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猝不及防的冲突

 热门推荐:
    徐斌安稳的开着车,欧伯阳这一路,一直在对冯一平显摆这次秋交会的收获。

    好吧,这次的总成绩,比上半年的春交会还增长了0%,是值得显摆。

    这一次签单的新客户,又有不少之前没有涉及到的国家,比如sliited这家英国的综合大卖场,当时还是冯一平接待的,拿到名片后,欧伯阳他们一直在联系,终于,在这这次交易会上,下了8个标准柜的单子。

    请注意,这只是样品,和的合作潜力,比美国弗吉尼亚的那个雷蒙,要大得多。

    此外,东的迪拜,这一次也找到了合作商,做过外贸的都知道,迪拜,可以说是国内产品进入东的桥头堡,打入了迪拜,就意味着打入了东。

    还有俄罗斯,阿根廷……。

    总之,在他们外贸部门的努力下,家具厂今年的产值过亿是肯定的。

    而且,这一次,他们果然帮头次参展的食品厂拉到了韩国的客户,说起来,这其,日本佐藤便利的认可,有很大的广告作用。

    对此最满意的,当然是冯振昌和梅秋萍,赚美元的感觉,真是不赖,在食品厂收到预付款之后,这一次,不但开户的县农行行长亲自到厂里来拜访,行、建行、工行都来了。

    被这些银行行长追到家里,冯振昌他们脸上,真的很有光彩。

    因此,欧伯阳成功的在自己老板的老板的爸妈心,留下一个很好的印象。

    不过,欧伯阳这些话。冯一平没怎么往心里去,这些数据,没什么新鲜的,他早就收到了,此时听着羽泉的《冷酷到底》,他的思绪。飘得有点远。

    在羊城置业,对他来说,有着不一般的意义。

    比起省城和市里,从情感上,羊城和他更近,毕竟他是在这里立业成家,有了孩子,在那一个时空,他的人生也是在这里划上句号。

    从投资角度上看。羊城作为国内的一线城市,房价后来就像卡戴珊家族的姐妹的身材一样,虽然好得有些离谱,但一直很坚挺,引无数英雄竞折腰。

    在那一个时空,他身家的上涨,主要是由房价推动的,所以他那时也非常想当一个坐拥一栋楼的地主。每年收租一次即可,闲来无事。就赏花赏月赏秋香。

    没想到,现在终于完成了这个愿望,而且还是在火车站周边这样黄金的地段。

    …………

    “冯总,怎么也不提前跟我打个招呼,”黄冠福带着女儿从一辆皇冠上下来,司机也跟了过来。原来是他的女婿。

    “不用麻烦,在这边,我也算是半个地主,”冯一平笑着说。

    “呵呵,也是。那我先带你转转,要是不嫌弃,晚上就住这吧,顶楼是套房,”

    两人朝酒店里走,他女婿抢在前面拉开玻璃门,娶了富家千金的男人,就是这么好脾气。

    酒店有些年头,大堂虽然气派,可是灯光已经跟不上时代,房间里的木地板,也是那种老旧的暗红色,卫生间还好,显然是今年翻新了一次,勉强跟得上潮流。

    上到十六楼的楼顶,黄冠福看着脚下这个日益充满生机和活力的城市,“怎么样,没骗你吧,这个地段,以后你就是想买,也找不到卖家,”

    冯一平轻轻一笑,看了看那边人来人往的火车站,说了句“那得看我又多想买,”

    是啊,要是我不感兴趣,你地段再好又如何?

    都要到了谈价的时候,这会可不能退让,必须针尖对麦芒。

    不过,谈价的过程很顺利,黄冠福的开价挺地道,冯一平还价也很公允,一般做生意就是这样,总要双方得利。

    只要明天和银行信贷部门的一起,方签了协议,这件事,就算成了,黄冠福心一块大石落了地,高兴的带着冯一平朝外走,“我就托大,叫你一声老弟,老弟,论起吃来,我们这绝对算是全国之冠,午我带你去个地方,保准叫你满意,都是从西边过来的,玉瑾刚打了电话,说是有一头穿山甲,”

    不过,他的话却没得到回应,冯一平停了下来,还拉了他一把,女儿女婿这时也赶到前面去,拦住那一群人,“你们干什么?”

    酒店大门,已经被十几个人堵了起来,领头的是一个穿着酒店蓝色西装制服的娘们,“大小姐,你说我们干什么?酒店都要卖了,我们这些人还没着落呢,不得趁现在你们都在,问个准话吗?”

