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的冯一平并不知道已经惹上了麻烦,正在率众很过瘾的吃烤肉。

    这是一家老字号,位于什沙海的“烤肉季”。

    在这个乍寒还暖的时节,在这个辛劳一天后的傍晚,面对一波碧水,远望西山夕阳,面前的小火炉上,羊肉被烤得嗞嗞作响,空气,弥漫着肉的香味,且不说吃,闭上眼只吸一口气,就感觉是满满的幸福。

    后来,当冯一平对回报越来越低的机电生意不满的时候,当他看着下面间商退回来的那些满是油渍,糟蹋得不成样子的机器,要他们维修的时候,特别是有些客户退回来要维修的机器,比他本月发货还要多的时候,他内心真是崩溃的。

    他曾经很认真的想过要转型。

    机电生意不做了做什么,他对张彦说,就开烤肉馆!

    不是一大票的男女精英已吃素为荣以吃素为乐吗,他就偏想反其道而行之,就做烤肉,牛、羊、驴、骆驼、鸡、鸭、鹅,各种肉,而且名字都想好了,就叫“肉食者”。

    他相信还是有不少男女汉子喜欢肉,喜欢动物油脂的,鄙就鄙了,不能远谋也无所谓,我就是要吃肉。

    不过,那时的他,已经习惯了安逸,被生活的惯性磨得没什么斗志,等闲不想太折腾,所以这个想法就一直还是个想法。

    这也是生活最无奈也最有趣的地方吧,虽然权衡过后,有些事只能想一想,但是,能想一想也是好的,梦想也有力量。至少,类似这样的梦想,让我们在压力满满的日子里,还感觉总有路可退。

    因为这个关系,就让他对类似的烤肉店,总感到很亲切。

    夹一筷子不膻不柴。香醇味厚的羊肉,再吃一口烤得外焦里脆的芝麻烧饼,咂摸上一口老酒,那享受,就两个字,“完美!”

    其实,他今天更倾向于武吃,围着那口大铁锅或者烤肉炙子,拿着尺把长的六道木。把那些腌渍好的肉,自己烤着吃,那样更有味道。

    可是,今天来的都是娘子军,武吃,同样只能想想。

    他和黄静萍,温红,还有刘丹丹。自小都在农村长大,这会吃得欢实。就金翎和方颍芝两个,有些纠结,吃了几块肉,就像赎罪或者补偿一样,忙着在烤肉里面找洋葱香菜之类的素的。

    冯一平给金翎夹了一筷子,“放开吃吧。也到了该养膘的季节,”

    他真不是会说话的,一听养膘,连本来就是吃不胖体质的黄静萍,都去找素菜吃。

    “都留给你吧。下个月你去美国,想吃都吃不到,”金翎很结实的给他夹了几筷子。

    是的,考虑到美国那边的呼声,冯老板,冯专家决定,下个月去那边转一圈,当然不仅仅是演讲几场,他这一次去,可不轻松,事情多着呢。

    比如,要跟在美国的一些金融资本后面,趁着水浑,小小的摸个鱼;要在那些华尔街的大佬面前,小小的露个脸——既然几家公司都准备到纳斯达克上市,这是很必要的事情;要考察早就关注的一些公司和项目;要在哈佛或者斯坦福所在地买块地建房子,为明年做准备……。

    “美国啊,”除金翎之外,其它的几个女孩子,眼里都是向往。

    也是,不管怎么说,恨它也好,厌它也好,它总是这个时代,最发达的国家。

    黄静萍这次也不去,不过她也不失望,早就说好了,等明年冯一平年级的时候,他们俩一起去,冯一平这次去,也有打前站的意思。

    “也就那样,没什么好,”在坐的唯一去过美国的金翎说。

    她这么说,是不耐烦大家等会向她问关于的美国的那些事。

    “对,你现在,还有没有被那些作家的粉丝骂?”金翎适时的转移话题。

    冯一平笑,“洪总说一些论坛上是不是会冒出一篇声讨我的帖子来,也还好,可以理解,”

    桌上另外的一个80后,刘丹丹说,“可是他们凭什么说我们是叛逆的一代?我一点都不喜欢,”

    “这个评价其实也没错,不然他们的书,为什么那么多80后喜欢,不正是说出了他们的心声,引起了他们的共鸣吗?”方颍芝说。

    冯一平帮刘丹丹解围,“他们说的那些叛逆的一代,不包括我们这些乡下的乖孩子,”

    乡下孩子想叛逆,挺难的,一般刚露出苗头,就被鞋底子给打没了。

    “不过,这个人云亦云的说话,我也是真的不同意,我们怎么叛逆了?不就那几个陡然成名的,观都不成熟的孩子,说了一些他们长大后看了自己会脸红,现在的大人听了会觉得这孩子不乖的话而已吗,算什么叛逆?”

    冯一平本人对这一点也很不赞同,“和我们的祖辈父辈相比,这算得了什么?我们祖父那一辈,敢提着脑袋打仗,说杀人就杀人,我们的父辈,敢把那些大领导,带过自己课的那些老师,拉出来游街,他们现在不过是说说话而已,相比而言,乖的不能再乖了好吧,怎么能说是叛逆?”

    “只不过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需要,现在掌握着话语权的这些50、60后,可能是出于嫉妒或者羡慕,才把那一小撮人的表现,强加在我们这一整代人身上,”

    他这些话,让那四个非80后无话可说,因为看起来,还真是这么回事。

    “你总是有理,”

    当然,冯一平可是明白的知道,十多年后,这些现在以“叛逆”自居的作家,自己都不会提这茬,因为那时流行的是暖男,以及各种心灵鸡汤,至于叛逆,那时的市场早就不需要那样的题材。

    而那些给他们打上“叛逆”一代标签的人,看着90后的各种表现,顿时觉得80后,还真算不错。

    …………

    羊城,徐斌带着一帮人马跟在黄冠福父女后面,非常仔细的考察了那四家酒店,火车站附近的那家“冠福酒店”,让他们都眼前一亮,要不是接下来公司会买下这里,不好表现得太满意,他们第一次到那的时候,都得赞不绝口。

    地段果然非常理想,整栋楼整体维护的也还算好,预估改造应该费用不会超标,而且广告效果很好,确实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虽然不用仔细调研就可以得出结论,不管把这买下来,还是租赁下来,或者特许经营,都是个不错的选择,徐斌还是带着手下一板一眼的把那些该做的调研一一落实到位,并大概了解了黄冠福提出来的收购条件,至于最终拍板,还得冯一平。(。)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