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再见的时候,黄冠福已经是一脸轻松,“都解决了,一些不入流的家伙,跟我这个老江湖玩一些不入流的把戏,刚好,这家店所有的员工,我一个不留,全部安置到工厂,你们接手的时候,一点麻烦都不会有。︾,”

    听起来,他也是恨极了。

    冯一平也能理解,闹事的那十几个员工,就是收了别人一点钱,在那些人授意下,今天专程闹这么一出,就是想把嘉盛收购这事搅黄,你让黄冠福如何不气。

    “那谢谢黄总,”冯一平看了徐斌一眼,说道,既然徐斌都不吭气,那就这样吧,改造好之后,再面向社会重新招一批。

    培养一些新员工,其实比把一些老油条给扳倒正轨上来,要容易。

    而且现在酒店里的这些员工,本地的太多,工资高,工资积极性很一般,用他们那份工资,招一些外地来南方讨生活的,不但可以挑那些形象好的,而且那积极性,绝对是嗷嗷叫。

    “走,二位老总上我的车,”

    “黄总,我还想问一句,这件事,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徐斌也是头次经历这样的事,总有点不放心。

    要是酒店改造好,开业后,那些心怀不满的人,天两头的来闹事,那真够烦的。

    “放心吧徐总,我在这一块,还算有几分薄面,今天这事,已经托人跟藏在后面指使的那些人打了招呼,他们不会再出什么幺蛾子,生意人,都是求财的。

    你接下来还要呆在这把工作都安排妥当吧,我亲自带你去拜访那些监管部门,包括辖区派出所和分局的领导们。我们都是老交情,还有在区里,我也是有些关系。

    这些事其实你们都不用操心,到时我另外的那家店,也是挂你们的牌子,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即便真有事,我会亲自处理的。

    我这个人是个大老粗,但是我佩服像冯总这样年纪轻轻,却有大学问,眼光又好的人,我跟冯总虽然没见几面,但我觉得很投缘,还想跟着冯总。跟着你们多学些东西,所以这些事,你们真不用担心,”

    “谢谢黄总,您太过奖,您是前辈,应该我们向你学习才对,我们在这。算是人生地不熟,好多事还真得托你看着。”冯一平说。

    投缘不投缘的先不说,他感觉和黄冠福打交道,比较舒服。

    “那这两天还是要麻烦你,带我多转转,羊城是我们重点要开拓的地区,不会只有几家店。以后还真少不了和相关部门打交道。”

    冯一平他们务虚,徐斌就说得很实在。

    “应该的,等徐总你回了总部,你们派到这边的经理,我再带他转一圈。”黄冠福爽快的说。

    吃晚饭的餐厅,在市郊,其实是一个类似农家乐的地方,“冯总你是难得来一趟,而且高档的地方去得多,我们这次就不来那些虚的,实在点。

    你们别看这地方不起眼,食材丰富得很,穿山甲、鹿、鳄鱼,猴子这些常见,熊掌一年也能碰上不少次,早年还有老虎,不过近几年,也就只能弄点虎骨酒,”

    虽然也以吃货自居,但对吃猴子这样的事,冯一平还是有些接受不能,总觉得膈应的慌。

    “其实我也一样,每次来,也都是吃鹿肉,麂子肉这些,”老黄笑着和他们走进一间房间,顺道开了个玩笑,“要不要去后厨看看,都在笼子里,”

    冯一平连忙摇手,“真不用,点什么也你做主,”

    倒是徐斌,饶有兴致的和黄冠福一起研究着菜单,“这好些不都是保护动物吗?”