    老黄脸色非常难看,除了冯一平,大堂里还有不少客人,这些员工却带头把大门堵了起来,不出意外的话,这样的乌龙,明天就会在业内传遍。

    “杨春丽,你这是干什么?不想干了吗?”

    “黄总,我是想干也干不了啊,这位是新公司的代表吧,我跟你说啊小老板,”她边说边朝冯一平面前挤,还想伸手过来拉,不过,今天嘉盛这边有八个小伙子,她近不了冯一平的身。

    见冯一平被围在间,神色难明,她抹了一把眼睛,居然坐到门前的地上哭了起来,“我们这把年纪,找个工作不容易,家里的几口子,都等着我们的工资过日子,现在工作没了,你让我们一大家子可怎么办啊!”

    “就是,两位老板,你们也考虑考虑我们这些底层员工的利益吧,”一起拦着的那十几个人,也都嘴八舌的帮腔,他们这么一嚷嚷,酒店其它那些正常工作的员工,都无心做事,都在关注着这边,那些本来应该过来制止的保安,也都留在原地。

    冯一平看得清楚,黄冠福手都在抖,“这是什么混帐话?谁要开了你们?吹风会里说的很清楚,接手的公司,会留一部分,其余的,一律安排到另外的几家酒店和手表公司,待遇比照现在的收入水平,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黄总,你上下嘴唇一碰,说得轻巧,我们这么多人,那几家酒店和手表厂哪里安排得下,还不是糊弄人?”

    “就是,我们的工作不安排好,这酒店就不能转手,”

    “对,不能卖,”

    黄冠福这会倒平静了下来,“玉瑾,你带着冯总他们先走,”

    冯一平隔着人,朝黄冠福点点头,这样的事,他也不好贸然插手。

    黄玉谨挤到冯一平旁边,勉强挤出个笑来,“不好意思冯总,让你见笑了!本来都说得很清楚,也不知道他们今天是为什么,不过请你放心,这些事我们一定会处理好,”

    冯一平问,“有后门吗?”前面徐斌带来的几个小伙子,正在跟那些堵门的推搡着,这个尺度不好控制,搞不好就会冲突起来。

    想来是一向养尊处优的黄玉谨,也是第一次经历这种阵仗,有些乱了方寸,就没想起后门这茬,“有的,”带着他们朝右后方走。

    这一次,那些堵门的没有跟上来,看来他们主要的目的,还是缠住老黄。

    大家一路小跑着到了停车场,到都上了车,冯一平对急忙要发动车的徐斌说,“先等一下吧,”

    这会就走,好像有些不太妥当。

    黄玉谨坐到车上,也顾不得避讳,第一时间开始打电话,“黄叔,是我,现在就把厂里的保安,全带到火车站旁的酒店来,十几个人把爸爸围住了,不然他走,”

    欧伯阳把窗子摇下来看了看前后左右,“他们怎么没有跟过来?”

    那些堵着大门的,依然在大门那。

    冯一平想了想,问正准备打电话的黄玉谨,“听说之前,有几个人想把这里买下来开娱乐城?”

    黄玉谨马上明白了,又拨了一个电话,“陈所长,是我,小黄,我们酒店有几个员工在闹事,能不能麻烦您现在过来一趟?谢谢!”

    十多分钟后,一辆警车赶到,一个警官带着个警员从前门走了进去,再过了十多分钟,一辆箱货急匆匆的开进来,驾驶室里下来一个还穿着工作服的年人,后面车厢里,下来十几个穿着保安制服的壮小伙,二话不说就往酒店里冲,黄玉谨也急忙下车,“黄叔,我在这,”

    这下子,算是妥了。

    果然,里面喧闹了一阵,之后警察带着刚才领头的那一男一女走了出来,黄冠福也跟在后面,见冯一平推门下车,连忙跑过来,欲言又止,“冯总,这真不好意思,”

    “没事,”冯一平笑着说,“放心吧黄总,定下来怎么做就怎么做,我现在要是变卦,不是正某些人的下怀吗?”

    黄冠福一听这话,马上拉着冯一平的手一个劲的说,“谢谢理解,谢谢理解!我现在要去一趟派出所,我让玉瑾带你们去休息,”

    “不用管我们,你把那边处理好再说,”

    “放心吧,都是小事,”黄冠福看着坐在警车了里那两个员工,“看来是这两年我老黄修身养性,有些人没把我当回事,刚好,趁着一次,把这些害群之马全部清理干净,”

    说这话的时候,这个看上去面团团的人,身上流露出了几丝狠辣。

    也可以理解,这些早年就在香港和内地两头倒腾的人,哪是没经过事的。

    “那我等你的好消息,”(。)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