着。橱柜不也一样吗,在车里装上全套的橱柜。去一些新开的楼盘展示,不是比你到处发样本名片,效果好得多?

    虽然喜欢这样的活,但大多数的事,梅义良也上不了手,改装车间的人也不让他干。他只能帮着在车体上贴那些贴花,不过,他看着这辆日渐成型的展示车,突然冒出一个想法来。

    现在里面装的只是橱柜,如果再弄一辆大点的车。把厨房里的那些东西都装进去,放几张沙发,再放上一张床,那不就是一个车轮上的家吗?

    他马上觉得,这个主意不错,真改装出这么一辆车来,不是可以带着老头子和小儿子,自由自在到处转吗?

    不过,他还没来得及跟改装车间的负责人分享这个想法,,手机就响了起来,说是滨江区的一个老板,找上门来,要和集团谈合作。

    合作?他有些困惑。

    不得不说,和后来那些制造不少新闻——都不是太正面的,那些富二代来说,这些富一代,一般都有着独特的、极强的人格魅力,刘继忠对着前台的女孩子说了几句话,就让那个女孩子相信,这个比自己还矮的家伙,是真有事要和集团领导商量,徐总在首都,听说跟着就要去羊城,那就只有找梅副总裁。

    梅义良匆匆的赶回来,拿过刘继忠的名片,东成集团董事长,生意包括餐饮和旅游业,他想了想,餐饮业,肯定没有合作的机会,难道是他的旅游公司,要和集团的酒店签订合作协议?

    找销售部就可以嘛,“一定要见我?”他问前台。

    “是的,他说一定要找集团领导,”

    哪知在会议室里刚聊没几句,刘继忠就从包里拿出一张图纸,铺在桌上,梅义良不得不打断了他,“对不起刘总,你说要跟我们合作开发房地产,”

    “对,我这个人,其它本事没有,但善于发现机会,也善于规划,而且我是个急性子,有了好主意就想说出来,就想抓住,梅总,虽然是初次见面,但我觉得你也是个爽快的性子,你来看,”

    他把梅义良拉到窗前,一手叉腰,指着湖对面的那块地说,“你看,这么好的地段,你们现在只用来种树,搞运动场,我都替你们可惜,还有这边,酒店后面,湖这边的这一块地,完全也可以规划起来嘛,特别是靠着我们这样一家高档酒店,现在只有那么八栋别墅,太浪费,”

    他又把梅义良拉回到会议桌前,对着那张图说,“梅总你看,这是我画的草图,你看,沿湖两边完全可以开发一圈别墅出来,后面的那些,可以建高层商品房,周边还能建一些配套商业。”

    说这话的时候,他手一直在那张简易图纸上指来指去,就像是将军对着作战地图一样。

    “另外,我在市规划局有很硬的关系,容积率你不用担心,我们说多少,那边都会批。”他稍微踮了一下脚,拍着梅义良的肩膀说。

    “怎么样,我这个主意?我们合作吧,联通沿江大道的那座桥,再加上我们的这家五星级酒店,把这一块荒地都带活了,只要按我这个规划做,多不敢说,你们建这座酒店的投资,完全可以收回来,”他终于坐了下来,用手肘支着下颌,有些得意的对梅义良说。

    梅义良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他都有些恍惚,是不是这个冒冒失失的找上门来的人才是老板,才是这块地的主人。

    他整理了一下,正准备开口,老蔡推开门走了进来,“义良,哦,你在会客,那我等会,”

    “别,爸,你也来看看这个,”他指了指桌上的那张图说。

    “这位是?”刘继忠站起来问。

    “我岳父,集团的副总裁,”梅义良介绍了一下。

    老蔡看了一眼那图纸,不解的说,“规划不是早就有了吗,统一建别墅,这又是干什么?还有,湖这边不是都建好了吗,怎么还要建,而且这么多,这么密,还不如这楼上的客房,哪个客户愿意花大价钱住?”

    原本湖这边,冯一平是想建几栋别墅自住,后来湖那边的那一大块地,全部拿了下来,这边建起来的别墅,就用作客房,可以说是省城档次最高的客房。

    “哦,有了规划,”这下轮到刘继忠惊讶了一下,“那你们是资金不足还是人员不足?都没关系,我这边都能提供,我们两家成立一家房地产公司,你们只要把这块地投进来,其它的都不用操心,只等着分红就好,”

    老蔡这下也有些懵,“年轻人,你这是什么意思?”

    刘继忠有慷慨激昂的把自己的想法说了一遍,最后说,“原本我们滨江区的这些地,比不上市心的那些有开发价值,但是建了这座桥以后,又加上我们这样一家高档酒店,其它地方不说,这一块地算是带活了,非常有开发价值,你你说呢蔡总?”

    可能是因为自己想到的,嘉盛都有规划,他又补充了一个以为是只有自己才想得到的,“统一建别墅也不错,我刚才就和梅总提起过,我们的优势就是别墅区靠着酒店,所以可以为别墅区里的业主提供优质的服务,这将是一个很好的卖点,”

    他心想,这可是我的创举,完美的融合了五星级酒店的最大优势,怎么样,这样的注意,你们想不到吧!(。)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