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这番话,依然没有让另两位刮目相看,老蔡有些好笑的看了梅义良一样,“现在我们酒店,就有两位从英国高薪挖过来的男女管家,明年还会再聘请两位,就是希望能培养出一个国际标准的管家团来,”

    刘继忠其它的话被哽在嗓子眼里,说不出来,不过,他也不气馁,他坚持的就是,只要有一线希望,就要全力争取,“呵呵,那看来我们真是英雄所见略同,那这个项目迟迟不能启动,是不是因为规划的问题?这方面我能帮上忙。

    还是因为资金的问题,人员的问题?我听说贵公司现在扩张的很快,这也不是问题,不管资金还是人员,我都有,要是你们信得过,就以地入股就好,工作都我来做,你们只等着分红就好,”

    他把刚的话,又说了一遍,“至于分红比例,这个好商量,我其实主要不是为了钱,就是觉得这是个好机会,”

    老蔡摇摇头,说这样“其实主要不是为了钱”的话,那没得说,肯定就是为了钱。

    可能知道自己的话不会让老蔡他们满意,所以不等老蔡把话说出来,刘继忠又抢着说,“那你们能不能把这块地转让给我,在你们的收购价上,我一亩再加0万,50万也行,”

    老蔡依然摇头,“刘总是吧,我们什么都不缺,开发方案早就定了下来,虽然很承蒙你看得起,不过,还是要跟你说,很抱歉,希望我们能有其它合作的机会,”

    见又是一点机会都没有。刘继忠感觉很憋屈,很受伤,和昨天见孙区长一样,黑着脸就朝门口走,不过终究还是不死心,打开门后。又回头比了一个手势,“我最高可以给你们加这个数,80万一亩,”

    那翁婿俩依然摇头。

    论这样沿江又临湖的土地的稀缺性,没谁比冯一平更清楚,论对房价的认知,更是没有几个人比冯一平清晰,有信心。

    受他的影响,集团的高层和不少基层员工。都支持冯一平的观点,老蔡和梅义良可都已经尝到过甜头,现在怎么可能会这么短视?

    刘继忠是一个很骄傲的人,随着这两年钱越多,就越骄傲,这两天,接连两次碰壁,他真的有点不能接受。

    看着他的背影。梅义良说,“这是一个挺有能力的人。而且又很有激情,要是一平见了,说不定会见猎心喜,想把他拉到公司来,”

    “有能力?”老蔡摇摇头,“这样的人我见得多了。能力可能也有,眼光也不错,就是行事太过操切,为了赚钱,往往孤注一掷。什么原则都不讲,就是一时侥幸做出了点成绩,主要也是托现在这个好时候的福,而且这样的人,一般也走不远,”

    他看着梅义良说,“在这一点上,你们都不如一平,我当初为什么把全部资产都拿来和一平合作?因为他比我们这些老头子还走得稳当。

    在如今这个时代,以我们现有的条件,难的不是怎么赚钱,而是走哪些路去赚钱,一平定的这些方向,你可能没感觉,但是对我来说,都很好,虽然不是来钱最快的行业,但是稳当,也不会牵扯到太多的麻烦,大麻烦更是不会有。”

    又受了一番教育,梅义良连忙转移话题,“爸,你说有什么事?”

    “哦,对,金属制品厂的事,我要跟你商量……,”老蔡这才想起来自己的来意。

    刘继忠低着头,但依旧步履坚定的往外走,越想越觉得不对劲,怎么可能自己想到的,他们都想得到?

    走到酒店大门口,司机都把车开过来了,他又折回去,挤到前台,笑着问里面在忙的那几个服务员,“听说你们这边有英国管家,我住在楼上,怎么就没得到他们的服务?”

    “对不起先生,我们的英式管家团队,目前只为住后面别墅的客人服务,”

    “你们这不是噱头吧,”刘继忠一脸的不相信,“广告上把这一点当作招徕客人的一个理由大吹特吹,实际上所谓的这些英式管家服务,也只停留在广告上,”

    临近午,不少客人都围在前台,前台现在正忙着办理退房手续,他这问题,又提得极无礼,就像是竞争对手专程来捣乱的,柜台后的个女孩子都不太想理他,值班的大堂经理走过来说,“您好先生,您可以这边来稍坐一下吗?我们的英式管家团队,一会就会为后面别墅区的住客送餐,”

    刘继忠还就顺道坐了下来,是不是真的,总要看过才知道,他是真的不相信,有人事事都想在自己前面。

    他也就坐了没几分钟,一溜穿着燕尾服的小伙子,在一个很有风范的年白人的带领下,一人托着一个盖着不锈钢餐盘盖的托盘,不顾大堂里那些人好奇的目光,一板一眼的往后面别墅方向走。

    什么是打脸,这就是打脸!

    不过,刘继忠脸并没变红,而是变得铁青,一句话也不说,起身往大门那走。

    大堂经理依然带着职业的微笑,送他到门前,“我们正在着手扩大我们的英式管家队伍,到明年,楼上的套房也能由他们提供服务,期待您到时莅临体验,也竭诚欢迎您再次光临。”

    这一次,看着刘继忠面色不善,还喘着粗气,连刘继善也不敢问什么,不过,结果不用问也看得出来。

    刘继忠狠狠的把领带松开,“哥,旅游公司那边的事,就由你负责,我还是决定,要搞房地产,”

    他看了渐渐远去的嘉盛假日酒店一眼,“现在你们神气,将来一定有你们好看的时候,”

    这两天的事,他觉得似曾相识。

    他想起了以前家具厂的那些人,现在看自己的眼神,想起以前那些神气的领导,在家具厂倒闭后,为了自己的工作,给自己送礼,让他引荐那些领导,或者提着大包小包的来家里,好话说尽,就是让自己答应在下面的酒楼里给他们那些不成器的孩子提供一个工作。

    而之前那个说他“只能做一辈子营业员”的人,现在见他都要绕路走。

    以前那些看不起自己,漠视自己,鄙夷自己的人,现在怎么会发生天翻地覆的转变?还不是因为自己成功的把企业做大了,赚到了很多钱。

    他把这两天遇到的事,和在家具厂门市部被人讥讽“做一辈子营业员”的事,提到一个高度,同时也下定了决心,将来一定要让梅义良和老蔡,像以前家具厂的那些同事一样,仰视自己。

    哼,现在的我,你爱理不理,将来的我,你高攀不起!

    梅义良和老蔡,完全没把今天这事放在心上,所谓合作,首先当然要“合”,然后才能一起“作”。

    随着生意越来越大,越来越好,合作的机会自然也越来越多,同理,不能合作的事情,肯定也越来越多,这些都是单纯的商业决定,这件事上不能合作,等下次机会呗。

    梅义良甚至还有点佩服刘继忠的眼光,还想着以后有时间,是不是一起吃个饭,毕竟这个人的很多想法,和自己外甥,不谋而合。

    所以,他们和远在首都的冯一平此时并没有意识到,无缘无故的,他们就竖了一个敌,而这个个人,将来会给大家带来不少麻烦事。

    这样无缘无故的竖敌,说起来也真冤枉,简单点说,你找我谈合作,我说这件事上不需要,你就把我当敌人,后来才知晓内情的冯一平觉得,真没地说理去。

    那时的他觉得冤,其实还有人比他更冤。

    比如天龙八部里的萧峰,为什么会被马夫人设计?就只是因为“别的男人都看我,就他不看我,”

    林子大了,啥鸟都有,像马夫人这样需要看心理医生的人,很多!(。)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