    黄冠福一笑,“西边过来的,”

    “西边?”徐斌不明白,冯一平补充了一句,“越南,”

    徐斌这才搞懂,“哦,明白了,不是国内的,那就多吃点,”

    菜刚点好,黄玉谨和老公,陪着一个有几分自矜的男人走进来,“郝经理,怎么来得这么迟?”黄冠福站起来打招呼,“这是嘉盛的冯总和徐总,”

    “不好意思,领导临时开了个会,”工行信贷部的郝经理跟冯一平和徐斌握了一下手,“菜都点了,今天有这些远来的贵客,黄总你可不能小气,”

    “怎么会,就冲你郝经理的面子,我们也不会小气,”黄玉谨笑着说。

    郝经理笑着给自己倒了一杯茶,突然好像想起点什么,掏出放到口袋里的名片,“不好意思,冯总,冯一平?”

    冯一平笑着点点头,刚才握手的时候,他说了自己的名字。

    “就是《蓝海战略》的作者,拥抱了总理的那位冯一平?”郝经理又跟着问了一句。

    冯一平依然笑着点点头,“那得重新认识一下,冯总,久仰大名,”郝经理站起来,再次朝冯一平伸出手。

    如果刚才他还是纯属礼貌,这一次,是真的很高兴认识冯一平。

    “冯一平,初到贵宝地,还请郝经理多多关照,”

    “不敢,”郝经理笑着说,“我们支行,已经讨论过你的大作,真的很有见地,参加工作后,我就没好好看过几本书,你的这本,是我看的最认真的一本,也是收获最多的一本,可惜今天书没带过来,不然一定得麻烦你签个名,”

    “过奖了,”冯一平是真没想到,郝经理居然也是自己这本书的拥趸。

    “没关系,签协议的时候郝经理不也得在场吗,带过来就好,”黄冠福说。

    因为火车站旁边的这家宾馆,同样向工行办了抵押贷款,现在要转让,当然需要工行同意。

    “对对,冯总,今晚我们可得好好喝几杯,哦,你还是学生,那我们就陪你吃好,”

    这个郝经理,看来是真的喜欢冯一平的书,比黄冠福对他还热情些。

    晚上的菜,也让冯一平真的大开眼戒,红烧穿山甲,鳄鱼煲汤,参炖鹿肉,黄焖麂子肉,白焯孔雀肉……,总之,是吃起来忍心,而且一般都难得见到的大菜。

    至于味道,鳄鱼煲汤,确实很美味,其它的,好像并不是太出奇,至少吃个新鲜。

    还要提一下酒,老黄自带的,颜色也黄黄的,而且很宝贝的每人只有一小杯,自然是虎骨酒,老实说,除了药材味道,冯一平还真没喝出虎骨味来,当然,虎骨味道,他其实也不知道。

    “黄总,这个就能帮我留意一下吗,我爸爸上了年纪,喝点这个应该不错,”

    “这个简单,老黄没有,我就能帮你搞来一瓶,”郝经理打了包票,“冯总,你再帮我分析一下,我这样理解的对不对……,”

    这一晚上,他是一直在和冯一平交流对蓝海战略的看法,“嘿,”老黄拍了下他的肩膀,“学术交流,再找时间,今天一定要让冯总吃好,”

    不过,郝经理不问问题,他自己又有问题要问,“冯总,你说我的手表,好在你的《前沿》杂志上打广告吗?”

    他生产的手表,当然是不够格的,不过冯一平说得比较委婉,“杂志社这一块,我介入的不多,我可以帮你问问,不过黄总,虽然承蒙你的厚爱,但是,我个人觉得,你在我的杂志上打广告,好像不太划算,广告费用和那些瑞士品牌的奢侈表是一样的价格,如果把这笔钱,用到终端销售的那些促销员身上,效果是不是更好些?”

    “我做这么多年生意,难得见到还有人把送上门来的钱往外推,就冲这一点,我们一定会好好合作下去,冯总,我敬你,”黄冠福举起杯子。

    …………

    这个时候,省城东成海鲜大酒楼,刘继忠也在请客。

    自从他下决心在房地产上发力以后,这些日子,一直在和相关的单位拉关系,大笔的费用撒出去后,目前成效还不错,主城区的有一块地,已经有了些眉目,当然,后续的公关肯定不能少。

    不过,这个时候资金就是一个大问题,所以他今天晚上请的,是银行系统的人。(。)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